英国多媒体艺术家 Ed Atkins 于柏林展出《Old Food》,让我们看见旧物与哭泣的虚拟身体,引出你感受内心情绪。

初听闻名为“Old Food”的作品,事前来自视觉宣传的图像除了一群电脑动画绘成的婴儿夹进巨型三明治的画面之外,就只有哭泣巨婴的特写,让人难以想像展览内容。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

“Old Food”是柏林马丁葛罗比乌斯博物馆(Martins-Gropius-Bau Berlin)于 Berliner Festspiele 期间 Immersion 系列的其中一个作品。来自英国、目前定居于柏林的多媒体艺术家 Ed Atkins,经常使用现成的 CGI(computer-generated imagery)人物角色,再使用脸部辨识软体为角色发展丰富的表情,重构、再造,Ed Atkins 正着名于他高解析度及超现实的多媒体影像作品。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MOMUS

占据脑海的愁苦悲伤

走进展场,吸引目光的是大量密集悬挂着的歌剧戏服,以及高挂墙上的几个直式萤幕,反覆播放几个角色哭泣的画面。几个角色包括一个巨婴、一位穿着花紫色维多利亚风格服装的少年,以及一名戴着斗篷的僧侣。这些角色以极戏剧化的表情啜泣,流下大滴泪水,无比绝望无措,直盯向观者,让参观的人难以移开目光。虽然画面中的角色只是电脑动画绘出的虚拟面孔,但似乎能让人感受到泪水的黏腻潮湿。(推荐阅读:【为你点歌】当你终于可以面对悲伤,悲伤也会给你力量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OISTAT 国际剧场组织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

同一个展间中,有一个巨型横式萤幕,大约六米宽四米高,几乎符合展间中现实环境的比例。萤幕里是一个白色日光灯管照亮的房间,房间左边有一台钢琴,右方墙上有个圆形的洞,从外头照进了光线。房间的灯管闪烁,并传来阵阵杂音。这个房间空了大约 10 分钟,接着,穿着维多利亚服装的少年自圆洞摔进房间,踉跄且缓慢地走到钢琴前坐下,缓缓弹奏起第一个音。

作品宣传短片

没有过往历史的反覆循环

少年弹奏着由 Jürg Frey 谱写的钢琴曲,琴声缓慢。展间中有块解说牌解释,这首曲子由 24 个音符构成,音和音之间总间隔 8 秒钟,8 秒钟的间隔是人类的听觉系统能“忘掉”音高的间隔。因此在听这些音符的同时,听者无法将音符连接成曲,聆听的同时也在经历“遗忘”。(推荐阅读:欢迎光临分手博物馆:爱过的记忆,在这里永恒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Berliner FestspieleMartin Gropius Bau

走进另一个房间中,两个巨型萤幕左右并列。右边是一个阳光洒落的林中小径,左方萤幕中是一个木屋房间,房间里的黑白电视播放着科学怪人电影。两者的共通点是:在空间都有一台钢琴。穿着维多利亚服装的少年跑入林中小径,自画面右上方的远方顺着小径跑来、又跑出画面,就这样反覆跑着。不知道跑了多少圈,跑到观众几乎要以为这就是影像的全部时,少年没有跑进画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看似溺水濒死的男人,自地面爬近钢琴,伸出一只手到琴键上。另一个画面,平静的木屋房间中,飘进一个不成比例的巨大婴儿,在房间中失控地飘浮冲撞,在撞倒了书柜和打破房里的物品后,在钢琴前坐下。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

相隔不同房间中的几个萤幕,三个角色同时弹下了钢琴的第一个音。他们同步弹起这首曲子,每个角色开始啜泣、流泪、一脸伤心欲绝。看不出他们悲伤的理由,似乎弹琴前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大约五分钟后,曲子弹毕,画面也归于黑暗,归零后来到下一个播放的循环。

另一个悬挂着的横式萤幕里反覆播放着的是:3D 动画群众在广场上聚集,突如其来的爆炸在地面炸出大洞,接着无止尽的人物角色坠落、掉进大洞。在最后一个房间里,直式萤幕中的少年背向观众啜泣,突然他转过身来,问了一句“先生,那些死的是谁?(Sir, who is all the dead?)”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SLEEK

整个作品中的人物,都是极度拟真的 3D 动画角色,Ed Atkins 刻意创造出人物的傻呆与无语,只能一股脑地流泪。即使知道这些人物是没有过往、没有个人历史的虚构角色,无止尽的哀戚却让观众情不自禁地同情他们。

真实身体的缺席

总共五个房间中,除了这些萤幕及其中的角色外,空间中间隔着 6,000 件来自德意志歌剧院的歌剧戏服。戏服依照剧目、角色、颜色排列整齐,上下两列地高高悬挂在架子上,为展场隔出走道。歌剧的戏服,在戏剧中,也作为创造虚构世界的要素,呼应了以多媒体科技虚构出的 CGI 人物角色。创作者希望观众走进展场中,感受空间、影像、萤幕、戏服与音乐构筑出“Old Food”作品的整体性。


图片© Ed Atkins “Old Food”, 2017。​Galerie Isabella Bortolozzi


访创作者工作室

拟真的数位人物,暗示了这个空间中,“真实身体”的缺席。或许角色们也正因为努力成为真实但却无法达成而哭泣。创作者在访谈中提到,在他作品中重要的关键正是“没有出现的东西”。大量的、理应穿在演员身上的戏服,也暗示整个作品中不存在真实的身体,现场仅有的真实身体,正是走进展场的参观者。

“Old Food”旧了的 食物

在这个作品中,什么是“Old Food”?Ed Atkins 认为“Old Food”的概念贯穿了整个展览。在英文里 Old Food 有“过期的食物”的意涵:有用的东西浪费了、善良败坏了。创作者认为 Old 和 Food 两个字作为线索,观众能紧抓着这些线索来理解。“Old Food”的世界,“失去”已是过去式,存在不顾一切的坚持,却不存在救赎的可能。因为已是“剩食”,不会更加腐坏枯朽,只单纯存在。这个世界里满满的愁绪,原因无从理解,更覆水难收。(同场加映:哭泣女孩摄影集:每个人的眼泪不同,但想哭的念头是一样的

Ed Atkins 现任教于伦敦大学金匠学院(Goldsmiths College),他被当代策展红人欧布希特(Hans-Ulrich Obrist)誉为“当代最棒的艺术家之一”。


创作者访谈

运用科技创造空间的沉浸艺术节

“Old Food”是柏林艺术节(Berliner Festspiele)中沉浸艺术节(Immersion)的作品。Immersion 沉浸艺术节挑选处于表演与展览间灰色地带的作品。这些作品的共通点在于,他们的目的并非创造一个物件、供人观看的“艺术品”,而是透过运用科技与空间规划,创造一个环境,让观众走进空间,忘却周遭媒体的中介,沉浸在整个环境中。

《Old Food》在 Martin Gropius Bau 的展览已于 2018 年 1 月 7 日结束。艺术家 Ed Atkins 2017 年的另一个展览作品《Corpsing》也有特立独行的 CGI 人物角色,可参考宣传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