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电影《空气人形》教会我们的爱:因为恐惧寂寞而讨爱,不过是种常态。

在爱情中任人鱼肉,就可以得到真切的爱了吗?

感恩节晚上,一个人来不及烤火鸡,我吃了一只炸鸡腿代替。澳门无限期停止活鸡供应,记忆中的鲜鸡味,被不明来历的冰鲜鸡代替。偏偏没人代我去取挂号,没枪手代我写专栏,没分身让我在冗长会谈中元神出窍。

来不及吃火鸡的另一原因是蚊子约了佳人,把是枝裕和的《空气人形》电影票让了给我,叫我“代替”他看。女的念日文系,身材姣好五官精致娃娃音,两人都刚刚单着,感恩节正好凑在一起,做彼此的爱情动作片临时特技替身,不用学我在人群中撞身取暖。(推荐阅读:《空气男友》:我们都是值得被爱的人

电影中饰演充气娃娃、经常赤裸的裴斗娜美得不可胜收,她老是提醒自己:“我是人类性需求的替代品。”连对着喜欢的人,示爱方式也是把身体这个皮囊,毫无底线地献给对方,“想怎样都可以喔”。在爱情中任人鱼肉,就可以得到真切的爱了吗?走出戏院,寒风中迎面而来的每个身影,都空虚得像充气人偶一戳即破。


图片|来源

电影引用了吉野弘的诗《生命》:

“生命可能是/无法以自身之力成功的圆满/而被创造出来的/好比花/就算将雌蕊与雄蕊聚集/也不足够/仍须昆虫与微风的造访/联系起雌蕊与雄蕊的关系/生命本质上/便怀有重要的匮乏/便因他者的存在而圆满/世界或许是/所有他者的总合/然而/我们彼此/对于自身这份重要的匮乏/毫无自觉/也未曾被告知”

去年今日,P 先生发短讯来祝我感恩节快乐,附上一碗嘉义火鸡肉饭的照片。一年后,我们已互不理睬。他坦承,初恋女友之后的所有女生,都不过是某种形式的替代品,像人形的大麻人形的酒精人形的咖啡因,但她们都代替不了她,而我大概连充当替代品的替代品也不如吧。我俩虽不过是成全过对方的昆虫与微风,但也值得对命运的安排做一年一度的感恩,继续努力做施恩不望报的人。(推荐阅读:【张宀专栏】一封信给渴望爱的你:不爱一个人,比爱还难

对于世界,我们无知地选择了无知,为所欲为地把对方体内仅存的爱释放掉。然而生命中有些匮乏,是永远无法补充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