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百态心事,在爱里,别因他人需要而爱到失去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许更重要。

没有自愿被情感勒索,被关系绑架更悲催的事情。意大利男作家卡尔维诺说过:“如果不充满力量地保持自我,就不可能有爱情。”英国女作家Virginia Woolf 说得更白:“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甚么都重要。”

最近忙得不可开交,明明整天有事在身,但谁发来短讯说需要我,都马上义不容辞,像真人版的《没问题先生》。有时是出谋献策,有时是围炉取暖,有时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有时仅仅是找个人蹭饭吃,“需要”是我的软肋我的紧箍咒,只要感觉被他人需要,就可以言听计从得人神共愤。

蚊子和新女友分手后,又变得空闲起来,约我吃麻辣锅。明明喉咙不适,但我不知道甚么叫欲拒还迎,我的“好友辞典”的第一页印着“马上答应”。我不是不知道怎样拒绝他人,而是我在被需要的错觉中感到充沛的幸运感——对想念的人,不会老是急着要睡要挂电话;对重要的人,二十四小时都有空档。(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如果今天是世界末日,你想和谁花掉最后一秒


图片|来源

我忍不住问蚊子,这次恋情何以无疾而终,他说只不过是够坦白,偏偏有些女生不习惯。“她说希望我需要她,而不是只想要她。我说我做不到。”按蚊子讲述的故事版本,他们经过一下午的详谈后和平分手,以为放下心头大石两生欢喜,孰料两天后女方发来一连串脏话短讯“问候”,她觉得自己在一段恋爱关系中已经力求完美,妥协退让得面目全非,照顾得无微不至,予取予求的蚊子凭甚么不需要她。

作为一个渴求孤独又希望众星拱月的矛盾混合体,我为那个女生感到难过,但蚊子就是蚊子,我知道他在肉体上想过要我,精神上时时刻刻需要我。像超级英雄那样有求必应的话,感性的我就可以少一点时间,自怨自艾别人对我的需要的视若无睹。但理性的我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堕入需求和供给的圈套,幸福不是在于得到想要的,而是搞清楚甚么是自己真正需要的。(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旁若无人地活着,让自己更自由

没有自愿被情感勒索,被关系绑架更悲催的事情。意大利男作家卡尔维诺说过:“如果不充满力量地保持自我,就不可能有爱情。”英国女作家Virginia Woolf 说得更白:“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比甚么都重要。”我想发一个短讯给蚊子的前女友,但幸好她不需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