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里的伤与痛,是生命里的缺憾,但这些疼痛与经历都会替你指认方向,带你前往该去的地方!

作为一位作者,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收到来自读者的回馈,告诉我这些文字的力量,怎么出乎我意料地强大而温暖,那些自己挨过的疼,终于在升华为文字后化成了一些陪伴,一种同理,一点启发,也让我知道自己始终不是孤身一人。

上篇文章写自己在灵性学习路上的启程与碰撞后,收到了许多读者的来信:

“看到妳在女人迷上发表,关于成为身心灵疗愈者的文章,彷佛找到灯塔的感觉!我自己也是在一次失恋的因缘际会下遇到了疗愈这件事,进而想更深入的接触,也想成为能够疗愈他人、帮助他人的疗愈师。”

“我从女人迷网站看见您的文章,在文中看见许多熟悉的词。在我家人生病时,也吸引我去研读了人类图、灵性、内在动力之类。”

因为爱情或是家庭中的失落,开始接触疗愈,开启灵性的大门,原来许多人的经历都与我那么相似。


图片来源:Pexels

失恋把人逼疯,也看见原生家庭的自己

我总是不断重提两年前的失恋,因为那对我的影响深远。

当时我们的关系其实早就馊透了,几乎每天都在争吵,对方也提过很多次分手,可是每一回,我都不能接受,一直闹啊闹,不准对方就这样离开。

我曾经发疯似地半夜开车冲到他家,打了数十通电话想逼他出来见面,还打到他家里请家人叫醒他,现在回想会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以有如此深的执念,眼中只有自己想要的结果,不管别人怎么样,彷佛地狱生的复仇使者。每回新闻上有恐怖情人的报导,我其实也大概能想像,爱怎么能把人逼疯。

但我也感谢自己曾经那样爱过、痛过,才能在分开之后,带着渗血的伤口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告诉他们我曾想用爱情逃离这里,曾以为自己的感情一定能比他们成功,直到我发现原来没有用,原来没有先回到根源去看见自己,一千次的爱恋就会是一千次的失败,直到我能开始与自己的家庭,与自己和解。(推荐阅读:心理学读爱:关系中的缺憾,都要看向内心的孩子

于是我开始大量接触心理学书籍,每看一本都哭好几次。从许皓宜老师的家庭系列开始,每回翻阅那些心理状态的描述,都觉得重重被打了好几个巴掌,原来我早就伤痕累累,心里有好多洞,却用谎言轻轻敷上骗自己没事,我已经长大了,过去的那些牵绊再也不会影响我,我是一个很好很坚强的人,没发现他们始终如影随形,坑坑疤疤的让人想填补,想追寻,想逃离。


图片来源:Pexels

伤痛推人向前,更前往自己该去的路

后来接触多了,发现自己好像满有灵性特质的,也对疗愈这件事产生深深的认同,希望自己能从事这样的工作,无论什么形式。

可是心中还是知道自己有很多课题,并没有穿越,一直搁浅在心里,也没有勇气跨出积极的下一步,往疗愈工作走去。隐隐知道还是家庭关系的缘故,于是去做了一次家庭系统排列。

那是我的第一次家庭系统排列,我想问的问题是:“我想做疗愈的工作,可是一直感受不到力量与勇气,也害怕家人无法支持,我该怎么做?”于是从我的原生家庭开始,扮演爸爸、妈妈与我的三位夥伴,陪我一起探讨这个问题。只见爸爸一开始就往远方走去,只让我们看见背影,我见状也慢慢远离了中心,但眼神直盯着爸爸,独留妈妈一人在原地,左右踌躇不知如何是好。

老师接着问了爸爸的原生家庭,我知道他其实很辛苦,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双亡了,他是被继父养大的。此时扮演爸爸角色的夥伴,也回馈他一直感受到一种无力、绝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我一直都知道爸爸心里有个巨大的黑洞,直直把他吞噬,但那是我们谁都无能为力的。

后来老师突然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想做疗愈工作了。”然后引导我对爸爸说出:“我想成为一位疗愈者,因为这是我想为你做的。”我哭得抽蓄且全身发抖,我从未发现,我最想疗愈的人,就是我的爸爸。

我曾经幻想,也许当我还是等待投胎的小天使,在天上挑选爸妈时,我是不是看见了他们生命的苦痛,希望自己能来当他们的孩子,给他们陪伴与爱,于是我成为了他们的女儿?也许是我自己选择了,这些心碎,因为那能让我记得自己来到这世界,是为了疗愈。(推荐阅读:从父母牵绊到情人选择!所有的亲密关系,都是你和自己的关系

我不知道这些猜想是不是对的,但我能真正确定的是,这两年来的灵性学习,甚至连写字这件事,都是因为想要疗愈自己而开始的,那些伤和痛,让我感到心碎绝望,却也推着我向前,展开不一样的生命体会。我也曾经遇过,因为家人饱受精神疾病所苦,立志成为心理师的朋友。“正向心理学”的老师也曾分享,研究正向心理学的大师都曾为忧郁症所苦,或是有充满磨难的童年,因为太不快乐,所以更想知道怎样才能真正快乐。

“生命中的缺憾,会带你前往该去的地方。”如果生命注定长满荆棘,就让那些痛成为带领我们的导师吧。


图片来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