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性感的技艺成了世纪末的传说,迷人的情欲诱惑该是为了讨好自己。

性感的技艺早已在民间失传或全盘文创化了,在互联网世代,只剩下小心机和暧昧,撒娇和网上打赏。法式浪漫、法式情欲,成为一种末世代的精神召唤,提醒我们其实情趣是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情人间的情趣,与自己相处的情趣。

利亚最近迷上钢管舞,为了偷师,问我要不要去看《巴黎疯马秀》。“一群身材火辣的半裸女生,一整晚在你面前上演法式诱惑,怎样?”我说,好。

我们吃了法式越南菜、牛肉河粉和炸春卷,实际上跟法国一点都沾不上边。演出亦如是,一直放着美国歌手布兰尼的音乐,最性感的不是女舞者在台上的透视装束和撩人舞姿,而是她们偶尔念念有词的软糯法语。


图片|来源

不像脱衣舞店,一人来两人去,来这里看表演的,甚么人都有,夫妇、情侣、闺蜜、哥儿们、同事、亲友,就是没有独行侠,彷佛拉个伴看艳舞,就不是窥视,而是学习观摩,显得正派些。

挑逗是一门显学,博大精深,学海无涯。可悲的是,我们无法从现有的粗制滥造、纯男性视角出发的小黄片中,把情色升华成一种近乎古希腊裸体雕像的美,将情欲转化成一场活色生香的行为艺术,男生误以为耐力、持久力乃至暴力等同性能力,就像许多女生以为“36、24、36”的三围数字,就是幸福的通关密码。(推荐阅读:专访陈庭妮:性感不是裸露,而是做真实的自己

利亚很注重用运动保持身材,看秀那天早上才去跑了半马拉松,她不想当不穿胸罩、素颜、不刮毛、穿男装的女权主义者,她深信,全然掌控自己的身体才是真正的抗争。她苦练钢管舞,不是为了取悦男友或未来老公,她在镜子前看见性感的自己,像打造一件艺术品一样每天耕耘身体,感到强壮、力量和快乐。她说:“性感的最高境界不是讨好别人,而是自我讨好。”

性感的技艺早已在民间失传或全盘文创化了,在互联网世代,只剩下小心机和暧昧,撒娇和网上打赏。法式浪漫、法式情欲,成为一种末世代的精神召唤,提醒我们其实情趣是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情人间的情趣,与自己相处的情趣。

“你们都知道总有一天你们会上床,但不知道你们会在哪一天上床,这是最好的时光。”如果要为我和 P 先生找个电影片段定格,我希望是《最好的时光》,然而我们早就错过那个暧昧而性感的时刻了。(推荐阅读:在暧昧之后:如果只是寂寞,请不要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