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梦想与现实间徒劳的世代,消极男子厌世哲学:正能量不够看,懂得宣泄情绪,拥抱负能量的人最强大!

别人的性命是镶金包银,自己的人生是穷忙到底。人称“图文界太宰治”的“消极男子”,在 FB 拥有 20 多万人气,以直指人心的黑白线条创作,说出许多人心底不敢明言的 OS。

二年前,“消极の男子”第一次在脸书露面,那时的长相跟现在不太一样,他高举双手呐喊“下班了/希望明天也能准时下班”!一开始,只是抒发上班族的郁闷,没想到逐渐引起广大回响。睁着圆圆大眼,一脸生无可恋的男子瘫倒桌上,配着厌世旁白:

“爸妈,对不起,我可能养不活你们”
“我每天都在想自己怎么那么没用”
“你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但也不见别人有多在乎你的啊”
“别哭/你笑起来不好看/更别说哭能好看到哪里去”
“觉得人生很累吗?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读着读着,有种被戳中什么的心酸。(推荐阅读:专访厌世姬:心灵鸡汤式的正能量,反而是另一种消极

负能量正常释放  

“网友说,这个专页提供了很多他们平时因为面子或环境,无法跟周围人讲的话,例如一些抱怨或真实的想法,所以在这里好像得到一种归属感,认为世界上好像多了一个人理解他们。”消极男子就像人人内心的厌世小分身,一起哀号活着好苦好累好麻烦,活该我们是这个世代,卡在梦想跟现实中徒劳,存钱难,成家难,老有所终难,还得听社会上大人们板起脸教训“你们就是不能吃苦”,然后滚回家默默用鲁蛇感配饭。

消极男子认为负能量也是生活必需品,“其实我蛮吃相对论那套,一件事情它一定同时存在好跟坏的部份,人的感受也是,过度放大自己好的情绪或正面言论的话,就会吃掉原本也应该要被照顾的负面情绪。两者都需要调剂,如果只往正向思考,总有一天可能会崩盘。”

“我们这个世代开始愿意去理解、去看清楚自己的负面情绪,是很重要的。”成长在正面思考教育底下的消极男子说,“以往所有老师都希望大家说好话、存好心、做好事,你才会更好,那样的文化造就现在的我,不是说不好,只是在那样的环境里会忘记如何安抚自己的负面情绪。直到最近很多自己在乎的人,因为心理疾病过世,大家才意识到只靠正能量不足以支撑,开始懂得宣泄负面情绪。”(推荐阅读:有些远路是必须的!接受挫折的负能量心理学

不期不待,不受伤害 

如果积极就能幸福美满,谁想要厌世?消极男子淡然说起自己性格的养成,“过去人生的体验,带给我的启发都是‘不要太积极正面比较好’。小学时妈妈过世,让我们家所有小孩知道‘人就是这么快会死掉’,后来爸爸过世的时候,因为我们老早就有一些想像,自然觉得这些伤痛是可以克服的,所以渐渐养成所有事情都会往最坏的一面去想。”

但在消极路上推了他一把的还是大学时人际关系的失利,“可能是我个人自我要求很高,做毕业制作的时候不小心得了忧郁症。那时我们家只剩姐姐跟弟弟,他们分别在不同县市,所以我精神寄托大部分都在朋友身上,但不是说你在乎对方,对方就会用同样的在乎回应你,对这部分感到很失落,连唯一可以寄托的对象都不再确定是真正的依靠。”

从此他人生中心德目变成“我消极,故我在”,也像是某种思想上的预防针,看淡人生无可奈何的部分,会比较容易释然。也因为凡事都预想了最坏的方案,反而能淡定地从方案A一个个尝试执行,反正最惨也就那样而已。

继续寻找活着的意义

读多媒体设计的他,从没想过人生会无心插柳成为备受喜爱的全职图文创作者。“从小我都是乖小孩,也活在应该继续乖下去的期待底下,蛮压抑的。我喜欢被认可的自己,喜欢被称赞,也不晓得这样是好是坏,虽然造就了很多压力和期待,但我觉得这个期待值我可以接受,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所以就算赶图只睡了一小时累到快往生,他还是依约现身受访;再想发懒也尽力回覆网友留言,“对我来说都是关注跟关心,是奢侈的负担”;耗尽脑汁生出问心无愧的作品,“我希望我生出来的小孩子,不用再给他钱去作微整形,就好好当他就好了,所以创作之前会狂看觉得可行的资料、画很多草稿。”

“活着就是一直在寻找活着的意义,我现在活着的理由是想把一些责任做完,要赚钱、要养活自己,不能给别人添麻烦。”消极男子边说边望着地板放空。这个自嘲是“人类易碎物”的男子,坦承心中还是有“不晓得未来的自己还会遭受多少折磨,说不定某个阶段就坏掉了”的想法,但在那天到来之前,他一定还是会勉力消极下去吧!(推荐阅读:“全宇宙为什么要联合起来帮助你?”让你正成长的负能量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