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速成文化如何侵蚀台湾人才市场,要建立公司品牌与人才,从尊重专业开始!

在这个什么都要速成的世界里,补习班总会挂着“第一志愿保证班”的红色布旗招生,书局排行榜也总是有“第一次 XX 就上手”入榜,“四堂课学会 Illustrator”、“三小时学会商品摄影”也时常是推广课程的广告标语。

身边许多街舞老师,也会聊起现在的学生(或家长)对于学舞的认知,比起扎实的基础,可能更追求上台表演,或是学一支偶像的 MV 舞,觉得这样就是“会跳舞”了。对于基础律动和肌肉控制也许也不是那么了解,反正学了一些很帅的姿势,拍了一只有运镜、有场景的跳舞影片,应该就可以发到社群媒体上,贴上一个“我会跳舞”的标签了吧。(推荐阅读:印度当记者,学会做新闻!专访印度尤:“台湾不是没人才,是没环境”


图|作者提供

现在盛行的 SLASH 文化,总教导我们要“让别人看见我们会什么”,所以可能我今天能煮出红烧肉就代表我会煮饭、能用毛笔把字好好写在九宫格里就代表我会书法、能将人物都拍在相片的中央就代表我会摄影,反正我有“不差的作品”就表示我会。但这样的速成文化,到底带给社会什么样的影响呢?

第一、杀价文化

最直接的,因为“觉得学什么好像都很快”,所以“做个作品很快的话,应该可以少收一点吧。”

准客户 A:“这个东西很简单啊,要不是我没时间,我也做得出来,你就少收一点吧。”准客户 B:“之前有问过学生团队,他们的价钱是你们的四分之一耶,你们要不要少收一点?”

我:“所以,这些东西都很简单,您要不要自己做呢?”(哇哈哈哈哈!这句当然是没说出口啊)


图|作者提供

把话吞回去,好好的解释,每一个环节,需要的是团队分工的专业,每个专业各司其职才能有更好的作品,然后谈到一个双方都还算满意的价钱。有时候,客户需要被教育。无法被教育的客户,就别强求了,放生他吧!价值观不在一起,后面的合作会更痛苦的喔。(眨眼)

第二、不尊重专业,多做不加钱

因为“觉得学什么好像都很快”,所以“这个你应该会吧!”

“平面设计师应该也会做动画吧。”“舞者应该都会编舞吧,喔喔应该也会自己化妆吧。”“既然摄影师都来了,顺便把我们公司的环境也拍一拍吧,之后可能会用到。”

有些事情,可能只是“刚好我也会”,并不代表“我应该要会”。如果有需要多的服务,请另外支付相关费用。一样,和客户好好沟通,通常他们都听得懂的,不要不说,不说只会让环境更恶劣。(推荐阅读:比成功更重要的事:当一个让人尊重的人

第三、很难诞生长青的台湾品牌

影响比较大的,是更观念性的本质问题。因为大家都想要速成、想要在短时间内看到成效,所以大部分的公司目标都会放在营业额,很少将预算或心力放在“品牌建立”,这也是台湾品牌一直难做长远的原因之一。接触过台湾各类型品牌主(包含外商、中小企业、新创公司)后,会发现大家最在意的第一名要颁发给:转换率。

“花了这样的行销预算,你预计转换多少营业额呢?”彷佛问出这样的问题,就表示很懂。

是的,这样 Data-Driven 的公司方针没有错,但要看的 Data 除了转换率和营业额之外,还有很多重要指标,例如:品牌知名度、品牌好感度、客户再访率、产品周期、客户满意度⋯⋯都非常重要。台湾市场不是不够大,而是眼光不够远,每个细节都顾好,才能打造一个稳固的好品牌。(推荐阅读:聂永真设计的总统邮票反思:请台湾大众还给设计师专业空间

台湾的“速成文化”绝对是妨碍我们更往前进的最大阻力之一,不管是个人还是公司品牌,如果大家都可以更深耕专业,将“速成文化”的成分大幅降低,更重视“品质”、“创意”、“执行细节”,相信可以让许多台湾品牌和公司走得更稳更远,环境也才可能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