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好莱坞性骚扰,女星茱蒂佛斯特:为何女主管增加仍难以改变现况,若要杜绝性骚风气,这是一个关键时刻。

美国好莱坞近来频传的性丑闻事件,开始让国内社会意识到职场性骚扰的无所不在与严重性。不过至今浮现在媒体版面的,多半是女性受害者的指控与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鲜少听见加害男性对于事件的看法。

2 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茱蒂·佛斯特(Jodie Foster)21 日呼吁男人别再置身事外,应站出来加入讨论并检视自己在这之中的角色。她认为在谈论性骚扰等问题时,最重要的是纳入不同角度的声音,“我非常期待能聆听这些男人对(性骚扰)的看法,以及后续接受心理治疗的部分。”

 
2 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茱蒂·佛斯特。(美联社)

佛斯特表示因接二连三的性骚扰与性侵指控而被迫觉醒的美国社会,如今“来到一个关键时刻”。她以自己的两位青少年儿子为例,16 岁与 19 岁的他们在学校接受的教育清楚告诉他们何谓“同意(consent)与人性尊严”。

“我多么希望我的世代甚至是每一个人也都有机会被如此教导。”55 岁的她感叹道。

由于过去性别教育的不足,佛斯特认为“每一位超过 30 岁的男性都应该好好思考自己(在性骚扰等问题中)所扮演的角色。”由于长期处在优势地位而不必检讨自身,许多男人往往“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滥权行为。(推荐阅读:【视野重讯】如果影帝是性骚扰犯?凯西艾佛列克的得奖争议

不过自小在演艺圈闯荡的佛斯特提醒,男人滥用权力的现象并非只发生在好莱坞,而是潜藏在“每个产业之中”,这更不是“单一社经阶级或单一种族”的问题,因此大家都应该参与讨论。

12 岁那年佛斯特凭藉在《计程车司机》(Taxi Driver)展现的超龄演技一战成名,星路遂因此大开,此后又透过《被告》(The Accused)与《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连拿下 2 座奥斯卡奖。

1991 年佛斯特跨足当起导演,推出首部执导作品《我的天才宝贝》(Little Man Tate),近年也陆续执导过 Netflix 的知名影集《纸牌屋》(House of Cards)及《劲爆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

由佛斯特执导的强档影集《黑镜》(Black Mirror)最新一季将在 12 月 29 日上档。

佛斯特从自身经验出发,强调当片场及制片高层有更多女性身影时,整体来说是好的现象,但并非解决好莱坞职场性骚扰的万灵丹。“现在(电影公司)的高阶女主管人数远超越过去,但我不认为这有改变什么。这甚至没有起到拉抬女导演的助力。”(推荐阅读:你的痴汉,她的伤害:我们的社会欠性骚扰受害人一个真正的协助

她透露和当年仅有4间制片公司高层为女性的时代相比,现在放眼望去,女导演的人数依旧少得可怜。

尽管女性挤身电影公司高层“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佛斯特却见证了女性在片场发挥的作用。相较过去拍片现场几乎不见女人身影,“当女人及伴随她们而来的孩童出现在那时,一切变得正常、健康许多,人们也明显变得比较开心。”“片场终于不再给人身处军营的感觉。”

发起反性骚扰主题标签“#MeToo”的“打破沉默者(silencebreakers)”6 日获选为美国《时代》(TIME)杂志的 2017 年度风云人物。对此,佛斯特期望这场社会运动走到最后能有“和解”的过程。

展望未来时佛斯特表示,希望新时代的女性将可以有向性骚扰说“不”的机会,但坦承其实多数女性只乞求根本不要再有性骚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