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看《卖买男生:新宿二丁目欲望传奇》里头数十位年轻男性性工作者的日常,由红灯区历史探讨至这群男孩的性工作内容,再到他们对未来的期望与失落。

文|Quncy(G点电视义工)

今年 InDpanda 带来了多部性别题材的电影,其中《卖买男生:新宿二丁目欲望传奇》BOYS FOR SALE 的海报满有 BL(BoyLove)感觉,但这可不是浪漫 BL 故事,这是完全写实的性工作者访谈。

我们对日本的一贯印像:严紧、简洁、得体都在这片见得到。这是结集几十位在新宿二丁目的年轻男性性工作者访谈。有些愿意直接出镜,有些则要带面具或打格。全片结构很有条理又多面向,由这片红灯区历史,到这班男孩如何开始性工作,到他们对未来的期望都有涵盖。影片节奏流畅,但又比美式纪录片含蓄 ,不会用力地推销立场,铺阵事实后留有空间让观众去理解。动画把一些口述经历形像化,也大大提升了影片的美感。全片既没有过份渲染男孩们的苦况,也没有把性工作浪漫化。对我来说是个舒服的观影经验。(推荐阅读:同志让我成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们

至于内容,确系有紏正我一些对这个族群的想像。比如他们絶大部份是直的,纯粹因为赚钱而做性工作;这种原因每天不停和男人做,当然也不会令他们变基。有两个受访者是因为南亚海啸失去家园,就只身跑到东京找机会;然后看见广告说无需经验又包住宿,就做了。

他们的收入也比我想像少,在访问中每一个都有答这问题,大概是每月1500 到 2000美元,就是一万五港币元左右。要记得东京生活比香港贵啊。

还有一个令人个意外的事实,他们对性病几乎完全没有保护意识。日本是唯一的先进国家爱滋病人数仍上升。因为文化,他们自己如果病了不会告诉朋友,只会自己消失。团队访问了一个志愿组织,他们定期在新宿的同志场所摆放安全套,并努力宣传定期检查等。(推荐阅读:同性婚姻通过,爱滋人数激增?五个常见的爱滋谣言破解

我说我看得舒服,一方面和电影手法有关。除了是日本人的严紧持和平的态度外,他们亦时常用美丽去溶化极端伤痛,手冢治虫的漫画里就有好多例子。在《卖买男生》卖买男生影片里,男孩们所受的痛苦都用简约线条的动画表达,比如第一次和客人入房就被强奸;而他们一班年轻人住在一起的生活感受,或者有关客人的趣事,则配合着面部表情诉说。写这一篇评论时我搜寻过一下欧美的影评,没有一篇像我这样说看得舒服,对于这一班性工作者的状况,他们都感到异常沉重。我不是不明白那些状况,我是不是病态地地麻木?其中一位被问及对将来的期望,他抛下一句:我不想活得太久,然后就笑了一下。这一段在多篇外国影评都有题及,他们都感到震撼。我不确定我是否唯一感到麻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