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这世上,我们寻的是一份认同感,所谓工作不再是牺牲自我,而是从实践理想的过程里,创造属于你的价值。

首先走出家门吧

存在意义不是利我主义,而是利他主义。

严格说来,“我的存在意义是为了让自己幸福”或“我的存在意义是受人疼爱”都称不上是存在意义。尽管如此,或许会比“成为有钱人”或“出人头地”等自我存在意义强多了。

根据刚才提到的、针对关在监狱里的犯人所做的访问调查,我们知道多数犯人认为“这个世界没有属于自己的容身之处”、“自己不被需要”。会有这样的想法,系因为从别人或世人眼光来探求自我存在意义,找不到或感受不到其意义的存在。(推荐阅读:你为何工作?把工作意义还给自己

这样的话,是否也可以这么说?存在意义要从自己与他人或世人的“关联性”中开始探求。

以前我听过《与神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God)系列作品之作者尼尔、唐纳、沃许(Neale Donald Walsch)的演讲,当时有一位听众向他提出以下的问题—

“我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上的意义为何?在过去的岁月里,我每天都问自己这个问题, 可是一直找不到答案。请问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那时候沃许的回答让我印象深刻。

“首先,请你走出家门。然后在街上漫步。并且仔细观察你遇到或看到的人事物。那么, 你应该就能找到答案了。”

我真觉得沃许说的话具有某种意义。所谓存在意义,就算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人拚命思考,也找不到答案。只有走到街上,与他人发生关系,跟这个世界产生关联,才能够找到存在意义的答案。


图片|来源

翻阅字典查工作的定义,上面写着“侍奉”。“侍奉”的话,应该要有侍奉的对象吧?就算我说错了,侍奉对象也不会是公司或上司。绝对不是公司或上司,我认为是“他人”或“社会”。

工作的日语汉字为“働く”,我曾听人家说,其语源是“取悦旁人(他人)”。这样不就和字典里的工作定义不谋而合。不过,虽说是“侍奉”,并不是叫你要牺牲自我。我认为真正的意涵是,为了他人或社会, 要将自我存在的功能发挥至最高境界。

然后,当你将自我存在功能发挥至最高境界,对别人或社会有所贡献时,你能够清楚感受到自我存在意义的价值。只想要自己幸福也可以,或想成为有钱人也没关系,只是这样你只能算是完成自我,势必要过着与他人或世界隔绝的孤独人生。如此一来,你的人生就会完全无法察觉到自我存在意义的价值。(推荐阅读:你在工作还是做作品?工作一定要付出,但不一定要痛苦!

认同感丧失才是失业的真正打击

当你戴上“工作=存在意义”的眼镜,就会发现戴上“工作=财富”眼镜时看不到的各种可能性。

这当中最具革命性的发现是“失业”这个字眼消失了。通常失业是指“没有工作的状态”, 说得更正确应该是指“没有可以获取收入的工作的状态”。可是,如果工作与有无收入无关,工作的定义是存在意义,而且每个人都有其存在意义的话,失业的概念就不会存在。

美国宗教家马修・福克斯(Matthew Fox) 于其着作《 重塑工作》(The Reinvetion of Work)讲了这段话—

“宇宙中所有的生物皆各司其职。银河和星星、树和海豚、草和山羊、森林和云朵、鸡和大象等,大家都默默做着他的工作。只有人类会大声叫嚣‘我没有工作!’”

不是只有人类拥有存在意义,世上所有的生物都具备存在意义,大家都是遵循其存在意义生活着。在书中福克思提到,“失业”是人类自己发明的特异现象,是一种不健全的现象。

在气候变迁、环境破坏、贫富差距扩大、战争或恐攻事件频传等,只有集结人类睿智与力量才能够解决的问题堆积如山的现代,失业可能是毫不起眼的问题。失业现象造成的问题,不过是没有收入,无法生计罢了。失业会造成的重大问题是“身分地位象征的丧失”。


图|作者提供

现在,拥有所谓工作的多数人对于工作都太“同一化”了。换句话说就是,把“我是○○ 公司营业部长”或“我是某知名杂志的编辑”之类的工作“外在职称”跟自己划上等号。

当我们因某个原因失去身份地位象征时,就会面临不知自己是谁的风险。失业者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感受,我认为定年退休的人多少都有这样的体验。当人没有工作,失去身份地位象征时,假设已经设立谋生的目标,还是无法舒缓内心痛苦, 有的人会因此自暴自弃,甚至有的人因此自我了结生命。

这个现象告诉我们,精神危机比经济危机让人更难以克服。如此看来,如果以有无收入或能否赚到钱,也就是以职业观点定义工作的话,这当中可以说蕴藏着极高的风险吧?

说得更明白的话,我认为除了工作,凡是以有形物的观点来定义自我,都是非常危险的举动。

所谓社会地位、住的房子、人脉都属于“有形物”。为什么以有形物观点定义自我是非常危险的举动?因为所有的有形物都害怕变化,应变能力最差。万一经济面或社会出现重大变动, 或是任职的公司倒闭,一旦面临这些外在变化,这些有形物可能会轻易丧失。(推荐阅读:世上没有分秒都精彩的工作:“小事”做好才是最大的工作力

另一方面,无形物并不会因变化而有所影响。无形物的代表就是存在意义。只要以存在意义的观点来定义自己的工作、自我,就不怕会因为外来的变化而突然失去这些东西。

当你发现“以同理心对待所有人”或“守护美丽的大自然”是自我存在意义后,不管何时, 不论面临何种状况,你都会想办法表现你的态度。换言之,只要认定“工作=存在意义”,不管世局如何演变,你拥有的这份工作都不会有所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