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shley 写与义大利情人的爱恋点滴,从情人步入成家的下一步之际,为何明明爱他,却突然婚前焦虑?

和义大利人结婚并不是能说走就走,带着证件去一趟户政事务所就可轻松完成的事。我们为了登记结婚必须准备许多文件,经过官方的审核和认证,也就是漫长的等待时间,才可结为夫妻。

而在这段engagement期间我并非想像中的兴奋和确信,我总以为进入婚姻是人生中最幸福美满的时刻,与最心爱的人建立家庭就是完美的童话故事结局。但当时的我,随着日子越来越近,我却开始畏惧一辈子这个单位。(延伸阅读: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吗?二十个藏着“但是”的婚姻杀手

可是每当抬头看着未婚夫,爱他绝对是问之无愧的。那到底我在害怕什么呢?

紧张来自于对自己不够认识

虽然在交往阶段我们就常讨论价值观、人生目标、兴趣和理想⋯⋯等等,但是即将步入婚姻前的对谈气氛却不一样了,因为我觉得现在说出口的不再是纸上谈兵,每一句话都像是对他的诺言,每一个想法都必须挂为保证。这样严肃的场面让我开始产生犹豫:我真的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如此确信吗?我现在的选择就是我未来想要的吗?


图片|连结

我的人生到目前为止充满了从未想过的惊喜,像是高中与大学的社团活动、独自到海外工作和经营异国恋情,而这些意外在我眼中却是最美好的印记和转捩点。可是这些我所珍惜的事迹都是改变,但婚姻中最注重的是承诺,变化是可怕的敌人。

承诺是连未知数都爱

Love does not dominate; it cultivates. 爱不会掌控,而是助长。—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约翰·沃夫冈·冯歌德 (德国文学家)

虽然对于未来我仍无法递出完整的企划书,但维系爱情与婚姻不代表人生从此定格,我还是能继续探索人生无限的可能性,我还是可以拥抱各式成长的机会。保险广告总是会附上一句每项投资必有风险”的警告,我想结婚也是如此,而爱我的他势必了解我的潜力,且乐意给予我支持和鼓励。而爱他的我当然会竭尽所能让风险”消失。(延伸阅读:【Mika 的远方风景】为爱失去平衡,是平衡人生的一部分


图片|连结

之前我总觉得结婚就像搭上一班长途火车,铁轨也许会经过高山雪地,或需跨越断壁悬崖,我无从掌控歇息时间和列车速度。不过,现在我认为婚姻这趟旅程是弹性的休旅车自助游,我们想走哪条路就选哪条路,目的地不因既有的铁轨而被限制。两人一起看地图、找方向虽然需要耗脑力,但沿途的聊天唱歌时光是最大的乐趣。

面对改变,我们不会变

回首怀念我们一起经历的大小事,其实我们已经共同面对许多难关,也克服了种种困难,当中我们互相打气,也磨合彼此的个性,最终都撑过来了。虽然世界不断地在改变,人生在不同的阶段会抛出不一样的问题,但有些事情却从没变过:我们真诚想要在一起的心。让我度过远距离最重要的一个信念就是想要守护我们纯真的爱情,不是为了任何利益关系,也没有任何社会牵连,我们在一起单纯是因为觉得彼此可爱。(延伸阅读:义大利文化观察 - 你的爱让我学会独立

When marrying, ask yourself this question: Do you believe that you will be able to converse well with this person into your old age? Everything else in marriage is transitory. 结婚前问自己这个问题:你们年老时也能好好交流、相处吗?在婚姻中其余的都只是型态转换。 – Friedrich Nietzsche 弗里德里希·尼采

或许我对自己还有不够认识的地方,又也许我对未知的未来依旧感到畏惧,但若能拥有一位温柔、善良、坚定的夥伴在我疲惫时给我依靠,在我软弱时为我加油,那我相信我能够勇敢的面对生活,我们的婚姻也将会是我这一生最大的祝福。


图片|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