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过租借陪伴,或是出租自己吗?亲密关系在当代,愈来愈难获得与维系。出租,会是一种解方吗?

“唉年底到了,还是没有人陪,还不赶快降价求售?欢迎大家来买我。”

圣诞节隔天,台大面交出清的脸书社团上出现了一则贴文。这次,不是出清家具、衣物,而是 25 岁女孩 PO 文出租自己。

【商品名称】出租自己
【商品状态】25岁,单身
【价钱】888 
【地点】大台北

出租原因,第一行,女孩写得简单,年底到了,没有人陪,欢迎大家来买她的时间,她降价求售,换一个可能温暖的陪伴。


图片来源|Unsplash

接着,话锋一转。

“付款方式可以用一个神奇 APP,直接邀请别人并刷卡支付,放心不会叫你去便利商店买点数。如果见面后觉得我不好看这 APP 还可以拒绝付款(但我真的很幽默,再怎样都不会让你吃亏的)。随你选择想见面的位置,但我个人比较喜欢信义区,方便有很多娱乐可选择。六日基本上都有空可以赴约,平日晚上大概八点才下班。这款 APP 叫 YAMKr,在这个冷到需要温暖的时候,实在是很需要下载一波买个朋友。有钱能解决的,都是小事。”

在出清台大 Po 文出租自己,已很具话题性,再漫不经心带出付款方式:一款 App,以“买朋友温暖自己,钱能解决的,都是小事”点睛式收尾。

大家看得兴趣盎然,凑热闹同时却也是雾里看花。真出租,或是 App 业配文,没人知道,可以确定的是这则贴文确实在寒冷季节里点燃话题,留言很快破百,赞数上千,可能是今年出清台大社团里最火热的贴文。

全球化趋势:温暖出租,情感劳动有价

其实,出租男女友、出租拥抱、出租陪睡、出租大叔,早已不是新鲜事。新兴亲密关系产业在全球兴起,反映一个事实:当科技、都市与资本主义三者紧密交织,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时间愈加零碎,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愈来愈难拥有足够空间与时间,发展、培养并且维系一段长期亲密关系。

可是,人们仍需要亲密关系带来的温暖和亲昵感。那怎么办?出租亲密关系就成了“科技、都市与资本主义”互乘下,应运而生的解方:情感劳动有价化,运用的是资本主义逻辑;科技的介入,使出租流程更加快速、便捷、透明,令人相对安心;都市空间各种新鲜的玩乐尝鲜地,更能解消初见的紧张与尴尬。

日本称出租男女友为“レンタル 彼氏/彼女”,服务时兴多年,随便点开任一网站,各种服务流程、价格乃至约会教学,一应俱全。


图片来源|截图自 rentalkareshi.com

2016 年日本 TBS 电视台公布冬季重头剧《出租爱情》(レンタルの恋)就以出租女友为故事蓝本,乘以 Cosplay 元素,女主角是“Rental Lover”的公司职员、号称 NO.1 的最强女友,可迎合不同客人的要求改变造型与言行,令初见面的人对自己一见钟情。


图片来源|《出租爱情》剧照

在香港,出租男女友另有专有英文名称缩写,PTBF/GF(Part-time Boy/Girlfriend)。这类情欲服务近年亦在香港网路上盛行。透过金钱,可以买到一段短暂的“情侣关系”,当然,“情侣”会做些什么,界线完全因人而异。PTBF/GF也多会在 IG(instagram)上列明收费模式与服务类型,明买明卖。


图片来源|IG PTBF

美国英国,亦有交友网站例如 Seeking Arrangement, 媒合糖心爹地(Sugar Daddy)与糖心宝贝(Sugar Baby)。有年纪有资源的男人出钱,照顾与爱护年轻女孩。外媒《Vice》访问糖心爹地,他们也明白讲,“我帮女孩付学费,回报就是一个漂亮女孩的时间,一个超棒的女友。”女孩则帮他挑衣服搭配,“我们一起逛街。当然其余的,我们就像男女朋友的关系啰。”(延伸阅读:【性别观察】Sugar Daddy 的摩登情爱:有钱可以买到爱吗?


图片来源|来源

她是在物化自己吗?

再回到出清台大贴文,既然出租男女友已见怪不怪,那么出租自己为何仍引发众多热烈回响?或许这仍和平台本身性质有关。出清台大向来是物品流通交换,从没人出清/出租自己。

情感劳动的买卖市场,总难逃异性恋框架,留言串几乎清一色男网友,玩笑或认真,“请问还有存货吗?”“某某某终于可以脱鲁了!”

女网友多噤声,顶多开玩笑说替男性朋友租一个,彷佛以此确保自己的主体位置:我不是自陷于“物品”位置的女性。付钱意味着买卖中的主体,而非架上待价而沽的物品/客体,缓解可能因性别而被客体化的焦虑。

可是,留言串里再没有其他异质声音,大家或许心里五味杂陈,不好明说。

Po 文女生亦无言明租借使用权限,开放无限想像。于是如往常,“根本援交卖身!”留言亦有。每当女性溢出单偶制父权框架,自主决定身体使用权,向来容易落入“坏女人”类别。

不过,却也是这些“坏女人”,真正以身体挑战了父权规制的女性性权,与身体使用方式。例如国外早有一些有趣论述出现,提出糖心宝贝(Sugar Baby)很可能是女性主义的实践者(WHY SUGAR BABIES ARE FEMINISTS)。因她们主动选择生活方式、“有价化”情感劳动,把体贴、温柔、亲密变现。

因此,若 Po 文主角以主体之姿,自主将自己时间分租,自主选择想要共度时间的对象、选择价码,说物化或许言重,更可能曲解“物化”(Objectification)的意思。

物化/客体化,简单地说,就是将人的身体当成是物品,是要被看、被使用的。更甚者,是切割身体的片段来代表全体。例如最常见到以女人的胸部加以聚焦检视、分类品评,忽略胸部并非自为存在,而是人体的一部分,而人是有感受、能体验的“主体”。(《性别教育小词库》,2014,游美惠。)

换句话说,当一个人自主选择将时间当作商品上架,其实与上班的工作劳动亦无两样。只是在这里,她贩售的不是社会认定的“工作技能”,而是情感劳动。话说回来,情感劳动又何尝不是长时间透过经验、知识累积成的一种专业技能呢?将情感劳动有价化,不也是更清楚自身资源所做出的选择吗?

于是,我们也看到工薪族将上班劳动后的时间,进行再利用的可能。当低薪成为现实,又渴望保有下班后的休闲消费时光,在休闲同时,出售长期以来被迫熟练的“情感劳动”,也成了一种看似两全的选项——既能赚点小钱,也能保全娱乐。

不过,电影《美国杀人魔》亦突显了约会市场的黑暗面:任何东西,只要有人花得起钱买,就可能任人发落。当亲密成为付费服务,部分情感与身体成为交易商品,买卖当事人如何拿捏权力界线,在付钱后尊重卖方仍为主体,而非可恣意对待的客体,将依个别情况而异。(延伸阅读:反思情人节:欲望与获利!约会市场的黑暗面


图片来源|《美国杀人魔》剧照

讨论亲密关系出租服务,始终是女性主义难题,情况永远不同,举凡一概而论,就可能陷于客体化当事人的暴力之中。

爱,本就是一种资源

从出租男女友,到出租陪伴,亲密关系样貌愈加发散模糊,却有一件事愈加清楚:爱,其实本就是一种资源。

爱这个词汇太抽象,出租服务倒清晰拆解“爱”里特有的温柔、体贴、亲昵,其实就是时间、情感劳动、身体劳动的过程与成果。付出爱,意味着付出时间照顾对方情绪与身体,这是身而为人的珍贵资源。

可是当亲密关系中的其中一方、或其中一种性别,长期被期待比另一方付出更多劳动,那么我们就必须思考这种理所当然式的期待,是否来自社会结构的潜移默化。

再进一步追问,当女性经常是出租服务里的卖方,是否表示市场对于女性提供服务的需求更大?同时,当代女性是否可能比过往更清楚意识:在亲密关系里的付出,其实也是劳动的一种。

出租男女友,不会是当代亲密关系课题里最好的解方,但至少它揭露了一件事,爱是资源,凡资源皆能有价。投资不是理所当然,要珍惜、要付出、要回报。“爱”不该是免死金牌,不是“我爱你”之后,就能无限索求。

出租男女友亦提供 Cosplay 式的恋情想像。如果在当代,我们再也无法透过单一的伴侣、关系获得满足,如果连我们自身都有多重样貌、身份认同与需求,单偶制难以再使人满足,那么,“恋情关系的结构,就应该设计来迎合恋情关系里的人,而不是让人们选择去适应某种抽象的完美关系”(《道德浪女》,朵斯・伊顿与珍娜特・哈蒂)。


图片来源|《出租爱情》剧照

出租陪伴、出租男女友,尖锐指出相爱原是一场资源交换,人们终究必须知道自己在爱情市场中的位置,了解自身资源,学习交涉、协商与运筹。是以没人能逃脱,必以身体认真展开实践。你看这些现象觉得猎奇?可这才只是开始,你准备好了吗?

需要亲密感的人们,很难置身事外说“这局我 pass”,但人们总难满足于自己在既有爱情市场中的位置。如果觉得不公,想知道究竟是谁制定了游戏规则,不分性别,我想,你会希望与女性主义一起上路的,因为这正是女性主义的重要关怀与探问之一。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物化/客体化

Objectification

根据 Lorraine Code(2000)所编辑的 Encyclopedia of Feminist Theories 一书中对“客体化”一词的介绍如下,“客体化”是从 1970 年代开始被运用在影像、艺术品和流行媒介中的女性形象探讨,指涉的是女人被当作被动、性别化(gendered)的客体,而非一个完整的人类主体(fully human subjects)。

参考资料:《性别教育小词库》,2014,游美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