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妇女基金会陈淑芬写恐怖情人的内隐符码,那些界限不清的爱情观导致伴侣间的暴力、争吵甚至情杀发生。

文/现代妇女基金会 陈淑芬

2017 一年来,我们依然看见恐怖情人案件不断攻占新闻版面。上网 GOOGLE 一下,有数十件不同的案件,有今年发生年,也有在今年判刑的。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台大宅王张彦文砍杀前女友二审判决出炉,及近期发生的台大泼酸案。

恐怖情人多是不满对方分手,不断要求复合,或怀疑对方劈腿、外遇,而想孤立对方的社交生活。他们也许会示好送礼,但若得不到预期的回应,他的情绪、行为会快速转换,甜言密语一刻间就转变成辱骂、贬抑、诅咒,甚至致命伤害。

恐怖情人之所以恐怖,当然因为对被害人有严重肢体伤害、性暴力、甚至夺人性命。但对被害人来说,早在致命伤害前,她们就经历许多“看不见”的恐怖行为。加害人常以爱及忠诚为名,对被害人进行监视、查勤、尾随、孤立、囚禁、禁止她和亲友联系等等胁迫控制。近几年来,因科技和通讯软体的普及,科技跟踪骚扰的手法也越来越普遍,如反覆浏览或入侵对方 FB 等社交平台,以掌握她的行踪及个人资讯,并常出现在她会出现的各种场所。(推荐阅读:离开恐怖情人的复原之路:别让他以爱之名绑架你


图片|来源

他想知道她的一切,有的加害人对她相关资讯的取得,好似上瘾或是强迫行为一样,变成他的重要日常,会不断绞尽脑汁、用各种方法,那怕只是多知道一点点。这种无时无刻被监控、无法摆脱、无所逃的感觉,常让被害人陷入恐惧与无力的深渊。

对恐怖情人来说,不管她是不是要分手,他的认知就是两人的关系还持续着,如果要分手,也是他说了才算!他才有两人关系的定义权和决定权。面对前女友拒绝再联络,张彦文就曾在脸书发文“如果我得不到你,别人也别想得到”。张彦文最后砍杀前女友47刀、吻尸的行为,某个程度正是在为两人的关系下一个最终的注脚。

恐怖情人身上常见的,操纵、控制、干涉、讨好、分离焦虑、侵犯隐私、要求对方忠诚等,都是常见的亲密关系界限问题,反映出加害人认为,他对她有亲密接近的特权及专属的所有权,但这是人与人间界限的误认与破坏。 从流行歌曲到连续剧,从学生到社会人士,我们社会中常常流传着许多界限不清的情感观,如“我一切都是为了你”、“不断付出,总会得到回报”、“如果我们相爱,我们之间应该没有祕密”、“爱就要一生一世”、“除了你,我一无所有,你是我的全部”、“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等等。

然而,每个人都应该是独立的个体。在我们成长过程中,应慢慢学习与家庭、他人分化,学习将自己内在的理智与情绪分化,设立界限,发展独立性。自己的事要自己负责,不是要别人帮我们负责。

我们追求对方、百般付出,其实是为了自己,希望得到青睐。我们的付出,是自己的选择,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千万别委屈自己,也不能无止尽的牺牲。付出既是为了自己,就不能要求对方一定得回报。如果我们的追求让对方深感困扰、甚至恐惧,那一定不是我们的本意,但也该是学学如何爱人的时候了。我们寻求爱情,希望爱、也希望被爱;我们期待找到归属,但也不希望失去自我,更不可能要求对方变成我们要的样子。送礼请客等物质方式虽让人实际得到好处,但很多时候被爱的人更在意的是被尊重,可以在爱情中无惧地做自己。(推荐阅读:别当控制欲大魔王!爱情不是“改变他”就会快乐


图片|来源

慕颜歌在“你的善良必须有点锋芒”一书中说得很好:“终极爱与被爱的需求,只能由自己去满足。这个世界上,只有唯一一个是应该的,就是你应该爱你自己,因为要爱自己,所以你要提升爱的能力”。

人是独立的个体,人与人间,不论关系为何,都会有界限。两人的界限,需要协调、需要谋合、需要妥协。两人相爱,但还是保有个人的自由,可以选择要在关系中什么时候想分享什么、保留什么。有的人也许会反驳,难道交往时也可以隐瞒像“已婚与否”这种重要事实吗?当然,我们不认同有人隐瞒对关系基础具关键性的事实,但那确实是个人的选择,只能说做选择的人得承担后果,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台大泼硫酸案与 #MeToo:我曾想与伴侣一起死,可是多走一步就能活

“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是失恋了情绪上真的感到很痛苦,内心怎样也快乐不起来,生活变得比白开水还无味,有事忙时还好,但一静下来就可以感受到内心的空虚和心痛。可是理智上,我们知道,对方要分手是因为两人不适合、无法相处。我们情绪上的痛苦是“自己的”情绪,要自我负责,不可能要对方帮我们负责,要求或强迫对方永远忠诚来解决我们情绪的痛苦。失恋的痛苦,可以找朋友倾诉、可以运动发泄、可以做有兴趣的事转移,还可以找专业人员或阅读相关书籍帮助理解自己的内在,以及两人关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陪伴自己度过失恋的内在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