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过社会给的框架与流言蜚语,百年来首位台铁女司机邱千芳用努力证明自己:社会越不看好,我就越要做好。

不同的职场与作息,若再加上远距离恋爱,对许多人来说是都是可怕的爱情毒药,但台铁首位女司机邱千芳与在台中任教的未婚夫王界明,虽然要见上一面总要绕上半个台湾,但两人从约会、吵架到和解却不同于凡人,也让差点对工作萌生退意的邱千芳决定继续坚持梦想开火车,小俩口将在下周台铁集团婚礼中,步入人生下一阶段。

7 年级邱千芳 台铁 123 年首位女司机

7 年级的邱千芳,是台铁创立 123 年来第一位女司机。

早期的台铁司机员采内部报考,限制须是机务部门,但因司机员大量退休、人才出现断层,台铁2010年起台铁放宽让工务、电务部门人员报考。当年才 27 岁、佐级电力工程出身的邱千芳,在一片不看好声中坚持理想、勇敢追梦,通过严格的体检、35 公斤的握力测验,成为合格司机员,也改写了台铁长期以来清一色是男性驾驶员的历史。(推荐阅读:【百工选书】东京女运将:只有计程车司机才看过的人生风景

作息不固定 曾为圆梦忍痛放弃爱情

然而,那只是圆了梦想的第一步。

那时,邱千芳为了在台东工作的男友,选择分发花莲,但因作息实在太不固定,男友希望她“不要开火车”,她为了梦想,只好忍痛放弃爱情。两人协议分手的那一天,她坐在火车副驾驶座上“从台东一路哭回花莲”。

身为女司机员,不仅要有吃苦耐劳的好身体,更需要坚强的心理建设。当时就连前劳委会主委王如玄也曾写信勉励邱千芳,在性别不平等的环境中,要朝自己梦想走下去。

不过,在台铁长期以男性为主的组织文化中,台铁内部对女司机员仍是杂音不断。只要工作表现稍好,或出现晋升机会,总逃不过人身攻击,就连肯定自己的长官,也备受波及。

未婚夫为流言挺身 她不再孤军奋战

邱千芳咬紧牙关,抱着“很想单独坐上驾驶座,感受自己开火车奔驰”的念头,苦撑4年拿齐柴电机车、电力机车、柴油客车、电车组、推拉式电车组等五张执照,加上那不服输的个性,“那些人愈不看好我,我就愈要做到好。”支撑她留下来。

更重要的力量是三年前,与曾在学校当实习老师时认识的学长王界明偶然联系上,两人低调交往一年,在一次的流言攻击中,王界明终于忍不住为平反邱千芳的流言挺身而出,让她不再孤军奋战,更有勇气坚持梦想。(推荐阅读:Google 引爆性别论战:女性工程师少是天生的,不是性别歧视?

“我的班表,他背得比我还熟!”坐在餐厅里,邱千芳、王界明相视而笑,邱千芳说,王界明在家没事就在“背我的班表”,一到周末,王界明就从台中搭高铁赶到台北,再转搭火车到花莲,“转搭我开的火车。”

人家是开车载女友,他们情侣俩是女友开火车载男友,当抵达车站、邱千芳开门透气时,就会看到男友站在门口向她打招呼,嘘寒问暖一番,她再把男友“载”回花莲。

她是火车司机 他是铁道迷 吵架也与众不同

不过教师、司机员作息时间差异大,两人怎么相处?

邱千芳说,王界明不仅没有因此要求她换成朝九晚五的工作,反而每当她早班四点多要开车时,他都会调闹钟先醒来,提醒她“路上小心”再睡回笼觉。休假时,两人一起出去走走,没休假时,王界明就自己待在花莲收收房间、逛逛市区。

“最怕是她生气时,讯息不读不回!”王界明说,两人一吵架他就心神不宁,总要赶快搭车上台北“堵女友”,让邱千芳一开车门,就看见捧着鸡汤的他,小俩口再不开心也能瞬间软化。

其实王界明算是“半个铁道迷”,也让他十年前与邱千芳在学校共事后,即使后来失联,也常透过新闻关心成为司机员的她,直到两年前才透过友人联系上邱,坐着女友开的火车,他也乐于沿途拍照。

王界明说,看着邱为梦想撑过困难,每天准时认真地将乘客送达目的地,他以邱千芳为荣,也支持她继续做下去,“妳是台铁的荣耀”;邱千芳也对未婚夫说,“感谢你这么包容我,因为你,我更不会想要离开台铁。”

“当初不看好我的人,现在都跌破眼镜”

对于愈来愈多女性进入台铁担任司机员,邱千芳说,除了抗压性要强之外,更重要的是需要调理好身体。

刚上线时夜班多,日夜颠倒让身体难以适应,加上司机员吃紧、临时请假无人代班,即使生理期,“再痛也要完成工作”,更常从早上九点上班,到下午四、五点签退才冲去厕所,至今仍是上车前“只敢沾一点水”,到站再喝水。她花了一年时间吃中药调理,加上不间断地运动,才逐渐适应。

“当初不看好我的人,现在都跌破眼镜。”邱千芳说,如今同事已习惯她的存在,当第二、三个女司机员进入机班,她也不再像稀有动物那般被看待,婚后她将从花莲机务段调往高雄,接下来也希望往指导老师方向努力,将这些年的经验传承下去。(推荐阅读:“请不要叫我女导演”十位打破性别框架的好莱坞工作者


台铁首位女司机邱千芳(左)与未婚夫王界明。联合报系记者侯俐安/台北报导


台铁首位女司机邱千芳(左)与未婚夫王界明。联合报系记者侯俐安/台北报导


台铁首位女司机邱千芳(左)与未婚夫王界明。联合报系记者侯俐安/台北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