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我们爱过,后来不爱了,你成了我心底的标本,而我再被你提起已是连名带姓。

不知道多少人听了张惠妹的《连名带姓》,忍不住和前任情人联络,送出讯息,打通电话,或是遥远而安全地,看一看他的脸书,只想确认他别来无恙,于是可以钻回事不关己的世界。

最好,你不要过得太好,也千万不能过得太糟。前任若是过得太好,会不甘心,是不是在一起的那几年浪费了我们;前任若是过得太糟,会反而担心,自己是不是伤害他的核心。

该听说的都听说了,这圈子不大,联络也并无所图,就是想念有点犯贱,那句“你怎么像标本,杵在我心里头”好折腾啊,唱得这么轻盈,可点醒了往前再去爱的人,我们身上还有瘀伤,没有揉开,于是碰上后头几个人,都轻易觉得疼,不必怪他们,跟他们其实没有关系。

爱一个有病的人很辛苦,我总是略带歉意地在心里对那些爱我的他们说。

爱你像生一场大病,历劫归来,明明已经复原,却留着药单,觉得自己体内有深根病源,永生也是病人,灰尘扬起如回忆入侵,走过熟悉场景,就担心自己复发。

我当然是知道的,联络旧情人大概是世界上最徒劳的一件事,是给慢性病人的最后一击,毫无目的,纯粹是种任性,人是不是总有自寻死路的劣根性?我是下定了多大的决心,不要打给你,不能打给你,不必打给你。(推荐阅读:【单身日记】若爱是一场大病,就让我们爱得病入膏肓

不能联络你的日子,就依赖想像。想像你建构新的生活,像婴儿学步爬向跟我相反的路途;想像你重新爱人,连带梳整掉过去曾被挑惕的坏脾气;想像你听见那首歌,会想起你曾经深爱过我;想像我也慢慢好起来了,可以自嘲失恋时穷途潦倒的神情;想像我可以再去爱人,不带愧歉地回报他们爱我的心情;想像我偶尔想念你,已经开始觉得云淡风轻。

想像不犯法,离真实隔了安全距离,是成人的恋爱教战守则,就把深夜哭红的眼泪,留给每一首张惠妹。

再被你提起 已是连名带姓
谎称是友谊 却疏远得可以
多少人爱我 偏放不下你
是公开的秘密 只剩你没拆穿我

再处心积虑 终究事不关己
哪来的勇气 我就是不灰心
我且爱且走 其实在等你
是最后的默契
要是我们又错过 就别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