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细看建筑界的性别议题,从普立兹克建筑奖设置至今,仅有 2 位女性建筑师获奖。

作者|朱怡臻(高雄医学大学性别研究所硕士生)

普立兹克建筑奖就像是建筑界的诺贝尔奖一样,其设置于 1987 年,至今已有 30 余年的历史,但唯独 2 位女性建筑师得过奖,分别在 2004 年 Zaha Hadid 与 2010 年妹岛和世,由此可见女性建筑师在近 13 年来才开始慢慢受到建筑界评委的肯定,也因为 2004 年 Zaha Hadid 得奖开始,引起各界媒体与学者对于女性在建筑界的奇特之处,Zaha Hadid 在媒体再现下被描述成比男人更前瞻的女性建筑师,其背后的意涵隐约透露女性必须要比男人更阳刚才能在建筑界展露头角。


|妹岛和世

可见建筑界从古至今一直是以男性为主导的专业领域,从大学建筑教育养成到工作职场的女性无法突破一个透明玻璃天花板。从台湾女性建筑师的执业过程就可发现,无论是在事务所进行口头简报或是去工地查验,都会历经其他男性的挑战,包括性别歧视、专业怀疑等,使得女性建筑师必须先透过说服身边有权力的男性建筑工作者,再让底下跟班建筑工作者看到后,才得以在专业领域中取得一点点说话的份量,尤其在工地查验的时候,面对营造业的工人,此般情境更为明显,都让女性在建筑界的发展受到很大的压迫。(推荐阅读:【时尚穿搭】建筑师 Monling Lee:人生就要鲜明撞色

除此之外,女性建筑师也必须面对家庭与事业的选择,女性从建筑系毕业后,边工作边考取建筑师的牌照,顺利的话也年近 30 岁,甚至超过,有很多女性建筑师一直保持单身或有伴未婚的状态,因为台湾一直以来认为“母职”是义务性,当女性在三十初想要成立自己的事务所或工作室,同时间又有家庭归宿的愿望,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因此会看到女性建筑师必须要在其中择一,而男性建筑师不需要有这样的转折思考,因为台湾大部分的家庭仍属于传统的性别分工,大多数男性建筑师能够从早到晚在公司加班赶图,是因为家中有妻子可以帮他处理好家务事,也显现男女在婚姻选择下的不平等。

再来以建筑生态与环境的面向来看,皆是对女性十分不友善,建筑工作者基本的生活型态就是熬夜、赶图,对于女性而言,常常会面临不孕症、肝指数过高、精神不济、肥胖、头痛等疾病,因此,在医疗层面女性建筑师受到建筑生态的影响很深,这也成为她们受迫害的一大来源。


|Zaha Hadid

我们从不同面向来看皆可看到女性建筑师在建筑界是很难被认定为成功的建筑师,尤其在现在是全球化的时代,在国际间更可明显的感受到,普立兹克建筑奖得奖的女性建筑师,其建筑设计风格必须比一般的男性更为独特,甚至阳刚,才能在建筑界被人看见。其中也有不少媒体去访问 Zaha Hadid 身为女性建筑师在英国的处境,因为英国建筑界中以白人男性为主导,当 Zaha Hadid 身为一位阿拉伯人女性,如何在这样的处境下突破与展现身为女性设计的建筑是可以说服大众,这与种族、阶级、性别交织有关。再者透过他独树一帜的建筑风格及与周遭环境的对话的独特性,更加显现出她比男人更男人的一面,才得以在建筑界中脱颖而出,成为当代建筑大师。

除此之外,Zaha Hadid 也发展许多副业,像是室内设计、服装设计、鞋子设计,他除了具有比男性更佳阳刚的建筑气魄之外,同时也在副业中展现出女性阴柔的设计,因此,从她的副业中可以发现,女性建筑师在某部分的成就与创意是高于男性,但是由于专业领域一直是以男性为主,倘若 Zaha 未曾获得普立兹克建筑奖,也不会享誉国际认同女性建筑师的成就,而可能把她的成就归于在某个副业之下,因此,Zaha Hadid 的成功是女性建筑师在建筑界的一大性别转折。但很可惜的是 Zaha Hadid 去年年满 65 岁,因心脏病而逝去,震撼建筑界的所有人,很多建筑人在媒体的报导下,会去反思这是不是与整天熬夜赶图,为了拼出自己的一片天而导致的结果,而更多的女性建筑人在此同时也会去深省医疗健康的重要性,甚至有许多建筑系女学生看到后以此作为警惕,开始反省自己过去不顾身体健康,只为了在期末发展 30 分钟的评图,而让自己的健康慢慢的走向死亡之路。(推荐阅读:
从空中眺望城市印象:盘点十座最美城市

Zaha Hadid 建筑师为当代建筑界所崇拜的对象,对男性而言所景仰的是她的建筑形式与风格,对女性来说是一线女性在建筑界发展的希望,因为她引起媒体的轰动而引发许多女性反思自我处境的不平等与压迫,然而,我相信在台湾不只有建筑业有这样的困境,在许多阳刚气质浓厚的职场中,女性的处境是需要被拿出来讨论,包括是否同工同酬、性别歧视、职场友善程度等,期许提出此现象能够被看见并且改善,达成人人心中的性别平等的友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