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书摘,细看《年轻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内提醒我们,人生所有的“第一次”,你下的每个决定都造就了往后你的人生。

人生的第一次,很重要,因为第一次是最初始的、最基础的,对于未来相关的一切都有着强烈的塑造和指导意义。这种意义,尤其发生在一个人的主动选择上。所以,第一次并不是一个短暂而孤立的行为,它会与一个人的一生相伴,是最开始也是最持续的战略。

每一个第一次,要尽力,不要将就;要果断,不要犹豫。就像一个侠客习武练功,师从哪一门哪一派?究竟是练剑宗还是气宗?是追随张无忌钻研《九阳真经》,还是追随令狐冲苦练《独孤九剑》?这不仅决定了要追随的师宗流派,更有可能决定了他未来的江湖地位。一个生于明朝的读书人,要在科举中考取功名,那么进士及第是在嘉靖二年,还是嘉靖十四年;是进士及第,进士出身,还是同进士出身,这些都会伴随读书人的一生,甚至是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依据。而在现代社会,在美国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做交易员,人生中交易的第一档股票,往往决定交易员未来的交易偏好、交易思路,甚至整个职业生涯的业绩。

古语有云:“国之大事,唯祀与戎。”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一个国家最大的事情,就是祭祀与打仗。而“第一次”的意义,堪比一个人人生的战争祭祀。

侠客是哪门哪派,与好坏无关系,却是一种选择。为了这个第一次,一个人拥有什么、放弃什么、选择什么、去做什么,会大大影响并决定着一个人的格局、气度和成长。

这些第一次包括选择来到的第一座城市、第一所大学、第一份工作、第一位导师、出国的第一个国家、创业的第一家公司等等。

我仅谈谈我自己的几个第一次,阐述这些第一次对于我的影响与塑造,它们带给我离合悲欢、脆弱坚强、柔软刚硬,也正是它们塑造了今天的我。


图片|来源

城市定义自信

我成年后选择的第一座城市,是北京。虽然当时我只是一个四线城市成绩不好的学生,但我没有犹豫,我要考北大。虽然困难重重,很多人都说我是痴人说梦,但我尽力向前,最终完成奇迹。第一次选择的城市,它是我人生浓墨重彩的一笔。对我的影响,自然也是最大。

选择北京带给我极强的自信。我始终能感到,我已经与中国最优秀的人相处在一起。如北京这样的巨型城市,往往是新道德、新科技、新文明的助产师,是创新的源头。在北京,一切离经叛道都可以被原谅,都可以被接受,甚至都可以被鼓励。因为我选择了北京、来到了北京、学会与北京相处,所以我未来的一切才皆有可能。(推荐阅读:【职场笔记】竭尽所能,去对得起你的年轻

大学影响特质

我所选择的第一所学校是北大,北大给我的最大影响是“注定不甘于平庸”的特质。北大人总是追求更多的东西,一些别人看起来很虚、很宏大的东西。用湖畔大学校董,万通董事长冯仑先生的话来说,北大就是塑造了北大人胡说八道的性格。北大的人七嘴八舌地说、高谈阔论地说,关心学校、城市、国家、世界,甚至整个人类的前途命运。这种特质与优秀的工科学校所培养的听话实干的特质完全不同。

出国提升视野

为什么我要去美国?因为这个国家有不一样的气质。我一到美国,整个人的心态就不一样了,我彷佛变成了一个世界公民,意味着全世界的事情都变成了自己的事。当时在北大,也有不少同学毕业选择去荷兰、义大利、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而这些国家的气质,我认为可以用“小国寡民”四个字来形容,整个国家充斥着“人类和我没关系,我自己开心就够了”的感觉。当然,这里不是想说这种气质是不对的,只是这种气质与我不相符。去什么样的国家,就要想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虽然我的家境非常普通,

父母勒紧裤腰带让我去美国念书,我还没办法去改变什么,但至少在思想和气质上,我关心更宏大的事情,拥有更宏大的愿景,这是在美国的世界公民才能够接受和享受的。德国拥有成熟的工业体系和世代的工匠精神,他们做出的杯子坚固耐用、价格昂贵,不仅是工具,更像是艺术品。可美国人不会这么想,美国人做杯子,会想全世界居然有如此多穷人用不起杯子,那么就把杯子的价格从五十元降到五毛钱,卖给全世界的人。

汽车是德国人发明的,全世界都知道德国车是最好的;爱马仕做世界上最好的皮具,这跟德国的工匠精神一脉相承,但是它们有个共同的特质,就是价格昂贵。美国人却说,汽车很好,皮具也很好,但是这样做太贵了,我们要让每个人都能开汽车,都能用皮具。于是就有了福特汽车、Coach 皮具。

可口可乐、麦当劳等都是美国甚至世界的大众消费文化。美国人的气质是最适合当创业者的,伟大的公司几乎都是美国的公司。举个例子,比尔.盖兹宁愿成果被盗版也要让全世界用 Windows 作业系统,虽然这有微软在市场覆盖率方面的考虑,但不得不说,只有美国人有意愿也有能力这样做。德国和法国小而美、好而贵,当然有其存在的意义,但注定是世界的配角。

一个想当主角的人,当然要见识主角的国度和这个国度中的风景。


图片|来源

大学重塑特质

我的第一间研究所是美国费城的宾州大学。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缺点,而这些都会带给它的学子,像母体孕育一个人一样。从巴菲特到川普,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但拥有同样的背景:都从宾大毕业,始终贴着实用主义的标签。

宾大的创办人是美国国父富兰克林,他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美国历史上,华盛顿负责规划高大上的理想,而实现理想的具体行动则由富兰克林负责。富兰克林负责解决问题,负责赚钱,然后再说服各个国家支持美国。富兰克林不是在独立战争前线斗争的人,但正是因为他持续地以超强的能力筹措资金、运用手腕,才能保证美国的建立。所以,真正改变美国人生活和现状的人,不是像林肯那样的演讲家,而是有老黄牛精神的像富兰克林这样的实干家。(推荐阅读:年轻人,最低的位置,就是最能成长的位置

宾大产出的都是在世俗界取得巨大成功的商人,其中不缺乏“Dreamer”,也就是梦想家,更可贵的是,他们几乎都是能够实现自己梦想的人。学校三个杰出的代表,伊隆.马斯克、巴菲特和川普,他们进入这所学校就决定了日后从商的道路。他们在商业中发现和创造了一系列能为他人带来价值的精神,不懈地努力推动国家的进步。而这,也是我身上的烙印:梦想远大,但不空想。我需要在有梦想后,用合理的手段将他们实现。

Problem Solver(问题解决者),是残酷世界最需要的,提供解决方案。北大赋予我“喷子”精神,不畏权威。宾大赋予我解决问题的能力。换句话说,宾大和北大传承的两种精神在我身上产生了互补作用,如果我去了耶鲁和哈佛,只会助长我“喷子”的气焰。是宾大打磨了我,让我从一个倾向空谈的人,变成了实干家。无畏的质疑权威的精神是创新者必备的,但不能为了质疑而质疑,只有解决问题,获得满足,才是个合格的企业家和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