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你们的妖魔鬼怪”社群运动,透过一个个的女怪现身,期待唤醒社会对不同身体形态的反思与接纳,巫止只:
生而如此,这就是我。

你不会随意地评论我在这衣服上面所画的圆弧曲线,但倘若我退去上衣袒露乳房,你会说我什么呢? 

提着两个扁担行走在人间的我,它的重量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实在不用走过来告诉我它看起来好重、看起来好怪。

在成长时期我的身形便开始趋向圆润,乳房也发育得比别人早,我知道自己将逐渐从女孩长成女人的模样,这应是个美妙的时刻,身体的变化并没有令我感到有什么特别不舒服的地方,令我深深感到不适的,反而是人的眼光和看似关心下的调侃嘲弄。在体型开始产生变化之后的日子里,我总是需要面对无聊玩笑与难听的绰号、也被贴上了任何令人难堪的标签,这些都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天天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里,没有任何理由,只因我的性征看来特别明显。(推荐阅读:真正的身体平等,是胖子瘦子都不该受到歧视

以前的我老是驼着背、穿着宽松的服装,头低低的走过街头,我好害怕被人指指点点。我也在数不尽的夜里独自流泪,恨自己生而如此,恨得想除掉这两坨怎么都甩不掉的肉块。而当我开始愿意和朋友们倾诉我这样的身体带给我的烦忧时,我才瞭解到丰满体态所遭遇的困境,其实也是任何身体姿态的女人都会有的困境,不论是瘦骨嶙峋或是丰满肥胖的女人,总是会因为自己的不完美而暗自神伤,是谁令妳不完美?谁能要求妳应该拥有怎样的身体?

我意识到自己并不能去讨好所有人的喜好也并不需要这么做,我的特别,只因我是我,不愿意再承受这无止境的身体污名,我决定不再刻意隐藏身体,我想为自己挺身而出,自由的、放松自在的使用这个身体!

社会普遍对于女体姿态的观感 VS 艺术创作上对于女体姿态的观感,在概念上是有着极大差异的,你不会轻易地去批判艺术作品上的女性身体,但你会随意的替任何你身边或者只是路过的女性来做评分,甚至你还会直接走过去告诉她,她的分数非常低!

我是一位艺术工作者,在各种艺术场合中都常可见以人为主题的创作,我也是一位人像模特儿,好多朋友都告诉我,我的身体很美、很漂亮,很适合拿来做艺术创作,我充满疑惑⋯⋯女体若和艺术扯上边似乎就变得很是宽容,但事实上,在日常生活里我仍是常受人指指点点的那个肥胖女体啊!咦?难道我是怪兽吗?还记得吧,我不是标本耶,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推荐阅读:为什么要争取肥胖权?以为歧视不存在,比歧视可怕

就算我正尝试别去在意那些异样眼光,但这并不代表我感受不到那些常有的恶意。

在这次的照片中,我在脸上涂满了各种色彩与线条,以白色上衣当作画布,将自己当作是一场活生生的创作。你不会随意地评论我在这衣服上面所画的圆弧曲线,但倘若我退去上衣袒露乳房,你会说我什么呢?

一生并不长,我无法把生命花在去成为别人所想要的那个自己,
你呢?你会喜爱那样的日子吗?
我试着将更多时间留给自己、取悦自己,
尽量抬头挺胸迈出步伐,也学习享受被注视的感觉。

让自己快乐,是一件重要的事。

我的身体,是我在这世上的行走工具,
我试着与它共处、与它一起在人间玩耍!
生而如此,这就是我。正在学习与身体自在相处的我。

希望,我们都能成为让别人不孤单的力量。如果你愿意拍下你认为自己不合主流审美、健康标准的身体部位,并换个角度凝视自己,也欢迎使用我们的hashtag:


#我们就是你们的妖魔鬼怪

#肥胖纹FuckingHOT

#FreakingHOT

#女怪现身

预告|明天现身的女怪,是何殷纯,她即将向大家阐述这一个既分裂又矛盾的世界⋯⋯

#我们就是你们的妖魔鬼怪──第二波:女怪现身
摄影| @葛昌惠

模特儿|肥好/Fat How、 汪绮/猫不、WUZhiqi 止只 、何殷纯、Jing Fucking Hot

化妆 & 造型|蔡佩珊、Vivi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