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是你们的妖魔鬼怪”社群运动,透过一个个的女怪现身,期待唤醒社会对不同身体形态的反思与接纳,何殷纯:大部分人只是看表面,并不真的在意我。

我深刻的体悟到,即便以健康的名义,大部分的人都只会看表面而已,他们不会真的在意我,当然也不在意我经历了什么。

从小到大,我都满有肉的,体重随身体好坏,有时候重一点,有时候瘦一点。最重的时候大概有 70 公斤,那时也是我最常去慢跑、骑脚踏车、做体操的时期。过年时亲戚很受不了,一直叫我减肥,一桌大概坐了十几个长辈,大声问我是不是都不运动?是不是坐太久?我觉得很受不了,我平常自己一个人住,我生病、受伤、面对官司,那些一年才见几次面的亲戚何时给过我关心,却因为一个肥胖问题,好几个亲戚跟我说了人生最长的对话,其中不乏整个客厅都听得到的大吼,这是为什么? 难道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关心我了吗?

那几年间我越来越忧郁,一边要面对官司,一边要继续读书,固定都要去打工,因为外表的关系,我有时吃完东西就会有强烈的焦虑,厌恶自己想把自己毁掉。后来,我得了非常严重的胃溃疡,有段时间每个月都因为出门时胃突然痛得受不了吐到全身瘫软被送急诊狂吐,我认得好多医院。我没有办法好好地应付学业跟工作,极端的厌恶自己,自残自杀都在那一年,当然也没体力去运动,但我一年瘦了 10 几公斤,我只觉得好痛,常常一醒来就是一阵痛,而且我还越来越瘦。(推荐阅读:【胖女体解放摄影集】巫止只:
我不是标本,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再回去过年,每个亲戚都在称赞我变漂亮,我却一点也不开心,“我深刻的体悟到,即便以健康的名义,大部分的人都只会看表面而已,他们不会真的在意我,当然也不在意我经历了什么。”

在这次的声浪中面对那些骂我们胖就是不健康、自私、想红、很丑不要出来吓人、龙。很奇怪的:他们主张着健康,却只从一个人的胖或瘦来关切别人的健康。羞辱他人之余不忘越俎代庖帮人决定他的身体应该往什么方向,我认为这根本不是真的在关心健康。健康是整体的状态,包括身体、心理、以及社会关系⋯⋯等等多重的交织,绝不是单凭外表判断一个人健康与否就开始干涉甚至羞辱对方。

分裂又困惑的的世界

我常觉得这个世界很分裂,从以前到现在,不管我几公斤,我从来不觉得骚扰有少过。我困惑,若我很胖很恶心该去整形,为什么我三不五时就接到一些露骨的性骚扰?“我没有想要把我之外的世界都看做一个整体,但我依然觉得很错乱,有一群人说我很丑很不健康,应该要把多余的脂肪铲掉,有一群人觉得我很丰腴我很性感,很想干我想到受不了,即便我不想听非得要传私讯息跟我说。我也帮这些人找了一个共通点,‘不在意我的感受,也不在意我的自主权’。”

没有特定对象的好恶表达不会直接地影响他人,但是针对特定个人的好恶表达,是直接影响到他人的。我想要什么,我想要的很简单,我想要的就是不认同我的你“别来烦我”,不用特别跑过来跟我说我很胖很丑很恶心。觉得我很性感的你,若你无法确认我的意愿,拜托不用特别跑过来跟我说你对我“很可以”、“很想干我”,我并不想听。(推荐阅读:【胖女体解放摄影集】汪绮:我动了缩胃手术,而这是我的决定

当然,这个让我感到分裂又困惑的世界不总是像上面两种人那样极端,有些人不管是我胖或瘦的时期,见到我总是问最近过得好不好,身体有没有好一点,即便只是聊聊我都可以感受到他们愿意深入了解我关心我的健康与近况。很感谢朋友的陪伴与关心,让我面对这样分裂又困惑的世界,不致绝望。

肥胖和丰腴的界线,什么是美?

我的工作是人体模特儿,也会接人像摄影、录像模特儿的工作。我入行前便听过画室大部分喜欢丰腴的模特儿的传闻。实际工作之后发现画室相较主流社会,较能接纳各种身形极瘦、极美、年老⋯⋯这些在社会上常是不合格的身体也会被接纳。我也遇到很多老师说我身体的线条很美、很优雅,他们拿 Venus of Urbino 和大宫女与我相比,认为我很符合这样的古典美。我那时候心里在偷笑,要是被那些很爱管我身体健不健康的网路路人们看到,他们一定会觉得老师不分男女都心理有问题。

这也凸显的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是美?美具有普遍性与绝对的真假值吗? 我究竟是丰腴呢又或是胖?身体真的有一条这么明显的界线,超过就是丑就是不健康,“不应该”出现在大众的眼前吗?

很多人常以明星、超模的标准说这叫身材好,我在人像摄影的作品中也常见明星身材的模特儿,我自己知道我要接商业摄影的案子不太可能的。除了我的历练不够之外,我的身材几乎是不可能迎合主流市场的。大部分的阅听人,习惯的还是那种身材纤细又有曲线的超模,即便以主流公共卫生的 BMI 标准来看是过瘦的。我也想提醒各位,拿超模的身材来当作身材好的标准来“苛刻他人”,离一般人都太遥远。明星与超模每天都要花大把的精力与金钱与毅力维持那样的身材与体态,瘦、紧致、皮肤状态好、又要有曲线。相信各位也对明星为了拍片不惜节食用地狱菜单一两个星期至一个月“快速瘦身”的新闻不陌生,这对没有医疗健康的团队真的都很遥远也很危险。

这也凸显了一个问题;在我们只看得到表面的状态下,不健康的界线是否真的那么绝对?我们可以针对明星与模特儿大骂、羞辱他们不健康吗?也许网友会说:“至少他们长得好看不碍眼”!嘿,那你至少可以收起你的健康大旗了吗?你若这时候承认就只是想羞辱我,我会稍微佩服你一点。(推荐阅读:瘦身是政治问题:女人的身体,何必由男人的审美决定

我这么说不是要同意主流医学将 BMI 直接与健康标准连结的公卫政策,也不是要说一位明星、超模被骂过瘦、被羞辱是应该的,我认为针对特定的个人过瘦,羞辱他很恶心、过度的干涉他要不要增重都是非常荒谬的行为。我认为将胖瘦外表直接地与不健康连结,来作为羞辱人、干涉人身体的理由是多么荒谬的事情。没有一个人应该承受他人对自己身体的羞辱与过度的干涉。

我想要回归我最初站出来的理由:对抗他人针对不同体态、身形的批评、羞辱与干涉,把球丢回这些人。

希望,我们都能成为让别人不孤单的力量。如果你愿意拍下你认为自己不合主流审美、健康标准的身体部位,并换个角度凝视自己,也欢迎使用我们的

hashtag:

#我们就是你们的妖魔鬼怪
#肥胖纹FuckingHOT
#FreakingHOT
#女怪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