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演《我的妈妈是ENY》音乐剧!专访黄韵玲,她说我们要时常提醒自己善待心中的孩子,他会提醒我们,看见自己最初的样子,让我们重拾希望。

出过二十几张专辑的黄韵玲,身分多元,歌手、词曲作家、音乐制作人、主持人、舞台剧演员、公司经营者,也担任今年金曲奖的评审团主席与世大运闭幕式的音乐总监,在华语流行乐界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她今年唯一一部音乐剧的创作《我的妈妈是 ENY》,写出了女性的坚强与孤单,写出了爱与流浪的乐音。跟她聊聊音乐、聊聊孩子、聊聊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小玲老师在录音室指导演员陶爸/AM 创意提供)

这次担任《我的妈妈是 ENY》的编剧,非常荣幸写的歌词有机会被小玲老师谱成曲,一起来讲述故事中角色的心情。第一次听到小玲老师的 Demo,很惊讶,她每一首的 Demo 都是自己唱!不只歌声中充满感情、还要扮演各种的角色。一般的音乐剧作曲、编曲不会是歌手,很多的歌曲还是要经过歌唱诠释指导,比较能够拉近词曲作者跟导演的想像。

我好奇小玲老师制作了这么多的流行音乐,但音乐剧的作曲却相对的稀少珍贵,于是便请教小玲老师其中的奥秘与不同。其实除了流行歌之外,小玲老师之前就做过很多电视、电影的配乐,所以要配合剧情、融入剧情跟推动剧情,对她来说这样的形式很熟悉。做音乐剧音乐也一样,她希望自己的音乐是能够像水跟空气一样,像打点滴的方式慢慢地滴入人的心中。不希望观众在融入剧情之余,还要花力气去解读音乐的涵义,去试着听出来字在唱什么,可以自然而然帮助观众去进入戏中角色的情感。而这样的能力,其实是从戏剧演出培养而来的。(推荐阅读:“做音乐不要做涟漪,要做石头” 一辈子的音乐人钟成虎

她因纸风车的团长李美国接触戏剧,那时绿光剧团说要做《人间条件1》,由吴念真先生编剧导演,小玲老师就向李美国自我推荐,想要参与这部制作。但是没想到她到剧组的第一天,却被安排要跟其他演员一起读剧,而且还是台语,她被搞得莫名其妙,偷偷问李美国我不是来做音乐设计的吗?但是却又顺理成章地念了下去。回家之后,她好强的性格使然,请教了他的妈妈跟阿嬷,台语怎么念,隔天就让吴念真导演吓一跳。


《人间条件》剧照/由绿光剧团提供

黄韵玲在排练的时候,隐隐觉得剧中“江府林太夫人”这几个字让她觉得很有熟悉感,想了半天才发现,她自己的妈妈姓江,外婆姓林,所以江府林太夫人根本就是她自己外婆墓碑上题的字。她觉得自己会来演这个角色,就像俗话说的“戏会找人”,可能冥冥之中是外婆的指引。但是要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青涩少女一个是强悍阿婆,对专业演员来说都是件极大的挑战,对从未受过表演训练的黄韵玲来说,又是如何胜任两个角色?

小玲老师说:“我就把这两个角色当成二重唱,你唱完换我唱,我唱完换你唱,两个人有不同的声线跟节奏,我就靠这样来分别角色的质感。”小玲老师是如此軮巧妙的将音乐的理解运用在喜剧上,演完戏之后,她又将在戏剧中学习到的肢体表达、性格塑造、情绪掌握,运用在音乐制作上。小玲老师会教歌手在唱歌时,要能将歌词中的“潜台词”唱出来,就像在作角色功课一样,同样的歌词却有不一样的诠释,若作不到,不如就去唱 KTV。

所以当小玲老师为音乐剧的歌词谱曲时,她就会将自己带进每一个角色的心情里,几乎是把所有角色都演过一遍,并且设身处地的想像演员在一边唱一边跳舞的时候,句子要断在那里会比较好换气。(推荐阅读:抑制不住押韵冲动的浪漫女子,专访音乐剧编创张芯慈:“就是去做吧!”

《我的妈妈是 ENY》中,主题曲就叫【我的妈咪是 ENY】,讲的是孩子希望妈妈陪伴的心情,孩子的歌声唱来无邪又嘹亮,却有着击中人心的力量。我常以为,孩子是尚未被破坏的大人,虽然偶尔不懂事,虽然很多能力尚未具备,但他们有一双清澄无畏的眼睛,总能看见我们早已僵化的思维所看不见的世界。而我感觉,小玲老师的眼神里,也有着一样的清澄无畏,永远能看见这世界还没发生的好事。


小玲老师亲自指导孩童演员练唱/AM 创意提供

小时候的黄韵玲,早早就意识到她可能不能跟其他小孩一样,好好地坐在课堂上上课。她的脑中总是出现很多的画面很多的音乐,她说国小二年级的时候,她妈妈带她看了一部刘家昌导演、林青霞主演的爱情文艺片《云飘飘》,她好惊讶为什么这出戏的情节跟音乐竟然可以融合得这么好?听到这段音乐就想哭,听到那段就感到很开心,一直跟妈妈说还想再听一遍。后来,她就常在晚上趁爸妈睡着之后,爬起来偷偷写剧本跟边电影配乐,做到半夜两三点,然后到学校去分配角色给同学,你演男主角、妳演女主角,再找一位歌声比较好的同学演唱主题曲,最后趁着中午休息时间大家在午休的时候,拉同学到外面排练。后来虽然被同学举报,被老师处罚,于是她稍稍改变策略,邀同学周末到家中,指定谁要当歌手,谁当评审,还要计分。于是多年后她在歌唱比赛中坐上歌手导师的位置的时候,她好想笑,小时候那扮家家酒的梦想,竟然变成真的!!

小时候一直沉迷在音乐世界里的黄韵玲,后来去考台北市基督教儿童合唱团,。她在国小到高中的这段期间,跟随合唱团学习了各国的诗歌、圣歌,艺术歌曲,也曾赴欧洲巡回演出。家里也有从舅舅家搬来的,堆积如山的黑胶唱片,让她很年轻时就在披头四、卡本特兄妹还有 ABBA 的歌声中长大。她回想那段时间,庞大音乐素材“IN PUT”了她的童年,也奠定了她之后音乐创作丰沛的能量跟没有领域的界线。(推荐阅读:“做音乐不要做涟漪,要做石头” 一辈子的音乐人钟成虎


小时候的小玲老师与家人/黄韵玲提供

出道很早的黄韵玲,得奖无数,看似优异风光,却也经历过公司倒闭、负债、婚变等人生的难关。她说在“友善的狗”倒闭又与前夫离异的那段时间,她身心其实有一些伤口,来不及被抚慰跟疗伤,就被迫必须接很多的节目赚钱还债。所以那段时间,她除了平常的唱片制作外,又要演出舞台剧《人间条件1》,主持【娱乐新闻】跟【音乐魔力客】。虽然那段时间,人生的低谷让她被迫成长,也开发了自己很多意想不到的潜能,但心中就有一部分的自己是疲倦不堪而脆弱的。在一直坚强的苦撑多年后,身心终于开始反扑,她为了希望恢复身心的平衡,开始接触静坐、气功、能量瑜珈跟李凤山老师的平甩功。后来有位预言家说她感觉到黄韵玲的生命中一直有一个力量陪伴着她,是个前世很早就离开人间,还来不及长大的孩子,就是因为这样,所以黄韵玲会一直充满着活力去尝试很多事情,并且一直保有一颗童心,也是是因为小时候那个充满力量的她,一直在保护着这个看似长大但内心其实很脆弱的自己。

后来她在许瑞云老师的书中读到“没有人可以把不属于你的的东西给你。”她才慢慢地学着跟小时候的自己道歉,或许当年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那个前世的小孩已经代替她死过一次。年过半百后,她才补起心中那巨大的裂痕,感谢孩提时代的她,并宣告长大后的自己将成为那个能保护自己的人,她才渐渐与童年告别。


小时候的小玲老师与妈妈/黄韵玲提供

在《我的妈妈是 ENY》一戏中,讲述了很多关于孤单的片段,不管是到异乡打拼的印尼看护、嫁到台湾的越南新娘,还是工作奔波的职业妇女,甚至还在念小学的孩子,都有他心里的一份孤单。这跟是不是身处异乡、是否身边有家人或婚姻关系无关,那就是一种状态,在不被理解、不被看到、无法与人充分交流的时刻,自然而然产生的。

小玲老师觉得,人本来就是孤单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像电脑里有很多配备一样,孤单就是人生中内建的一项配备,必须学着去跟它相处,也是她一直喜欢音乐,也希望儿子可以学习音乐的原因。身边的人可能会来来去去,除了自己,所以更要善待自己,不为难自己,停止责怪自己,看着镜子为自己加油!(推荐阅读:【人类图气象报告】不要攻击自己,不要轻视自己


照片由 AM 创意提供

经历了生命的四季,现在的她深深的感受到,所有的此刻都是不会再重来的,不管是荣耀或屈辱、悲伤或欢愉,过了就是过了,再多的钱、再大的诚意都买不回一分一秒。现在对她来说最珍贵的事情,就是“当下”,不管是工作、朋友或是跟家人相处,认真地投入在此刻,眼前的人事物便是最珍贵的。

跟小玲老师的访谈后,心中留下一颗闪闪发亮的宝物,便是“要懂得善待自己心中的孩子”,因为他/她会提醒着我们,去看见自己最原本的样子,那是低潮时心中力量的来源,是最初的希望,也是最后的陪伴。


《我的妈妈是 ENY》 剧照/AM 创意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