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春夏时装周,囊括高龄、跨性、大尺码模特儿走上伸展台,向世界展示身体与美的各种样态!

这季的 2018 春夏时装周,无论是非白人种、高龄、大尺码或跨性别模特儿的比例与数量,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时尚圈正用各种行动向我们传递一项讯息:社会上任何一个人的样子,都能够成为“美”的体现及诠释。

提到时尚模特儿,第一个闪过你脑海中的样子是什么?是皮肤白皙的妙龄女子?还是身材纤细的骨感女孩?在过去,伸展台上绝大部分的模特儿形象,往往脱离不了白、瘦、美等特点;十位超模中只能有一位黑人模特儿,是从前时尚圈的浅规则,而身形圆润丰腴的棉花糖女孩,更被排除在主流市场之外。

然而,这样的现象,在过去十余年间,有了显着的变化;随着女性主义精神的持续发酵、审美观念的改变,以及健康概念日益被重视,诸多因素都致使时尚圈朝着多样性文化的方向迈进。现在,秀场上对于“美”的体现更为多元,每个人都得以在时装秀上,寻得更加贴近自己样子的踪影,黝黑的、丰满的、强壮的、大龄的;时尚不再只是由一群骨瘦如材的年轻模特儿,展示着你我可能永远都无法穿上的 0 号时装。(推荐阅读:大尺码模特儿与黑人女模证明:纽约时装周,你不该只关注美丽与时尚

如此的正向发展,充分展现在甫落幕的 2018 春夏时装周上;根据时尚网站 The Fashion Spot 的调查报告,在这季,无论是非白人种、高龄、大尺码或跨性别模特儿的比例与数量,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

早在今年六月的 Kenzo 2018 春夏男女合并大秀上,就可预知这股模特儿多样化的强劲趋势;这场秀没有任何一位欧美籍白人,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亚洲面孔。


Kenzo 2018 春夏男女合并大秀。

在这场秀上,全场共83个Look均是由亚洲模特包办;这样的安排对一个由日本设计师所创立的品牌来说,看似相对合理,但对于仍存在着各类种族肤色歧视问题的模特圈而言,实属难能之举。它摆脱了陈腐的形式思维及传统的西方审美,让伸展台有了不同以往的、关于美的诠释可能。

很难想像,在这思想自由、讲求平权的时代,时尚圈对于有色人种的歧视,仍不在少数;而这也说明了为什么 Louis Vuitton 这季首次以黑人模特儿 Janaye Furman 作为秀的开场,会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导的大事件。


Janaye Furman 作为品牌 Louis Vuitton 历史上首个黑人开秀模特。

本季是 Louis Vuitton 品牌创立 163 年以来,第一次选择以黑人模特儿领场的时装秀,另外,这也是这位非裔新人模特儿 Janaye Furman 的首次开场秀,因此,对于两方来说,绝对都是相当具历史性的重要时刻;“我很高兴有更多非白人女孩能走上伸展台。”Furman 在她的 Instagram 写道。(推荐阅读:打破沉默!模特儿的真实自白:“人们只看见缺陷,视而不见我的美”

据统计,这季登上四大时装周的非白人模特儿比例占全部的 30.2%,较上季(2017 秋冬)的 27.9% 多出了 2.3%,创下多年来的新高。

虽听似成长缓慢,但比起 2015 春夏的 17%,仍有着明显的进步;而在四大城市中,又以纽约的非白人比例最高,达到了 36.9% 的占比,并且,于每场秀上都至少有 2 位的非白人模特儿。

紧接在纽约之后的伦敦,以 31% 的成绩刷新了自己的纪录,且同样可以看到 2 位以上的非白人模特儿出现在每一场秀。至于米兰及巴黎,则分别有 24.7% 及 27% 的非白人占比,尽管两者都没超过 3 成,但它们自 2015 春夏以来的平稳成长,依旧相当鼓舞人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季走了最多场秀的模特儿 Charlee Fraser(以共计 50 场秀与模特儿 McKenna Hellam 并列第一)也并非白人。


来自澳洲的 Charlee Fraser 为本季走秀次数最多的模特儿。

拥有澳洲原住民血统的 Charlee Fraser,最初主要活跃于雪梨时装周;让纽约时装周注意到她的关键,来自 2016 年,她为 Alexander Wang 的秋冬秀剪了一颗齐眉的短鲍伯头,自此之后,她便成了秀场常客,这季更一举获得最多的走秀邀约。

“特殊血统不会是衡量我成功的要素。”Fraser 说,“除了代表我的国籍、血统,我更希望当一个能搭起时尚产业与种族文化意识间桥梁的模特儿。”

另一方面,大尺码模特儿也是这季大家相当关注的焦点。越来越多品牌开始在原本的模特儿阵容中,加入身形较丰腴的大尺码女孩,来阐扬美丽的全面与多元性。

于是,这季一共有 93 位大尺码模特儿登上伸展台,是上季 30 位的三倍之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 93 位模特儿仅仅占了总数的 1.13%,显示大尺码模特儿的雇用比率仍有相当大的成长空间。另外,纽约仍旧是这些模特儿出镜的主要城市,有高达 90 位大尺码模特儿在此登场,包含了为数居前的品牌 Christian Siriano(10 位)和 Chromat (11 位)。

而品牌 Anna Sui 也雇用了有史以来第一位大尺码模特儿 Natalie Nootenboom。


Natalie Nootenboom是品牌Anna Sui的首位大尺码模特儿。

然而,Natalie Nootenboom 却因较为圆润的体型,在走秀当日抵达后台时,被误认为工作人员;甚至,她需要一再重申自己是品牌的首位大尺码模特儿,对方才主动检阅名单;“一开始确实有点儿不舒服。”这位年仅 16 岁的女孩说,“不过我能理解,凡事的第一次往往不轻松。”(推荐阅读:
“我是模特儿,我不节食”波兰超模的气势宣言

将焦点转向欧洲,这季,仅出现了 3 位大尺码模特儿;分别是伦敦 Teatum Jones 秀上的 Ali Tate,以及巴黎 Alexander McQueen 秀上的新人模特儿-Eline Lykke 和 Betsy Teske。

为彰显此次“sisterhood and celebrating femininity”的主轴,Alexander McQueen 特别于这季加入了两位大尺码模特儿;但严格来讲,以“inbetweenie”来形容她们会更为恰当,因为她们的身形介于纤细和丰腴之间,而这亦使伸展台的多样性发展更进了一步。


Alexander McQueen 这季其中一位大尺码模特儿 Eline Lykke。

时尚圈以拥抱各种身形女孩的行动,来传递“不一定瘦才是美”的信息,然而,近期一场由美国运动杂志 Sports Illustrated Swimsuit 所举办的泳衣时装秀,却引出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有健康专家指出,这场泳装秀雇用了加大码模特儿的做法,是一种赞扬肥胖的表现;既然过胖会危害健康,那么,这样的秀无疑是在向大众宣扬一个对身体有害的行为。

但也并非每个人都这么想;有另一派的赞同者认为,模特儿代表的应是社会中的每个人,而在这场时装秀举行的澳洲,过胖人口占了全体的一半以上,因此,各种身形的女孩都有资格站上伸展台。


Sports Illustrated Swimsuit 泳衣时装秀上的模特儿。

不只过胖,过瘦问题同样争议不断。在本季时装周开跑前,法国两大奢侈品集团 LVMH 和 Kering 所发出的不再任用 0 码模特儿的声明,在一片掌声之外亦出现了相反的意见。

LVMH 和 Kering 表示,今后其所任用的女性模特儿,尺码必须在 2 号以上,并且需要有医生证明没有过瘦,以此期望能遏止时尚圈不健康的病态美风气。这样的新规定看似值得嘉许,但是,美国演员 Jaime King 对此却表示,不雇用 0 码模特儿,根本与不让大尺码女性走伸展台一样,不值得被鼓励。(推荐阅读:非典型模特儿,正在重新定义伸展台的美丽可能

“我天生就非常瘦,增胖对我来说就是非常困难!”Jaime King 说;就跟那些因肥胖而受到歧视的女孩们一样,当有人在她的 Instagram 上留言,叫她多吃点东西时,Jaime 亦感到被羞辱。

的确,当品牌忽略了造成过胖或过瘦背后的原因,仅以事情的表象来权衡并订定规则,将会在无形之中扼杀了许多人的机会,让美意反成恶意。

此外,近年讨论度极高的性别概念议题也延烧至伸展台,这季,有高达 49 位的跨性别及非二元性别模特儿,其中,最受瞩目的就属 Teddy Quinlivan。


跨性别模特儿 Teddy Quinlivan。

当红模特儿 Teddy Quinlivan 在今年 9 月接受 CNN Style 的访问时,公开了自己的跨性别身分,希望以自身的经验,向大众传递出正向讯息;“我不仅是一位跨性别者,同时也在我所擅长的领域相当成功!”Quinlivan 说。另外,她也在个人的 Instagram 向跟她一样的跨性别者们喊话:“我爱所有的跨性别夥伴们!我将尽我所能地设法替社会现状做出一些改变。”

除了 Quinlivan,近年越来越多非传统性别者,也有了走上身伸展台的机会,包括 Versus Versace 秀上的 Hunter Schafer,和 Anrealage 秀上的 Jude Karda;性别模糊不仅是近年的时装流行趋势,更是极需被社会尊重的重要现象。

最后,大龄模特儿的出镜比例,是此次唯一没有巨幅成长的项目。

不过,它依然在稳定的进步中,而当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秀,绝对要属 Versace 秀上五位传奇超模的动人演出。另外,多位熟龄模特儿如 Coco Mitchell 、Charlotte Flossault 和 Jo-Ani Johnson,也替此次时装周注入了专属于熟龄的优雅力量,同时告诉大众,时光不只给了女人皱纹和年纪,它更赠与了她们以岁月淬炼而生的独特风韵与人生智慧。


模特儿 Jo-Ani Johnson。

不管是模特儿的种族多元也好,性别包容也罢,种种的进步均揭示着时尚圈的多样化未来;究竟什么是美、什么是时尚,答案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因为,就像这句听似老掉牙、却无比正确的话所说,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