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台北城女巫传说,细看《北投女巫》,不害怕自己与众不同,正因你的独特,所以你生来魔力独具!

你知道北投的古地名其实是“女巫”的意思吗?源自原住民巴赛族语 Ki-pataw,因为当地独特地热谷地形,常年氤氲缭绕,白烟袅袅,就像是“女巫在施法”的样子,因此自古以来,人们传说北投是女巫之乡。

台湾本土漫画《北投女巫》从在地传说出发,描述八位隐身在现代都市中的女巫,各有不同法术,如:预知梦、控制恐惧、与动植物沟通、魅惑、制造悲剧、光与爱、和谐与秩序等,她们以现代女子的样貌演绎各自的生命,又要与专门猎杀女巫的秘密军团“白团”展开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生存之战。

我是喜爱文字小说胜过漫画的人,从未对什么漫画着迷,但近日意外发现这部作品,就被独特的故事、本土文化内涵、华丽绚烂的画风吸引,花了一个晚上把全部 40 话追完。这些横生在都市的女巫叙事,实则是一则现代寓言,描绘着你我生活的样貌。(推荐阅读:《女巫之槌》与猎巫:审判女巫,来自对女体“性”的畏惧


图片来源:《北投女巫》剧照

不害怕自己不一样,你生来魔力独特

这八位女巫生来就与众不同,就像一个个我们也生来独特,拥有自己的魔力,虽然不像所谓的法术,可仍造就了独一无二的我们。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当进入这座大城市,为了安稳地生存,我们不允许自己不一样,开始遵从单一的标准,当起人们口中的“正常人”,像女巫们收起法术,在大公司上班、在脸书打卡、在咖啡厅喝下午茶,修修剪剪藏起自己。

作者简士颉说他的女巫灵感来源,是来自大学时期 MV 大赛上,台上闪耀独特的同学们,他当时赞叹每个人的锋芒多么四射,却也隐约悲观地觉得,这大概是这些才华的终点了。“这些最年轻时的潜能也许出社会后就会消失,趋于平庸,潜能和特色被社会视为无用⋯⋯。”

所以他把她们画进漫画中,让这些最特别的灵魂,永远留在扉页,闪闪发亮。

你也感到自己的独特,被世界的同质化一天天削去吗?请珍视你身上最不一样的地方,那是你的魔法,你的灵魂,你之所以为你,总有一个不可取代的理由。(推荐阅读:【世界冒险周记】如果你与众不同,一定要保持现状


图片来源:《北投女巫》剧照

女巫狩猎,为宗教信仰还是权力巩固?

与中世纪有名的“女巫狩猎”一样,文本中也以此为故事主轴,描述利益团体白团的女巫猎杀行动。

以女性主义研究闻名的女人迷作者施舜翔,就曾在〈全球欲望城市中的阴性恶魔:当台湾女人遇上西方男人〉中写到,中世纪的猎巫行动,看似是源于宗教信仰的恐慌,实则是一种男性的权力巩固系统:

“猎巫热对女巫进行的种种身体搜查(寻找女性身体上“撒旦记号”的刺女巫者)与折磨(帕本海莫一家,只有母亲安娜必须忍受乳头被当众切除的残酷折磨),最后演变成一套规训女性身体最有效的监控系统。”

而这套系统之所以会稳固,是因为女人自身也参与其中:“猎巫热最后引发的是女人对自我的监控。女人看着一个个女巫被公开折磨致死,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女巫,急欲撇清与女巫之间的关系。”这些内化的规训,在女人彼此间严密地成功了!

就像漫画中也可以看见女巫互相猜忌、竞争、陷害,是不是像极了我们对百吻巴黎、谢金燕整形、泰勒斯噬男的猎巫,又或是对周子瑜、新垣结衣等清纯女性的拥戴,都是源自巩固男性权力的观点,你我在不知不觉间正深陷其中。(推荐阅读:太阳花女王的媒体猎巫启示录:拒绝偷拍捍卫性权益


图片来源:《北投女巫》剧照

利益团体猎杀竞逐,何处是生存空间

北投女巫的故事,看似虚幻,却是深切依据真实历史发展。猎巫的白团,是台湾战后协助中华民国政府的日军顾问团,以利益开发与传承为使命,是秘密的存在,不被官方文献公开。

他们参与北投缆车、丹凤山开发案,与政府官员勾结,以水土保持之名行土地开挖之实,以危害社会之名除去挡人财路者,怎么看都有着近日亚泥案、劳权案的影子,原来人民都是不容存在的女巫,被竞逐利益的白团猎杀着。

原本希望隐身,以和谐与秩序与之共生的女巫,在被赶尽杀绝后,终于明白:“放弃自由是换不来和平的,那只是我逃避的藉口。忍让也只会助长他们的剥削。”才逐渐找回自身的力量,勇敢与他们对抗,为自己的生存空间奋力一搏。

女巫是传说,也是真实;是她们,也是我们。在这虚实难分,利益至上的世界,她们疯狂、真实、任性、追逐,奋力活出本色,为自己起舞,为成为自己而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