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绮与友人在社群发起“我就是你们的妖魔鬼怪”解放胖女体活动,希望社会大众尊重每个人如何表态自己身体的权利:无论生来如此或是自我选择,你都该有完全的自由!

无论那是出于 you were born this way(你生来如此)或是 you choice(你选择),你拥有完全的自由。

我们就是你们的妖魔鬼怪──女怪现身。

由汪绮/猫不接棒。

很多人都在问我,为什么把头发剪得这么短?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已经在我的私人脸书上公布了这个讯息,我动了缩胃手术。

为什么我这么做?我坐在这个所谓“胖体偶像”的位子已经两年了。在这个对不合格身体不友善的世界里,我收到无数来信,无论是共鸣的也好,赞美的也好,求助的也好,欣赏的也好,因为我引起情欲的也好,他们带给我力量,也让我拥有想要带给他们力量的动力。虽然没有因为这份“工作”赚到什么钱,但我想,我还是有在做事的。早在我 20 岁时家母就与我提议过,但那时我能用这个胖的身体自在的表演和工作,且状况尚佳。近一年来却不然,我没有改变我的生活和饮食习惯,体重却不自然的飙升。我开始因为这上升速度感受到来自体力及健康上的部分警讯。而我无法承受当我病倒了,我的照顾者会是家人,这将是场可怕的互相折磨。(推荐阅读:【Handsome Lady】珍妮佛劳伦斯:我微胖我骄傲,活得率性就好!

然,这仍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真正让我害怕的是我开始逃避直面内心的恐惧,不管是可预见的现实问题或无形的心魔。

你问我究竟恐惧什么?其中“这样就可以了吧?”的心态,是让我最恐惧的。我非常珍惜现在能发出话语的权利,我渴望自己成为一张接住不合格身体的网,告诉他们,这样其实也可以。再者,我一直认为我是因为胖所以被他人喜欢。我之所以害怕变瘦是来自恐惧。对我的工作来说,被观众喜爱是命脉,如果我瘦下来观众对我变得没有兴趣,那么“汪绮/猫不”就等于是死了。这样的恐惧,事实上也和那些害怕变胖会不被异性喜欢的人们是一样的。(推荐阅读:“128 公斤,你这女的怎么吃的?”胖女孩的自白:让胖成为弱势的,不只有男人

对于生命甘于消极的安逸不是我的做法,我不甘于躲在偶像安全的面具盾牌之后,因为他人的攻击或崇拜置自己人生上的迷惑不顾,我不能屈服,不能止住脚步。

我没有失去我的主动性,我是为了我自己做的,当然也可以在我认为适合我的状态下停下。如同你不一定要是 LGBTIQA 族群才能支持他们,自然也不见得一定得要是胖子才能支持身体平权。事实上光是这样想也显得傲慢无知,因为身体而被歧视的可不只是胖子,还有 CC(sissy/娘娘腔)、身障者(他们因为自己的身体也有欲望遭遇耻笑,详情请洽手天使)、开始衰老的身体(跨龄恋、老年的“被”去性欲化),甚至是天生过瘦的身体(最极端的例子详见 Lizzie Velasquez,她不是厌食症,虽然一般天生过瘦的女孩不会像他那么严重,然而别人的消化系统到底关你屁事?)⋯⋯等。(推荐阅读:【世界日志】当我们年老后:青银共居体验人生,情欲同生活般必须

没有人可以对你应该成为怎样的人下指导棋。同样的,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评论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胖造成了我什么,和没有造成我什么。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有义务责任对别人的身体做出关心,那么你是否准备要为他人的“健康”负上“责任”了?再来,你真的有那么多的担心,请记住,健康不能只是一张标准的数据,而是身心合一。身为一个胖了二十五年的胖子,我可以很明确地说,一直以来,身体给我的困难远远不及来自他人对于我身体评论的痛苦,很多时候我身上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困难和痛苦,他们都只发生在被他人所诅咒的、想像的未来里。

而那些想像中的困难和痛苦,并没有来到。

做完手术已经四个月了,我找回了运动的习惯(是的我一直有在动好吗),也在训练下找到使用更多肌肉的方式,我的体力条拉回我 20 岁时,我的体检报告开始回到正常的指标,我也出现术后掉发,于是我干脆将染过的头发剪的清静。我有时会在突然站起的时候会突然晕眩,我开始容易冷,我减少独自外出,因为我无法在出外吃饭的时候把一盘普通份量的义大利面吃得干净,以至于厨师会亲自来向我确认餐点口味是否不满意。

这巨大的决定并非让我全然舒坦,我发现,我并非是取回身体的控制权,你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控制”你的身体,那只是媒体网路的谎言。我取回的是“我决定”的权利。于我而言,活着就是不断地前进,我要当河流,不当湖。因此,我的手术是一个充满个人意志的决定。我今天选择正式的公开这件事情,是为了告诉你们:没有人可以指责或试图修正你,无论那是出于 you were born this way(你生来如此)或是 you choice(你选择),你拥有完全的自由。(推荐阅读:肥胖纹超辣!胖女体解放摄影集:我们就是你的妖魔鬼怪

这一系列的照片我使用了保鲜膜和周巧其同学用热熔胶制成的皇冠去诠释我的身体和手术之间的关系,拍摄出来的效果精美绝伦。谢谢最美丽的化妆师蔡佩珊为我妆点上属于冬天女王气势的妆,以及为所有女怪拍摄的摄影师葛昌惠,也谢谢一路走来所有在幕前、幕后支持我的人。

虽然很俗套,身体平权的路上,有你们真好。

成为自己的主宰者,女怪们。

(汪绮/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