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空心二胡写世人给肥胖者的原罪,不只限于外表,人们看到肥胖者还会将胖跟各种负面状态联想!

讲肥胖歧视讲了也快两年,但是对于“肥胖歧视”,仍然还是有人不明白当我们谈肥胖歧视时,我们谈的是什么?

就很多对于肥胖歧视有所质疑的人,他们对于肥胖歧视往往处于一种有点否认,甚至到激烈排斥的地步,因为对他们而言,他们对肥胖者的歧视不是歧视,而是“看不起胖子”,所以当我们谈起肥胖歧视时,他们才会用这么激烈的态度对肥胖歧视的事实避而不谈。

有些人认为,肥胖歧视也仅仅只是觉得肥胖不健康,觉得胖子就应该要瘦下来,而并没有其他看法。那么以下的两则研究和统计结果,或许可以稍微解释,我们谈到肥胖歧视时,肥胖者在社会上遭遇到的困境。(推荐阅读:胖子身体不健康?消除肥胖歧视,就是追求健康

其实你并没有正确地瞭解你自己

根据《风传媒》转述《纽约时报》的报导指出:“‘胖’是致使孩子受欺负的最常见原因。研究人员调查了来自四个不同国家的上千名成年人后发现,最容易害得孩子被欺负的原因不是种族、宗教、身体残疾或者性倾向,而是体重。”

而着名的“内隐人格测验”的统计中,也明确指出“将近27%的人对瘦的人有中度的自动化偏好,而将近25%对瘦的人有强烈的自动化偏好。”报告也指出,对瘦的人有较好的自动化偏好的人,占了全部统计的70%,可以说是对于把“瘦”与“好”联结在一起的民众占了压倒性的多数。

另外关于作者在社群网站,以及在投书评论下所得到的回馈,大部份也都是表达对肥胖者的厌恶为居多。多数厌恶肥胖者的理由,其实跟肥胖者的健康没有关系,大部份只是单纯看到胖体就会产生排斥心理,在社群网站中,还有更多人明白的指出,他们“一看到胖子就觉得很讨厌”,由此可知,其实排斥肥胖者的人,有很多时候只是一看到肥胖者就会产生很强烈的排斥情绪,而未必跟健康有关系。

因此,当我们谈肥胖歧视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而歧视肥胖者的人,你们是否真正意义的瞭解过你自己呢?

肥胖者的原罪

还记得如花这位搞笑艺人吗?如果你不认识如花,至少也听过小甜甜吧?

如果你有看过她们的搞笑方式,你会发现这两种人的搞笑方式基本上离不开两个层面:

首先就是胖和丑(我知道小甜甜减肥成功,在此是提到她早期的表演艺术),其实找胖丑的人在节目上进行揶揄,在外貌取向的娱乐界几乎是正常现象,毕竟谁都不想当一个被取笑的角色,自然搞笑的工作就由胖女和丑女担当;再加上普罗大众对于胖女的观感不佳,导致说胖女必须要透过搞笑的方式才能博取一般大众的好感以及认同。(推荐阅读:不公平的肥胖歧视:连体重都控制不了,你还决定得了什么

这种现象我们也可以从平常生活中观察到。我们常说“胖的人很好相处”;“胖的人很幽默很能带动气氛”,然而胖的人真的天生就很幽默吗?胖的人真的天生就很乐观吗?如果胖的人无法逗一般人开心,甚至做出除了“搞笑”以外的事情,你觉得这个社群会怎么评价他?

在上一段我提到有社群网站的人认为“一看到胖子就觉得很讨厌”,然而最让人不服气的还不只是这一句,而是看起来理所当然实则很惊骇的下一句“如果一个胖人装模做样,他就更讨厌”。

然而他们所谓的装模做样是什么?如果一个胖子表现自己很知性、很博学,甚至是因为靠自己能力博取奖励,都会让这些对肥胖者不满的人更加不满。

于是当我们从绝大部份的肥胖者的开朗、阳光、幽默的态度中,似乎可以侧面看出一个事实:表面上我们会以为胖子都很幽默,但实际上是不是因为如果肥胖者不幽默就没有办法被社群认同?乍看之下我们会以为肥胖者很谦卑,但是不是其实是因为只要胖子稍微有自信一点就会受到很严重的敌视?

从《端传媒》对高欣宜“高调肥”的报导中我们可以略知这个社会如何定义肥胖者,而我们的社会,在口口声声“健康”的遮羞布之下,究竟将肥胖者定义成什么样的人群呢?


图片|来源

肥胖者的十字架

除了胖和丑这两个层面以外,我们可以从这两人的表演艺术中得知一个讯息,即是这两人必须要用一种看似“笨”、“愚蠢”、“肮脏”、“花痴”、“不计形象的丑化自己”以及“没有自知之明”的态度,去呈现大众文化下所谓的“表演艺术”。而这样的表演方式,体现的不只是大众文化下的“搞笑”如何低俗,而且也反映了这个社会对于肥胖者最残酷的态度:意即当人们看到肥胖者不只是觉得他们不好看,而且还会将胖跟各种负面联想连结在一起,认为胖子胖就算了,还笨、懒、脏、花痴、不照照镜子⋯⋯而没有任何——也不可能有任何“好”的意向连结跟胖扯上边。而肥胖者在社会上的位置,似乎除了扮小丑逗人开心以外,就这样被定型了。

你想想看,连大众文化都这么明目张胆的去歧视肥胖者,你觉得一般群众会怎么看待肥胖者这个群体?是不是觉得他很笨所以就不想跟他做朋友?更甚者可能还跟着社群去欺负他?如果这个胖子在社群中表现出有才能、智慧、以及靠自己能力获得奖励,原本讨厌他的社群会不会因此更不服气,进而更加倍的厌恶社群里的胖子?(推荐阅读:为什么要争取肥胖权?以为歧视不存在,比歧视可怕

电影《自由之心》中,有个白人因为出于种族歧视而瞧不起主角,进而嫉妒主角有解决问题的才能,差点把主角吊死。这样对于自己瞧不起的群众,因为有优异表现而产生的嫉妒心里不仅仅只是电影的艺术表现,而是根深蒂固的在对肥胖者厌恶的社会滋生,进而导致肥胖者没有勇气去争取自己的殊荣,而必须要用自我贬低以及隐藏自己的态度,换取瘦子社群“谦卑”的美谈。

于是我们提到肥胖者的优点是“幽默”以及“谦逊”、“好相处”的时候,我们必须要体认到一个现实:到底是胖子真的幽默、谦逊、好相处?还是因为基于整体社会对肥胖者的厌恶,我们才觉得胖子幽默、谦逊、好相处?假如一个胖子不是瘦子眼中那个幽默、谦逊、好相处的胖子,那么他会过什么样的人生?他会不会从“幽默、谦逊、好相处”的胖子,变成“又胖又笨又花痴”的胖子?它能够被社群接纳吗?他能逃过被霸凌的命运吗?

的确“幽默、谦逊、好相处”是个令人开心的优点,然而这个优点的背后,是对整个社会对胖子多少歧视所换来的结果?而胖子一辈子的让自己被丑化以及不被看见,就仅仅只是为了在瘦子社群里被认同是一个“幽默、谦逊、好相处”的人。你觉得这些优点放在胖子身上,真的算是优点吗?


图片|来源

你为什么会拒绝承认自己的歧视?

有些人说,我提出这个社会对于肥胖者的歧视,会造成胖和瘦之间的对立,并且有人提出“其实过瘦的人也有可能被霸凌”。然而对于这些回馈,我想说的是,我说这些话并不是要否认过瘦群体的苦难,并且肥胖者表达社会对肥胖的歧视,也并不会威胁到其他人的发言空间,只是这是一个很显而易见的事情,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注意,导致当我们谈及身体议题时,我们往往只是“提起”,最后还是消失在其它舆论中而丝毫没有改善。而对于身体意识的冷感,不止伤害到肥胖者,也伤害到一般体型和过瘦的群体,因为这个问题还不止关系到肥胖者的权利,也威胁到随时都会变胖的瘦子的权利,但是这么大一个危机却从来没有人意识到,还有不少人跟着附和。仔细看看,这不是很荒谬吗?

于是乎,朋友,不要担心自己的世界被颠覆,不要担心影响你的会是那些人们觉得“很不健康”的东西。身体意识倡议的不只是人人有胖的自由,更是让人们不需要因为恐惧身材走样,而时时保持瘦身压力的身体解放。当我们在谈到肥胖者权利的时候,我们不只是谈我可不可以肥胖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我们能不能维持让自己最舒服的方式,享受作为人应该有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