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画真实人性的勾心斗角,《血观音》卷动一场暗涌的斗争,戏里每个人都难逃命运,而现实中,我们是否拥有更清澈的眼,洞悉这世界?

血观音,观音染血,不忘慈眉善目。

是,最好出淤泥不染,最好看起来像个人,像开场那假腿,当然得要是青花瓷,干净地,不惹一点瑕疵,未到陌路,不知道谁有本事笑到最后。

《血观音》还给女人许多应有的镜头。这是一出看来由女人主导的戏,男人近乎陪衬,入不了戏。官夫人可不是尸位素餐,你以为泡茶看画闲聊啊,全是买卖,没有女人的圆滑交际,哪成得了暗潮汹涌的政治气候。

可从另一处看,这后果自负的,顶罪的,人头帐户的,也全是女人。男人不必在场,还等着升官发财。

《血观音》戏里,颜色皆是重的,鲜艳如彼岸花的大红大紫,有恶魔的温柔,开场那把琴弦刷下去,框内有框,观众妳不妨当寓言故事听。

爱是最好的控制,妳说我是不是你的名牌包

棠家卖的是古董,真正做的是买卖,各种买卖。

棠家不见男人,全由棠夫人作主。棠夫人喜欢帮女儿们订制衣服,好听是母女装,其实是长大后还穿制服,色调整齐划一,爱是最好的控制,你的衣装决定你如何被观看,得要得体,得要像个人,才能代表棠家。(推荐阅读:【花精读剧】《血观音》以爱为名的控制与占有,不是真正的爱

蓝色,看起来最是温和,最是不争。我印象很深那场戏,棠夫人说自己是底下人,管不了上头人的决定,她跪,看来无可奈何,蓝色是大海的颜色,你不知道那蓝,背后究竟还有什么,暗下毒手。

棠宁知道美貌好用,妈妈从小教她的,身体是武器,最好放软,婊又如何,把自己送出去,眯上眼睛,可以交换很多好东西。棠夫人把棠宁养成名牌,是为了漂漂亮亮地端她出去,关键时用,连战袍都备得妥妥当当的。

她曾经不要,棠夫人只好再养一个。或许棠宁是整出戏最清醒的人,还会为人命不值,还有愤怒,还会哭,还想过另一种到不了的未来。

棠真,最小的孩子,要演最好的孩子。她知道孩子最好扮傻,最好乖乖听话,最好假装不懂,她天真有邪,心有妒忌,大人还真的以为她什么都不懂?她看在眼里,一身工夫,利索地学了去,要演个大人喜欢的小孩那是最容易的。

棠真穿越山岭奔走,逃离真正的母亲,她不想变得跟母亲一样,她要做活下来的那个,还要活得比她更好。棠真没看见那团海上烟火其实是家训,她没听见棠宁最后只说“要活得像个人”。棠真大概以为,是棠宁不够聪明,才混不下去,却不知道,棠宁是累了太久,做母亲的名牌包,好看是好看,一点灵魂也没有。(推荐阅读:【日本文化观察】有毒母亲,亲职的情绪勒索

棠宁为什么执意要画画,执意要棠真陪她买颜料,她全身都可以是假的,只有画不能骗人。只有画里,会永久留下她的灵魂。

画里,棠家三代牵着手,棠夫人跟棠真心有所念,只有棠宁眼望前方,像是看穿自己的命运。

我是为你好,你们都是一样的,什么都是假的

血观音里多有饮宴,官商分赃,暗盘交易,表面还是要文文明明,客客气气的,钱私底下再转,人暗处里再杀。观音断手挡灾,这灾何来,未来你就知道了。

到最后什么也都是假的,什么都设计好的了。套中有套,友情是妒忌的,亲情是利用的,爱情是扣押的,只有欲望,亮晃晃地,全是真的。

据说,导演杨雅喆一直想拍台湾的政商勾结,想拍白手套,剧本早出来了,直到开拍前,才决定用女性视角说故事,显得故事丰厚,显得情节不无聊。

宣传电影时,那海报押上,最强妇黑学,女人也有心计,不只温婉纯良,不只装傻卖乖,而有时工于心计是迫于时局,最后还要如菩萨,出来乔事,出来挡灾。观音染血,砍的都是自己同类,棠夫人那句经典,“对不起,我插播”,妳这议员特助手法不干净,我早就看不下去。

杨雅喆为了拍片,开始读张爱玲,读女人自传,读母女的心理纠葛,明白那代代相承的,还有累进的压迫。“我是为你好”是句好听话,亚洲社会人人爱讲,于是林夫人对林翩翩讲,于是林翩翩对 Marco 讲,于是棠夫人对棠宁讲,于是棠宁对棠真讲,其实心底还有点期待,那会是真的。(推荐阅读:侠女的内力!专访张小虹:“女性主义的努力,是为了让女性主义死去”

“当妳听到恐怖的话语,只要去面对,就再也不用害怕;当妳面对恐怖的事情,只要鼓起勇气面对,就再也不需要担心。”棠夫人手握女儿的手,画了鲜红花朵,也是下指导棋,母女教养在剧里,是教你怎么排除万难,达到你的私欲与目的,不忘还要活下来。

对活下来,漂漂亮亮的活下来。

最后一幕,棠真看着棠夫人,低喃救救她,撕了放弃急救同意书,对,因为我不许你死得这么早,这么轻易。

“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眼前的刑责,而是无爱的未来。”

《血观音》

我说《血观音》真正好看,不是在那心计,却是在那彻头彻尾遗失,却又要假装的爱。这样的世族有权有势,再也无爱,真有这么值得追寻与复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