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娜温图到 Diana Vreeland,四位时尚女魔头:我引领全球风潮,何必讨你喜欢!

是电影或电视剧的形象太深入民心,还是现实中真的太多时装编辑目中无人?说起时装编辑,不少人心目中的刻板印象都是性格嚣张、难以相处的性格巨星,如以下四位便是业界着名的“恶女”人办。


其实在 Getty Images 图片库找张 Anna Wintour 不笑的照片,并没想像中容易。(Getty Images)

Anna Wintour

《Vogue》美国版主编 Anna Wintour 毫无悬念地入围,一来是以她为蓝本的电影和小说《穿 Prada 的恶魔》或多或少予人“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之感,二来她总是架着墨镜、不苟言笑的造型也有着拒人千里的气场。而且身处时尚界顶端的她有着分量十足的话语权,如“背叛”她过档别家杂志的摄影师 Patrick Demarchelier 被她封杀;旗下编辑也一度不准出席 Alaia 活动,因为设计师 Azzedine Alaia 与她交恶。

不过近年 Anna Wintour 似乎变得比较亲民,例如早前她现身《The Late Late Show with James Corder》电视节目,大玩游戏表现自己“玩得”一面。是我们本来就不认识她,是她想要改变公众形象,还是她真的友善起来,身处时尚界底层的我当然不得而知。(推荐阅读:时尚教主 Diana Vreeland:你不需要长得漂亮,只要活得狂野


Diana Vreeland 是传奇时尚编辑。(Getty Images)

Diana Vreeland

Diana Vreeland 原本的姓氏“Dalziel”有“我敢”的意思,而她本人也是一位硬朗果敢的女性。从《Harper’s Bazaar》到《Vogue》,她的作风鲜明大胆,早于 1950 年代已找来穿比坚尼的模特儿登上封面;在专栏以“Why Don't You?”为题,以辛辣文笔质问读者为何“不敢漂亮?不敢争取?不让你的孩子在宴会中穿得像公主?”女星 Ali MacGraw 曾于 1960 年代担任其助理,她指 Vreeland 习惯在上班经过其桌时,一声不响掷下大衣便离去,这场景亦翻拍于《穿 Prada 的恶魔》电影中。


1965年,Diana Vreeland 摄于《Vogue》办公室。(IG @dvdianavreeland)

Polly Mellen

Polly Mellen 是 Diana Vreeland 爱将,有次她为求效果好看而把一条广告客户的裙底面反转穿在模特儿背面,再用男装腰带系着,结果差点被《Harper’s Bazaar》解雇。她对助理的态度也跟 Vreeland 不遑多让:现时已成着名婚纱设计师的 Vera Wang 曾当过她助手,她在《Vogue》首天上班时悉心打扮——YSL 白裙、松糕鞋、红甲油,Mellen 却抛下一句:“We do a lot of work on our hands and knees here. Not in Saint Laurent white crepe de Chine.”Vera Wang 连忙回家换衫(也因此获 Mellen 赏识),她于纪录片《In Vogue: The Editor’s Eye》中以“残酷”来形容当年的打工生涯。


Jennifer Eymère 已经不是恶不恶的问题,而是家教和修养的问题。(Getty Images)

Jennifer Eymère

相对来说知名度不算很高的 Jennifer Eymère,是法国 Jalou 出版社老板娘 Marie-José Susskind-Jalou 的女儿,也是时装杂志《Jalouse》主编。她最为人所知和臭名远播的是一次 bitch slap 事件:在 Zac Posen 2013 年春夏时装骚上,Eymère 因她和母亲的座位安排而向公关 Lynn Tesoro 发难,并公然掌掴对方。受辱公关事后诉诸法庭要求赔偿,后来双方庭外和解收场。Eymère 还跟《WWD》表示掴人目的不是伤人,而是要在众人面前奚落对方。

恶形恶相并不代表心地差,平日亲切友善的也不代表心地好,皆因未到危急关头,你都不知平日笑眯眯的究竟是人是鬼。

虽说以上四位都是“恶女”,但当中不少都有着独当一面的真本事(最后一位不属同一层次),例如曾发掘过不少富潜质的时装设计师、摄影师及模特儿。Vreeland 更是时尚传媒业界先驱,金句之一是“你不是要满足人们的渴求,而是要启发他们未知的渴望。”在这市场和网民主导的今日听来更是掷地有声。(推荐阅读:牙缝模特儿 Lauren Hutton 带起时尚美学:我的缺陷特别美

更重要的是,恶形恶相并不代表心地差(出手打人却一定是越过底线),我总是记得邹凯光在《麻不甩》一书中的这番话:“帮你的是贵人,但害你的未必一定是小人;菩萨是导人向善,所以无论对方的样子是多狰狞,行为多卑劣,只要你会看,假以时日,不难发现对你最衰的人,最后是令你变得最多的人。”不管你面对的是多恶的恶人、几衰的衰人,能鞭策你进步的也许就是菩萨化身。相反,平日亲切友善的不代表心地好,皆因未到危急关头,你都不知平日笑眯眯的究竟是人是鬼;也有自以为是“好人”的人专做自以为正确的“好事”,结果却是害人不浅,不然何来慈母多败儿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