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空心二胡探讨仇视胖女孩与整体社会对女性歧视间的关联性,细看主观凝视下框架出的身体型态,当女人外形不符合社会期待时,是否不该被尊重?

之前有提到在台北同志游行结束过后,有一群以 Jing Lee 为首,提倡反肥胖羞辱的大 V 们聚集起来拍摄大尺码性感写真的事情,她们也有提到近期内会再次拍摄相关的性感写真,以挑战社会对于性感的定义。有些人认为“既然要反击肥胖羞辱难道不能好好讲吗?”会这么说的人,恐怕不明白胖女孩在社会上的困境。

你以为胖女的社会压力是什么?

每当在我讨论身体意识的问题的时候,无论男女,总是会有一群人跳出来说“为什么只关心胖女孩?那胖男呢?胖性少数呢?怎么都不讲?”不可否认胖男或胖性少数各自也有困难的地方,而且他们的困难也有他的独特之处,但是为什么我会一直强调胖女的困境,原因是因为胖女的社会困境其实是与整个大社会对女性的歧视绑在一起。(推荐阅读:当我们无法打造差异共存的社会,“胖女孩也很美”便成为矫情

我相信大多数女性一定有这样的经验,比方被男性很理所当然的品头论足,比方被比你胖两倍的男人嘲笑你腿粗,比方有一群男性聚集在一起大声讨论哪个小黄片女演员胸部很大,比方一群男的嘲笑一个男的说他对女人的审美很奇怪⋯⋯繁多不及备载。

假如你能够体会一般女性在日常生活中遭受身体凝视的经验,那么自然不难联想一个胖女在日常生活中会受到什么样的评价——走在路上被呼啸而过的机车男大骂“大块呆”,买衣服的时候女店员直接用不屑的眼神跟妳说“这里没有妳穿得下的衣服”;班上的男生看到妳就嘲讽“没有人要娶你”;在便利商店吃个东西还会有奇怪的女人笑你是“恐龙”;当妳穿着无袖或稍微短一点的裙裤时,会有人当面嘲笑你“不要脸”;当妳在班上办活动时,妳只能扮演小丑的角色;妳在团体的角色定位不能是意见领袖,而是只能扮演搞笑角色;找工作老板看妳的外形就觉得妳能力不行,甚至在其他社交场合会觉得妳是“笨蛋”的也不是没有。

说到这里,你觉得胖女的问题是什么呢?你是不是会觉得,当一个女人在外形上不符合社会期待时,她无论是在审美、能力还是在人格上就被整个人抹杀掉了?而且最大的问题不仅是一个女人的人格被抹杀,包含她的尊严以及免于恐惧的权利,是不是也因为不符合社会期待,所以就得不到做人应有的尊重?

如果你看不到胖女在社会上的困境,就来吵其它肥胖族群也有被歧视的问题,那么我只能说,抱歉,你其实根本不关心所有肥胖者的社会困境。

为什么身体意识是性别政治?

从上一段所举的例子来看,我们可以看出来胖女的社会身份,与整个社会是从谁的角度凝视胖女体有很大的关系。为什么当我们讨论肥胖者的身体意识时,我们首先要看到的是胖女的困境?原因是因为直到现在对于女性审美,甚至是对女性的想像仍然还是从男性的角度去臆测一个女人应该是长什么样子。就从最直观的流行文化来看,同样是演艺人员,为什么身材标准的女艺人可以优雅、可以知性、可以幽默,然而一个肥胖的女艺人却只可以幽默?在影视作品里,男性角色可以有很多样貌,但是女性永远都只有一个笼统的样貌而不见其他可能?(推荐阅读:别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体重定义一个人

说这句话可能又会引起各种男男女女的愤怒,因为他们可能已经觉得性别已经很平等,然而我们观察我们生活周遭乃至流行文化,其实不难发现我们的社会基本上就是活在一个男性凝视的文化里:我们觉得男人应该要高壮,女人应该要瘦小;我们觉得男人应该要有担当,女人应该要温柔⋯⋯而这些特质从来不是女人去定义男女应该是什么样子,而是男人要求男女应该是什么样子,不然就要剥夺这些人做人最基本的权利。

如果你不服气,请你想想时装界的大师都是哪个性别居多?如果你很生气,请你想想我们的影视文化以及整体社会氛围到底容许哪种性别的人对别人品头论足?如果你想反驳,请你想想在我们的语言文化中辱骂各种性别的词汇,就竟是哪个性别占大多数?如果你不同意,请你想想挑剔身材的词汇,究竟多是形容哪个性别为主?当然,如果你还是觉得这一切说服不了人,请你想想在日常生活中到底是谁带头嘲笑唾弃甚至霸凌不符合性别框架的男女?

还记得我开头提到的大 V“Jing Lee”吗?如果看到这里依然还是有男女否认男性凝视主导男男女女的形象,那么我只能说:“抱歉!带头唾骂 Jing Lee 很恶心的多是男人,而不是女人!


图片|来源

这不止是自信与否的问题

尽管男性甚至女性一再地否认有这些现象,并且不断的强调性别已经足够平等,但是不可否认,这些对于性别的刻板印象的确仍然笼罩整个社会,而我们从小到大的确都是围绕着男性的想法转圈圈。

所以当我们在讨论胖女的社会问题时,我们谈得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审美,或者是“我可以很有自信”的问题,而是在于“我如何定义我自己”——我的存在是由我自己定义,还是被社会定义?如果是被社会定义,那么社会凭什么定义我?我的存在是什么?我的存在为什么要被社会解释?但反过来说,如果我的存在是由我自己定义,那整个社会凭什么因为我的特征而差别对待我?(推荐阅读:

如果我们要用一个非常绝对的用词来解释自己的人生被定义的现象,我们可以说,当我们限制胖女只能做什么而不能做什么,以及剥夺胖女最基本的尊重和免于恐惧的权利,本身就是一种很反人类的举动。原因是因为当你可以因为一个人塞不进性别框架就不想尊重他,那么即使你有再多理由,这些都是对胖女的暴力。

于是为什么许多提倡身体意识的大 V 会一而再地透过性感来表达胖女作为“人”的主体性,无非是因为以男性凝视的文化中,最先排斥的就是胖女的裸露以及情欲地展现,毕竟胖女公开展现情欲会影响他们的情欲流动——也就是男人口中所谓的“恶心”、“我不行”的感受。

但是如果胖女本身具有一个“人”的主体性,当我们看到男性的情欲因为胖女体的出现而无法流露时,我们要问的是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要因为你的情欲不能流动就剥夺我作为人的资格”?“为什么我要因为你不能勃起就要剥夺我作为人应有的权利”?这些提倡身体意识的大 V 拍性感写真,拍得不只是“胖女人也可以很性感”;“胖女人也可以有自信”,而是一个最直接也是最核心的问题:“为什么我要被你定义?你是什么东西?

当胖妹拍性感写真时,她们拍的是什么?

如果我们能够从胖女的经历以及社会角色中意识女性的身体在社会上的意义,那么我们就可以了解这些提倡身体意识的大 V 的真正诉求是什么。尽管有些人会觉得胖妹拍摄性感写真会让人觉得“哗众取宠”,但是一张写真的意义就足够表达我们的社会缺乏的是什么。

这让我想到我在几年前还有在做漫画创作时,我观察亚洲和西方绘画网站的现象。如果你本身有浏览绘画网站的习惯,其实不难发现,西方的绘画作品,尽管整体水平参差不齐,但是在画风上相对亚洲还是多元许多;然而亚洲网站的绘画作品,尽管平均水平都在优秀之上,但是绘画表现上仍然不如西方多元。

而审美多元性的缺乏也正好是亚洲社会一直缺失的部分,而单一审美观所造成的影响,不仅仅只限于审美,包含对人的态度以及对人的印象都会有显着的影响。

因此当胖女人拍摄性感写真时,她们要表达的是什么?其实未必就是一个“美丽”、“自信”的问题,而是胖女人需要的是“同理”,需要的是“尊重”。然而遗憾的是,多数人在理解这些性感写真时往往意识不到胖女在尊严层面上的需求,而是支持方和反对方在“好美”和“不好看”之间做激辩,那么胖女人的同理呢?胖女人的尊重呢?似乎在女人被当做一个审美客体时,只能无力的看着自己如何被审美,而作为“人”的本质就不见了。

于是当我们在讨论胖女这个群体时,我们讨论的不是只有“胖女”的问题,而是在地球上的所有女性如何被定义的问题。如果作为女性,妳看不见胖女在性别意义上的特殊之处,那么在这个任由社会定义妳的世界,妳当然觉得性别已经很平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