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当庆幸一辈子不会只爱一个人,人的一生,无论渴望做出什么决定、结束一段关系,都要忠于自己。

你相信世界上有魔法吗?

相信有人能跳上你看不见的列车,驶向你抵达不了的月台?相信当你头上无故聚集一朵乌云,某个人也能同步感受到闪电的征兆?相信愿望能交换礼物,歌声能召唤同伴?你相信,每一种令你心动的错过,都是命中注定?

人生啊,能够因为迷信而不怕迷路,因为迷途而乐于忘返吗?或者,有一种令人感到冤枉的长大,是经过长久的寻觅,承认魔法并不存在。

“啊,原来如此。”钟声敲响十二下后,南瓜就是南瓜,麻瓜还是麻瓜。

不是每双被弄丢的玻璃鞋都有人在乎,不被心疼的眼泪,不可能变成珍珠。

当送不了信的猫头鹰被人类弃养;不懂咒语的黑猫,只能躲在街头流浪⋯⋯你又是从哪一天起逐渐习惯,每段关系终究要产生破绽?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每颗活过的细胞都会腐烂。(推荐阅读:【关系日记】蓝色情人节,爱情是世界上最能毁掉一个人的东西

时空无法倒转,死去的无法复生;人也不会一辈子,只爱一个人。


图片|来源

意识至此时,你是否曾感到绝望呢?

你会从此成为剧作《凡尼亚舅舅》(Uncle Vanya)里,那位虔诚领受命运之难的女孩(Sonya)吗?为了在双脚踏进坟墓那天获得真正的安息,尽其一生,抑郁而辛勤地活着。或者,毅然选择某条殉道之路,换来内在自我的全然存活。一如电影《时时刻刻》(The Hours)里,即便拥有完美的丈夫与深爱的孩子,仍然独自前往异地,吞下无数颗安眠药的母亲(Laura)。

在没有魔法的世界里,人们听从爱欲、孤独、愤恨与懦弱的蛊惑,直到某一天,突然为了从来不懂的电影泪流满面,才明白人的一生,无论渴望做出什么决定,都只能忠于自己。(推荐阅读:一首歌一种爱情记忆:世界不管怎样荒凉,爱过他就不怕孤单

忠于自己,信任任何一段关系的中止,仅是源自彼此的心没有答应。那看似遮住太阳的黑洞,并非世界对你的拒绝,也不该是分明可以紧握住某个人,最后却不得不松手的自责。

我们在每个选择的路口,都做出了背离对方的决定——尽管当时我们浑然不知。

然后,在反覆的希望与失落中,你逐渐完整属于自己的体系。隐蔽在你怀中的微小星球群,历经被侵袭、毁灭与秩序重建的过程,生成自己的语言,找到自转的动力。

你知道你爱过的他人都是自己;知道受伤过的自己,也都是他人。那时,或许你会愿意去相信,值得你倾心追逐的,不是魔法本身,而是那些媲美魔法现身的时刻。你可以随心所欲地飞行或降落,把漫天的石头变成糖果,庆幸人不会一辈子,只爱一个人——这岂不也是奇迹一般的祝福?

人的心很大,比所知散乱,又比想像中浩瀚,同时装进两个宇宙,或者更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那并不表示,你不再期待着某种有违自然的纯情:

“没有真理的爱不是爱,没有爱的真理不是真理。
没有贞洁,就没有 human sexuality。
没有放弃个人自由的勇气,就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

当你能理解爱的深广性——那样的时刻,时间会暂停——若我们恰巧相遇,是偶然与偶然的交集,像一颗独立的雨滴,和另一颗雨滴之间形成的连续。

没有人能保证,下一秒我们是否又会匆匆走散在人海里。但下次当你遇见那样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也许你会将之视为某个人正想念你的暗号。世界像一座缓慢的摩天轮掠过天际,坐在里头的你毫无警觉,但不再害怕,被一艘没有名字的飞船,带往任何一个可能的目的地。

在没有魔法的世界里,现在我爱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