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Madeleine C. 写纽约都会爱情,青春太短,时间太赶,我们在找的是能在爱情路上一起奔跑的人!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
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出社会第一年体力很好,下班后不是被学姊 Lisa 拉着穿梭金融圈的 Happy Hour,不然就是跟艾莉一起买 Class Pass 课程练身体,瑜珈、飞轮或拳击 boot camp 轮番上阵。Happy Hour 去多了无意间很快就发现跟金融男约会相处的奥义,还有他们的食物链。

最顶端的族群就是对冲基金 Hedge Fund,原因无他,对冲基金是赚的超级他妈多的买方,进入的门槛也比较高。接下来是银行、Venture Capital(创投)跟 Private Equity(私募基金),需要看资本额才可定出顺序。而银行分为两种, 一种是投资银行,门槛比较高,赚的也比较多,另一种是商业银行,给人存款借钱的 。以摩根大通 JP Morgan Chase 集团来说,JP Morgan 属投资银行,Chase 属一般商业银行。但很多在 JP Morgan Chase 集团工作的男生会鱼目混珠说在 JP Morgan 工作,等你问到他工作内容时,他才瞳孔震动、吱吱呜呜的说出来是商业银行的旗下部门,如果刚好遇上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会不客气的戳破“那你应该说你在 Chase 而不是在 JP Morgan 吧”。(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我不会在第一次约会跟你睡


图片|来源

最常遇到在商业银行工作的男生,时不时一再重复“那些在投行部门的都是 Jerk 啊,真不懂女生喜欢他们什么”,我只能微笑而不语,心里想着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但是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医生。

只要不小心提到有跟医生交往过,他们通常都会一脸天啊你怎么敢吃大便,然后问分手原因,并且放大所有负面的细节,说医生们都自以为是。不然就开始半开玩笑问:是不是为了以后结婚可以花他们的钱才在一起。会这么讨厌医生主要就两个原因,完成住院医生与专科医生修业并考过正式执照的医生多半年薪起薪是二三十万美金,并且一个礼拜上班时数有些可能都不到四十小时。而金融业的男生心里明白,所有条件列下来制成表格的话,估计医生那一排几乎都会盖上“胜”。

第一次认知到这个食物链的时候,是在乱入 Madison Ave 跟五十几街上各大投行下班后的 Happyhour。这种充满 Banker 的社交场合总是会有一两个特别现实的人,有男有女,一到场便先报上自己的公司还有部门,并且要每个人介绍自己待的银行还有部门。我从来不掩饰自己做百货采购的身分,毕竟在这种状况是有利引起男生注意,女生则是一半一半,喜欢打扮的女生自然会来找我攀谈,专门来拓展人脉的人就不会来找我讲话浪费时间。(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那些发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恋情

艾莉的研究所同学 Amy,就在一间第五大道上很有名的投行做分析师,年薪美金十几万,每周至少去两次七点准时出现在公司附近的 Happy Hour 跟同事和部门老板卖力把酒欢颜两小时后,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到半夜一两点才下班。因为她热爱搜集名牌鞋,我们话题上有不少交集。

她在约会市场完全秉持一个模式:非菁英不约。金融业只跟投行还有对冲基金的男生出去,偶尔会答应跟外科医生或是大型事务所的律师喝一杯。但曾经有过一个例外,一位被家族管得死死所以口袋没有什么钱,但高级派对邀请函很多的美国开国公爵的第三代。有一次半夜十二点 Amy 打给我,问我有没有空聊聊,我开玩笑地回:“今天这么早下班啊。”

她得意的笑说:“我们部门的实习生把明天报告的 PPT 做错了,刚刚打了电话叫他滚回来重做,现在算是我的休息时间。”话锋一转,立刻接着批哩啪拉的发表起高论:“你看,我们在纽约不过只会待个几年,之后大概就会去北京或上海,不然就是小的要命的新加坡,而纽约才是优秀男生的大本营,大家忙到没有时间劈腿,不会随便跟你海誓山盟然后私底下装单身。约会市场都是快速的来一个去一个,头也不回往下一个更好的前进,当然要趁年轻挑菁英中的菁英,藉由他们看到更广的世界,你的青春才值得啊!况且我们也不是吃对方什么,包包鞋子大衣我都可以自己买,我要找的是在一条路上一起奔跑的人!”


图片|来源

Amy 把男人与国际观融合的论点,虽然很得我心,但与我当下正在认真约会并且固定见面,正是在食物链偏低层的 Jonathan。原因很简单,在跨国商业银行任职 VP 阶层的 Jonathan,能同时在个人视野跟陪伴时间这两项重要因素同时达到均标。

我们能在下班后去看展览听音乐会或是买韩式炸鸡在家里看美国总统大选辩论,彼此交换心得。周末则睡到中午,一起去中国城的金峰登记排队吃早茶,或是买了 Mason Kayser 的面包跟咖啡在中央公园散步聊天。相较于投行还有其他金融业,几乎都充斥着工时长,工作量跟压力都很大的问题,例如 Amy 才跟一个二十四岁在对冲基金工作的威而钢爱用者分手,之后又遇到一位在投行工作脾气暴躁的分析师,总是在跟她出去的时候跟别人起争执,不是被赶出酒吧不然就是对服务生撒气,每次约会都乌烟瘴气的结束。(推荐阅读:“大于爱情”的纽约想像:爱情是生活的附属品

在纽约工作生活的女孩们,哪个不是披巾斩棘,哪个不是在面对挑战时努力表现的绰绰有余,一点恐惧害怕都不能露出。而支持着自己的,就是与生俱来的野心与才干,但这也无形中影响着我们择偶的标准。要在这条食物链之中找到真正能让自己快乐又能分享生活的人,又要同时满足内心贪婪的野兽,才是对我们的智慧最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