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 Madeleine C. 写纽约都会爱情,那夜的翻云覆雨,才懂,或许自大的人都有颗自卑的心。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第一次跟 Ethan 约会的时候,我们去了郎朗在林肯中心的音乐会。

虽然郎朗在近年的评价多为矫情造作,艺术性贫弱娱乐性太强,演奏过程还是让人有点昏昏欲睡。结束之后,我们沿着 Broadway 跟秋夜的凉风走到 Time Warner Center,一个住商办三合一的大楼,旁边连着东方文华酒店之外,里面还有几间纽约几间数一数二贵的餐厅,像是 Per se 跟 Masa。

“去楼上的 Center Bar吧”Ethan 提议。“好啊”我附议。

Ethan 是标准的香港人,带点狡猾带点骄傲带点小心翼翼,来美国念大学后,进了前三名的史丹佛医学院成了一名心脏专科医生。第一次见面时,穿着淡粉色棉质衬衫跟米白色卡其裤,左胸口口袋插着一支笔,整个晚上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就是:“I am probably your best bet to your parent.”
我大笑,笑声带着俏皮,实际上单纯觉得这句话很可笑。(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那些发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恋情


图片|来源

但纽约自大的男人跟地铁的老鼠一样多,眼前的这位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结束约会各自回到家后,Ethan 继续传来自我膨胀的简讯:“Impress me, I want to know how you can find out more about me.”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从纽约男生接到 Impress me 的要求,虽然这种提议很蠢,但我带着一点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的心态,选择继续跟他耗:“Challenge Accepted.” 我回。

后来在 Ethan 半开放的 Facebook 档案中,发现他可能结过婚的蛛丝马迹。“你结过婚?”单刀直入。“不错嘛,居然可以找到我之前的婚姻纪录。”“离婚了?”这很重要。“离婚了,一年半前。”Ethan 终于没有拖泥带水地回答。

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 Ethan 邀请我去在上东城的公寓,管理员是个可爱的老伯,看到我们走过时还主动打了招呼“Good Evening Doctor Chang.”
“你住在这边很久了吗?”我问“恩对,我跟我前妻一起买的,但她结婚之后就不想要工作,觉得心理医生在纽约发展性不强”Ethan 回答得很小心,但他面带自豪的暗示他只喜欢聪明优秀的女生。(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你熟悉所有约会的市场规则,但我就是不喜欢你

“所以离婚的时候你有付她房子一半价值的钱吗?”我尽量精简的追问,毕竟在美国离婚是一件很贵的大事,但又碍于我年龄尚轻,身边没有朋友有类似的经历,离婚这件事多少让人有点好奇。“对,但还好当时是贷款的,所以我只需要付她贷款的一半,加上我们没有孩子,所以所有手续一年前已经办完了。”他一边跟猫玩,眼神飘移若有所思地回答,似乎觉得给多了。眼看他不打算透露更多,我也没继续问下去,毕竟对于离婚的人我只在乎跟前度有多深的牵扯。

“我们进房间吧。”男人提议,我们便起身往卧房移动。留下猫被关在门外不是很满意的喵喵叫。眼前的这个男人之于我的感觉很模糊,虽然彼此有相近的价值观,但似乎又无法让人自在甚至毫无防备的谈笑。当我还在思考的时候,换 Ethan 发问了:“你好像没有很崇拜我啊?这一点都不可爱。”这到底又是什么缺爱的问题。“没有啊,你这么厉害,又是心脏主治,又是美国前三名医学院毕业,爸妈也都是医生,而且又有这么一间漂亮精致的公寓,很厉害啊!”我昧着良心连哄带骗,一边说一边亲吻眼前这个缺爱的男子。


图片|来源

“恩⋯⋯”似乎有听出我的不诚恳,但也只好勉强接受。直到我探索他身体的手进入到重点部位时,脑海瞬间一片空白:我的老天爷!怎么那么小!

当下我没有立刻移开手,反而牢牢的握住这辈子见过最小的男性第二性征,仔细惦量。长度既没有超过四个手指叠上的高度,而圆周最多只有台币十元。这一刻,我才完全明白 Ethan 为何如此缺乏自信,为何需要旁人这么多的肯定与崇拜。

可见自大的男人,都有一个难以启齿的自卑心。

但头已经洗了一半,骑虎难下的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灵机一动,我开始闹吃醋,问了很多跟前妻有关的问题。征战情场多年,要让一个男生在床上冷掉的一个大绝招,就是提起前女友或前妻。果然,当我丢出第三个问题的时,两人个探索停了下来,进入严肃谈话的状态,实在让人松一口气。“我有点累,先睡一下好了。”Ethan 被我的问题招架不住,拿起床边的眼罩打算休息。“恩好,我出去跟猫玩”耶,逃脱成功,“唉,你真的有喜欢我吗?”戴上眼罩后,Ethan 问出我最害怕的问题。“喜欢啊”我摸了摸他的额头,又说了一个谎。(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在人生的岔路口,我选择分手

小心翼翼跳下床后,立刻传简讯给好朋友艾莉,告诉她我对于男生的生理构造又有新的发现。“喔~~~天啊,我真的好同情你哈哈哈哈哈,你还要再见他吗?”没有良心的艾莉问。“不了,小鸡鸡是我的 Deal breaker”还有他可怕的自卑心。

第二次约会就在双方互相猜忌怀疑的状况下草草结束,我也没继续传简讯给 Ethan,他也没再主动找过我。虽然有点同情他,却又有点松一口气,更多的是替自己感到时运不济,被震撼教育了一番。

但,缘分没有因此结束,再见面,又是一年半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