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 Madeleine C. 写纽约都会爱情,细看那些发生在迷幻夜色里头,现代人的速食恋爱!

作者| Madeleine C.

Disclaimer: 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在纽约求学的期间,其实没认识什么男生,除了一开始先在纽约大学 NYU 念了两个月的语言学校,熟悉纽约市环境时认识来自各国的同学们之中,有几个日本韩国土耳其的直男。回到 FIT 开学后就再没遇见直男了。

不过认识男生这党事,从来不在我的待办项目里面,每天忙着念书交作业,还要跟着在语言学校认识,后来去 Fordham 大学念 MBA 的艾莉一起吃喝玩乐,让我根本忘了男生的存在。直到毕业后,找到一份百货采购的工作,才慢慢开始感受到,单身女子上班族在大都会生活的孤单与寂寞。(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我不会在第一次约会跟你睡

纽约的上班族很流行去办公室附近的酒吧喝一杯,五点到七点之间会遇上俗称的“Happy Hour”,酒类一律半价。

“唉,我在 Goldman Sachs 工作的朋友今天问我要不要去他公司附近喝一杯,你要不要来?”Lisa 是公司里唯一会讲中文的同事,也是比我早两年从 FIT 毕业的学姊,性格开朗大方,喜欢参加各种社交活动,总是担心自己嫁不掉。“好啊,你要走的时候打给我,我们大厅见”我回。


图片|来源

我们一起搭了 Uber 到 El Vez,一进门就是一片淡蓝色衬衫的人声鼎沸,每个人都是硬而整齐的标准 Banker 发型。

Lisa 的朋友 Jasper 马上发现了我们,一阵介绍寒喧之后,也认识了 Jasper 的印度女同事 Sarah。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 Lisa 还有 Sarah 聊着,Jasper 则是忙着到处招呼他今天叫来的其他朋友。

提早被客户放出来,又可以刷公司的卡装阔,就是这么快乐又嚣张。当我眼神不小心飘移到旁边时,一个格子衬衫的印度大哥,列着嘴对我猛笑。“你也是在 Goldman Sachs 工作吗?”大哥用浓浓的印度腔开了话题。

“不是,我是跟一个朋友来的”我礼貌的微笑并回答。“这样啊,我是 Ali,我跟我几个同事来的,这是 Mike 还有 John”印度大哥笑得更开心了。其实呢,他们也不是真的叫 Mike 跟 John,我只是单纯地给他们一个化名,因为我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是喔,所以你的都是同一个组的吗?”我再度礼貌性的提出问题,假装有兴趣,实则在找机会逃脱。“对啦,但是齁,我比较大,他们是我管的交易员(Trader)”印度大哥继续咯咯的笑着。(推荐阅读:澳模 Essena O’Neill 拒绝社群虚名:别再为了追求赞浪费青春

要不是艾莉天生总是吸引印度男人,练就我一身跟印度人周旋并摆脱对方的功夫,而最重要的,就是能听懂他们的腔调。

Mike 跟 John 一看就是中部长大的白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很明显在努力地露出一排的牙齿笑着,八成在心里咒骂自己为什么要替这个白目阿三工作,但又想到年终的 Annual Review 掌握在这个人手里,还是得逼自己为年终奖金跟升迁机会陪笑。


图片|来源

场面瞬间干了三秒钟,好了,我该退场了。“这样啊,我旁边这位 Sarah,一样也是 Goldman Sachs 的唷,这个是 Ali,做期货交易的喔”经过了各种 Mingle 跟 Happy Hour 的训练,深深觉得最有效的脱身方法,就是转移现场话题的焦点,介绍新朋友,把聚光灯推给别人。

当然,Ali 跟 Sarah,系数同源又同文明,互相交换基本资料讯息会比较耗时间,我便转过身到吧台假装要再加点一杯酒。

好景不常,我还没点到酒,猛然感觉有个硬物非常使劲地戳了我手臂三下。结果一转身,居然是刚刚的印度大哥的食指。“所以你也是在 Goldman Sachs 工作吗?”

我的天啊,我刚刚不是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吗,这位大哥是醉了还是没话找话聊啊?“唉,我刚刚已经回答过你了喔,不是,我不是跟你同一个公司的”带点稍微不悦的语气,指望这位 Ali 能够知难而退。“喔⋯⋯这样啊”印度大哥腼腆的笑了⋯⋯我看着他,沈默不语。“喔⋯⋯我跟我朋友们等等要去续摊,你要不要一起”印度大哥再度说话了,我真的好同情他的下属们。(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我不介意孤独,它比爱你还要舒服

“不行耶,我跟我的朋友等一下要回去了,明天一早有会要开”快走吧,这位先生。然后印度大哥带着他的下属,包括 Sarah 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等等。那个 Sarah,不是今天才认识 Ali 吗?那个 Sarah,不是左手无名指上有戒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