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周三七点,准时为你放歌!当他说喜欢你,却不是爱的那种喜爱,才发现原来在爱里我们从来都比较爱自己。

我今年 32 岁,没有谈过恋爱,因为我是棉花糖女孩,我一直对自己很没有自信,我是相信爱情,但我会像一只刺猬,常常替别人下答案,所以一直单身。(推荐阅读:抛开体态焦虑!让人好想爱的女孩:“关注我的思想,而非身材”

直到我努力瘦身后,在网路上遇见了他,他约我见面吃晚餐。当天到了他家,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拒绝他的手来脚来,直到最后我用尿遁才结束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我并不讨厌,我也知道他是故意让我跑掉的,我知道我喜欢上他了,之后我们还是有 line,聊到他跟前女友分手一个半月,但他还是放不下她,我告诉他我想等他,只希望在他心里有一小块属于我的角落,但他说这样他压力很大⋯⋯后来我们发生关系了,他说他很内疚,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我应该把它留给我最爱的人,一直对我说对不起,我告诉他:“我现在喜欢的是你,给你也是我愿意的”,只是在我心里,我一直不知道我这样是对还是错。

我曾经问过他:“你喜欢我吗”

他回答:“不是爱情的喜欢”

我又问他:“如果你对我没感觉,告诉我,我不会缠着你”,但他又说“有感觉”,如果我走了他会舍不得,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是否定义成炮友?

这段故事目前尚未完结篇,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是否要结束,我想等他,但我不知道我能等多久,我也不知道他的想法⋯⋯

“你陪着我的时候想着她
你听不见我的心在喧哗
明明我知道 却装作没想法
是善体人意还是傻瓜”

某天在发呆放空时,脑海突然响起这首歌,他与我在一起时,心里想的却是前女友,心里真的一阵难过⋯⋯其实我想放弃了,这段不应该发生的故事,毕竟这首歌的 MV,郭静最后也是离开了⋯⋯

只是我不后悔我的第一次,人总是要失败过,才会知道下一次怎么做才是好的,不是吗?

By Luciya(点播时间:2017 / 4 / 20,上午,6 : 26 : 15)

亲爱的 Luciya: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在带一些心理学的课程时,我常会请大家用三个形容词来描述自己,通常那表示他们对自己的整体印象。而你开头的三句话,似乎描述了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 32 岁(在父权社会里面,这个年龄可能会承担不少压力)
  • 棉花糖女孩(所以后来你选择择去瘦身)
  • 没谈过恋爱

或许在这种种“不利”的条件之下,你虽然相信爱情,但却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爱的。所以你一直一个人,并不是因为没有机会,而是在对方想要和你要更进一步之前,你就为了避免受伤,干脆“先”把对方推到更远的地方。(推荐阅读:爱与被爱的心理学回路:跳脱“我不够好”的自我否定

其实这样的行为背后很多时候是藏着一个“我没有你想像中的好,如果你再更了解我一些,终究有一天你会发现我并没有那么好。”的担心(推荐阅读:【为你点歌】致矛盾型依恋:为何你希望他留下,却又把爱推开?)(Gardner,2016)。

颠簸许久,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让你放手去爱的人, 却发现他心里面一直还住着另外一个人,他虽然陪着你,但心里想着她。在发生关系之后,他说的那一句“对不起,你应该把第一次留给你最爱的人”传达了两个很重要的讯息:

  • 妳不是我最爱的人
  • 我很愧疚妳爱我比我爱妳多,妳甚至还把第一次给我

从这两句话当中,或多或少你可以稍微感觉到,当时的他并不是那么了解你,他不但不不知道你有多爱他,更不知道你可以因为爱他而给他。某种程度上他也让你失望了,你愿意为他倾尽所有,但他却连“爱”都 说不出口,连把心里那小小地一块留给你,他都觉得“有压力”。

心理学 OK 

世界上最弱的谎言就是:“我喜欢你,但不是爱的那种喜欢。”

以前我总觉得──不爱就不爱,屁话这么多做什么呢?但后来年纪大了终于知道那前面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可能是:

  • 我担心我直接说不喜欢你,会让你受伤
  • 我担心我坦白说出自己的感受,我会受伤(你就会结束关系、或是生气远离)

换句话说,两个看似很在乎彼此的人,最终最在乎的人,还是自己。

那个不断探问“你喜欢我吗?”、“你爱我吗?”的一方,真正想问的问题是“我真的值得被爱吗?”(Mellody、Miller与Miller,2017)。

那个不断鬼打墙用“我喜欢你,不过⋯⋯”、“我很在乎你,但是⋯⋯”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关心对方、很怕对方受伤,但充其量,只是怕自己被讨厌,或是失去某些“好处”而已,例如性、金钱、权力、安稳感等等,可是吊诡的是──这样前后矛盾的句子,不但无法让对方感到被安抚,还有可能让对方觉得你不真诚(Lerner,2017)。

嘿,Luciya,现在距离当初你的点播日期已经过了半年余,不晓得你仍然在等待吗?寻着你的点播 MV 对照你的故事,其实我有一种感觉是:你多么想像郭静一样洒脱,放开他的手转身就走,但却又放不下。他那句:“如果你对我没感觉,告诉我,我不会缠着你,可是你走了,我会舍不得”就像是一条绳索绑住了你──如果留下来,你得不到你想要的爱;如果离开,却又会不断问自己:会不会我们其实还有一丝丝的可能?

当你陷于他这种矛盾的话当中时,要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这是他给的双重束缚(Double-bind)(Bateson、Jackson、Haley与Weakland,1956),嘴巴上说“不是爱”却仍跟你做爱,一边给你自由说不纠缠,却又用“舍不得”来彼此纠缠。

那一夜情深之后,为爱,你不后悔,因为这是你的选择,与他爱不爱无关*。

但同样的我们也要记得,留下等待或是像郭静一样放手,都是你的选择。

你的幸福,本不该屈服于他的双重束缚。

注解

*其实我一直觉得,关于初夜或处女等等的讨论里(宋素卿、杨幸真,2009陈洁如,2010陈静仪,2004),“给”、“要”是一个被父权规训的词(跟“嫁”、“娶”一样),或许还有一种观点是跳脱“我把初夜给了他,我爱他所以我愿意为他”的奉献心理,用“我想要/我不想要”来拿回自己的权力。(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处女膜重建手术,不是处女的新娘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