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 Madeleine C. 写【纽约都会爱情】,就算在爱的漩涡里,我依旧不会第一次约会时就丢失自己。

作者|Madeleine C.

Disclaimer: 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刚到纽约读书的时候,跟几个不熟的台湾人在纽约的皇后区分租房子,一个月一千块美金,不包含水电费,大家偶尔还会一起去华人区法拉盛吃饭,或是租车去郊外旅游。

但开始工作之后,发现通勤时间一直超出合理范围。地铁除了有固定时间出现的流浪汉外,还很常卡在隧道里不动,一卡就是五分钟,本来二十分钟的车程都要花上四十分钟才能到。卡了一年后,我咬着牙搬到中央园附近的小公寓。一栋 1928 年建的大楼,电梯除了有霉味之外,电梯门还有门把得自己开。

但是地点很好,离办公室只有 10 分钟的通勤时间,甚至有一次赶晨会,从床上起来的那一刻到坐定办公室的椅子,只花了15分钟。另外,走路到中央公园只需要7分钟,夏天的时候便常常去慢跑。跑着跑着跑出兴趣,变得想要提升自己的跑步能力进而参加跑团。跑团人人体力健壮,我通常加入比较短的跑程,同时结识了 Sean。(推荐阅读:四部爱情电影,盘点爱情的不同模样


图片|来源

Sean 是个南京人,纽约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律师,在上海执业过两年,但一心想申调回来纽约。

第一次跟 Sean 说话的时候,我常常走神,因为他跟祖耀的长的不止相似,声音也很雷同。大陆上海南方的口音听得很亲切,聊着聊着没留神便让他知道我住在公园附近。互相加了微信后,当晚传讯息来说想明天约我去 Press 喝一杯。Press 是个饭店顶楼的酒吧,一览曼哈顿的夜景但气氛又很轻松,位子都是随意乱坐。(推荐阅读:致终将成为的老妹:面包我自己赚,爱情不是谁都能给

这一晚月很圆,Sean 穿着平常在公园跑步以外看不到的丝质淡蓝色衬衫,笔直的西装裤,标准纽约白领男生打扮,笑容可掬地在饭店大厅门口向我走来。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是曾经幻想过跟祖耀长大后约会的样子。

Sean 一走近就把我肩膀揽住,好似亲密却又遥远的并肩排着队等电梯。眼前的夜景跟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美,只是每次来的心情都不太相同。

“On the rock please”Sean 对酒保说。
“你要喝什么?”再度笑容可掬的转向我。
“Cabernet Please”我微笑。

这里调酒不是特别好,所以我都习惯先点不太会醉的红酒当开场。音乐很大声,每说一句话 Sean 都必须贴近。才点到第二轮酒,一不留神他便吻了我。恩,方式跟祖耀一点都不一样,眼前这个酷似祖耀的禽兽的确凶猛。

“我不会在第一次约会跟人睡”我表明。
“是吗?好,那我打赌,你今天一定不会跟我睡”Sean 又浅浅的笑了。

他的笑容真是天杀的像极了祖耀。后来我说头晕想回家,Sean 也很干脆的拿出手机叫了 Uber,不强求不拖泥带水。送到我家门口的时候,Sean 又问了一次:“所以我今天不能上去吗?”“不能”我回答,转身开门下车。我真是佩服我自己的坚定。

Well,其实不然。

一个月后我又再度搬家到中城的 Hell's Kitchen,大楼附设健身房跟游泳池,离中央公园有段距离,便渐渐再也不去中央公园跑步。Sean 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发讯息给我,说想来我家游泳,我始终打哈哈的说好但不讲自己什么时候有空,因为多年情场经验告诉我这种人碰不得,但他也好似有毅力的断断续续发了半年。

终于,Sean 又传来的游泳邀约的前一天,我才与一名香港出生的心脏科医生分手,分手原因是金钱无法换取我接受他第二性征上的缺陷。这又是另一段辛酸往事了。面对约会人生的打击,我接受了 Sean 的“邀请”,让他来我家的游泳池游泳。

后来,没有后来。

跟 Sean 睡过之后,我才看见他比较正常的样子,窝在沙发上聊了两个小时中国现代诗词、文学,还有那时我们都很喜欢张磊在歌唱比赛时,刚唱红了马頔的南山南。这一刻,我相信了老天爷的安排,这是我希望祖耀长大后陪在我身边谈笑的样子。尽管只有一晚,我仍旧心存感激。(推荐阅读:在爱情里奔驰,找回爱情中完整的自己

Sean 一个月后调回北京,每逢年过节都会发来莫名奇妙的罐头祝贺词。今年中秋节时又收到了他的“群发”讯息,YouTube 刚好自动播送选了张磊跟新一季歌唱比赛的参赛者对唱:

“感谢你啊 我勇敢的爱人
为了那醉人的夜晚
我们都满身的伤痕
我爱你啊 我寂寞的爱人
我毫无保留的爱过你
给我的永不会忘记
失去的我曾拥有多幸运
在你最美丽时
竟让我遇见你
于是便爱上你
我爱你,再见”

感谢你,我勇敢的爱人。

我爱你,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