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观察追踪好莱坞性骚扰案,凯文史贝西被指控性骚扰男童,十余人出面指认,Netflix 表明不再合作。从韦恩斯坦到凯文史贝西,权势性侵不分性别与性倾向,我们能做的还有什么?

十月,纽约时报揭露电影大亨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与性侵犯行,女星出面指认,表态自己也曾受害。蕾雅·瑟杜说得明白,“在好莱坞,只要你是女生,你就必须随时处于备战状态。”社群媒体接着涌现海量 #METOO 标签,是的,我也是,我们也是,我们曾经被性骚扰,现在我们要说出来。(推荐阅读:从小辣椒到蕾雅 · 瑟杜!女明星的沉痛告白:韦恩斯坦与好莱坞用权力强暴我们

#METOO,受害者有不同面孔、年龄、情境与性别,唯一不同的是性别暴力,始终是歧视与权力交织的产物,从不仅只座落单一性别。

近日,以《纸牌屋》走红的奥斯卡影帝凯文史贝西遭指控于 30 多年前性骚扰男童。男童长到今日,已成 46 岁的美国演员,那一晚却还记得清楚,他受邀参加派对,却被凯文史贝西抱上床,他奋力挣脱,日夜做恶梦。那年男童 14 岁,直到今日看到凯文史贝西,依然胃痛翻搅。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事件未停,截至目前,已有超过十多人出面指控凯文史贝西,具名或匿名表态,自己也曾遭受不等程度的性骚扰,《纸牌屋》发行公司 Netflix 做出声明:“只要凯文史贝西参演,Netflix 就不会参与任何《纸牌屋》的进一步制作。”

压垮好莱坞的最后一根性别稻草——人们早该醒醒,看看这歪曲的权力结构,从不只发生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不均等的入围比例。

“我可能有性骚扰,以及我是同志”有什么问题?

消息爆出,凯文史贝西发表声明,道歉并出柜,“我尊敬 Anthony Rapp 这个演员,听到他的故事我万分震惊。我很抱歉自己不记得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情,但如果我确实曾做出如他所描述的事,有不恰当的酒后行为,我欠他一次诚挚道歉。”

“这个故事也鼓励我谈一谈自己的人生,我选择出柜成为同志。我希望从检视自己的行为开始,诚实与公开地面对。”

凯文史贝西道歉,轻描淡写,带着儿童性侵的嫌疑色彩,同时出柜,让人看了五味杂陈,这究竟是一则道歉启事还是出柜宣言?

认真看,当性骚扰与违反意愿的性邀请,被视为酒后难以克制的不当行为;当性骚扰堆叠时间,就能推托年代久远不可记忆,无疑都是草率的卸责;而当同志与性侵骚扰同时并陈,也做了错误归因与指涉,反同阵营长年以“同志恋者更有可能娈童”攻击同志族群,此举对同志形象会不会又是另一中伤?

性骚扰、性猎捕、权势性侵,不分性别与性倾向

《Vox》报导,凯文史贝西性骚扰史可追溯 30 年,10 余位受害者指认,凯文史贝西偏好对年轻男性下手,并巧妙运用自身成功地位与环境权力优势,上下其手,其中有猎捕意味,他乐在其中。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凯文史贝西实则无异于哈维·韦恩斯坦,权势性侵与性骚扰手腕近似,坐居高位,权力在手,他打从心里知道自己能够,也清楚明白,环境有内建压力,几个受害者真有本事说出口又能保全自己?

又或许有人要反驳,男同志社群的互动方式本就不同,有更多肢体与性探索来确认双方意愿,不可一盖而论,加诸“性骚扰”控诉,是否少了性戏耍的游走空间,是否只能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们更该进一步设想,事实上,每个族群,再至每个个人,偏好的互动方式本就不同,真正重要的是个人与个人的互动之间,是否有获得对方积极的性同意权?是否有违反意愿的逾矩行为出现?是否滥用了自身资源与权力条件?

性骚扰、性猎捕、权势性侵,这类性别暴力行为发生的根本原因,多数是权力展演,而非渴望建立亲密关系。

又或许在男性总与性有高度连结的想像前提下,男同志族群的性骚扰现象更是另一个急需注意的问题——男同志是否拥有不舒服得以说出口的空间,而不至于被调侃,被嘲弄,被视为小题大作?(推荐阅读:【性别观察】“谁叫马英九不穿内裤?”性别问卷统计:超过五成台湾人受过性别暴力

这点性骚扰防治运动已经努力许久,不该再次回到“被摸一下不会少一块肉”的老路,不分性别,不分性倾向。

语言决定思考,我们需要更多受害者的发声渠道与语言

今年性别暴力事件许多,七月,Linkin Park 主唱自杀,许多原因交错,其中一点是他曾分享过,自己从七岁开始,曾被信任的长辈长达六年性侵。让他最痛苦的是说不出口,没有适切的场合,没有熟知的语言,没有能够肯定会相信自己的人。(同场加映:【性别观察】Linkin Park 主唱自杀:儿时被性侵的阴影,跟着我长大

受害者没有适切的语言,描述伤害,尤其在亚洲教育体系,关于性谈论得已经少,遑论性别暴力,我们仅有单薄的“懂得保护自己”、“不要深夜出门”,语言决定了思考,我们内建了咎责自己的心理,而没有足够的环境认知与抵抗策略。

对性别暴力一知半解,再进入到性别暴力的场景时,当然手足无措,当事人还在理解,他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我的不舒服到底能不能说?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防治性别暴力之路,除了停止咎责受害者,与行为人再沟通之外,教育的积极参与也很重要,比如,积极搭建让受害者发声的舒服渠道、寻觅受害者的发声语言、建置对性别暴力有谴责共识的集体环境,之于当代社会,都有我们能够努力的余地。(推荐阅读:专访现代妇女基金会:女生的性语言很少,连说爽都很困难,怎么说被侵害?

寻觅受害者的发生语言尤其,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现身说法的方法与尝试。现今受害者发声,常只能有一种万般勇敢或楚楚可怜的姿态,受害者成为一个固定的位置,而未能体现其中受害的多元性与状况,透过不同受害者的现身,透过语言的寻觅与探究,愤怒地、难受地、释怀地、毫无芥蒂地,我们可以拓宽受害者的样态,给予一个说出口,而不担心被批判的可能。

如此,受害者发声才不会永远只有一种姿态,如此,是为了不再有更多受害者,如此,更是为了不要再有下一个视性别暴力为理所当然的哈维·韦恩斯坦与凯文史贝西。

后记:一个更性别正义的世界

写这篇性别观察的同时,我同样做着全球性别影响大赏。策划时,我一直在想,什么是性别影响力?性别影响能改变这个世界什么?

越是计画,我心里越有清晰的答案——性别影响,替年年树立技展的里程碑,是为了让我们能够活在一个更性别正义的世界,是为了让每个人都拥有更多成为自己的权利。

比如说,是二十世纪初,那一次次主张女性该有选举权的上街,让我们今日顺理成章拥有张能政治表态的选票,我们才得以讨论国会内阁的性别比重是否偏斜;是 1960 年代,避孕药问世,让女性握有更多身体自主权的资格,我们今日才得以进展到堕胎讨论;是 2001 年,荷兰率先通过同性婚姻,我们有了先声榜样,持续朝更好的法律保障迈进。

时至今年,我们也有我们的奋斗,在台湾的,在国际的,我们也正在创造性别的历史,有性别权益推进,也有性别暴力发生,影响力就发生在日常实践与反抗里头,我希望邀请你也一起,加入性别讨论,不再害怕一个更好的世界。

我们将于 12 月释出性别影响大赏的内容梳理,邀你一同感受今年的性别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