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周三七点,准时为你放歌!爱是场挽歌,我们爱到卑微仍换不回期待,爱情死去后,我成了爱的逃兵。

 

我的初恋来得晚,也谈了 3 年半,我们俩的年龄相差 9 岁,工作环境也完全不同,我工作是面对枯燥乏味的机台,而他是不断接触人群的业务男,我一开始就知道,他住在一个暗恋他的女生家里,她曾经也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很清楚,他们是房东房客的关系,我清楚(大概吧⋯⋯)。

男生说(和我)交往后会搬出来,但直到(与我)分手那天,他终究没有搬出来,3 年半,我一直说服自己他们之间关系是没问题的,但随着男生不准我公开感情,不准在脸书打卡说他,但他的房东都可以做这些(如打卡),我心里一直不好受,男生始终觉得我这份不好受、不安感源自于自己没自信,但我认为我忍让得够多了,这无关于有没有自信的问题⋯⋯他们一起出去我都没有说什么⋯⋯(我跟他)最后分手前,他们俩出去工作,男生说因为经费不足,所以他们睡同一间房间,但是,是各自的单人床,但后来他们把省下来的钱到处去吃喝玩乐,我实在无法忍受,于是跟男生大吵一架,男生后来就直接提分手了,只说一句不爱了,后来避不见面,但我十分重视初恋的感受,于是想去找他理论,后来他还是没出现解决问题,那晚我烧炭轻生,虽说从鬼门关走了回来,但被救回来重度忧郁症的我,在网路上说了话,让前男友和他同居的女性告上了法院,罪名是毁谤,官司目前仍进行中,他们也绞尽脑汁地想把我告死,也不断的在网路诋毁我的人格,因为没有指名道姓,有人问起是谁,他们都私讯告诉那些好奇看戏的人⋯⋯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心也对感情爱情死了。

 “I don't know why I feel

You're leaving

I don't know why I think

Our love would die”

我承认我还是悲伤的,虽然事隔多年,但官司未结,每一次的开庭应讯,都是一次次的撕裂内心的伤口,我把初恋单纯的感情都给了他,但他辜负了我的感受,我的故事只是提了一小段,但是回忆太多,实在痛苦,所以当我听到这首歌时,我就觉得没错啊⋯⋯死得、办得不是人的葬礼,而是一个人的“爱情葬礼”,埋葬了爱情,爱情死了,回不去了⋯⋯

谢谢海苔熊,每每看到你的文章,我多少能自我成长,无数文章里,陪我走过分手后的低潮,直到现在也是,我也比较稍能用一般的心情去面对过往⋯⋯

by 深海(2017 / 2 / 24 上午 9 : 15 : 55)

亲爱的深海: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我心里面有一个深刻的感觉是,写这封信时的你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坚强地处理官司,其实是很悲伤的,很深很深的悲伤。在这个葬礼上面,一部分的你和当初的爱情一起被埋葬了,你把初恋的爱都给了他,却换来了一个死亡的感情。

我朋友 L 也很喜欢这首歌,记得有一次他曾跟我分享他对这首歌的看法“MV 是埋葬爱情,埋葬只是一种象征,虽然男主角没有死,但对女主来说,爱情死了就跟男主挂了一样吧?而且还有一种同仇气忾的味道,看看爸爸那个要杀人的眼神⋯⋯很多时候爱情就是这样啊,比较冷静的就是分手就分手了,比较多情绪的,就需要身旁的人一起与你站在同一阵线。”

只不过,和 MV 里面不一样的是,你这边并没有送葬队伍挺你,他从头到尾没有说清楚和房东的关系,到最后还和她起来对付你(他为了这件事情还要告上法院,你就知道在那背后他有多大的恐惧)。尽管没有人陪你一起为这段感情送葬,MV 里那个愤怒的父亲、哀怨的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姊姊(或妹妹),或许正象征着你的内在世界,你又生气、又难过、又觉得很无力什么也不能做,于是最后只好在网路上说了话,或许那些他所谓的“毁谤”的语言,就是你内在“愤怒的父亲”的一种呈现。

回首这段感情,等了很久的初恋、与你年龄与生活迥异的对象、对比一个和他一起工作、和他一起居住的她,其实你明明知道他对方的关系并不单纯,但却要一直说服自己(Freyd、Birrell,2013),毕竟这个时候除了假装看不见,还能怎么办呢?在这段感情里面,你从一开始就爱得很卑微。

“胸前别着 爱 的旗帜
只传送你说的 真实
作为一个恋人 甘之如饴之外
期待 惟有期待”

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要卑微到尘埃里面,然后就会开出花来。”或许你也曾经是这样告诉自己,但没想到这朵花开了之后又谢了,你把全部都给了他,却只换来 3 年半的辜负。(推荐阅读:阅读张爱玲的人生书单:我的爱,与你无关

心理学 OK 

“为什么要爱得这么卑微呢?”曾经我遇过一个和你的状况很类似的朋友,当时我实在是完全不能理解他为对方做出的一切,于是去找我的心理师好友 Sunny 讨论。

“喂我 一口气
情感 就得以延续”

“不能被公开的初恋,其实就像是私生子一样。好不容易等到了、好不容易长大了,却没有人能够看见,这种悲伤和深刻的绝望,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如果这段感情最终结束了,当事人往往会觉得大部分的自己跟着这段感情一起死去了,虽然觉得很痛苦,但是还是希望能够‘喂一口气’,延续这份感情的生命。”Sunny 说。

“离开爱情的人就像是逃兵,不能再回到曾经的阵营。《挽歌》里其实透露了很多的不舍与困惑,一直在问着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些感觉,感觉爱情要走了,要死了,你要走了,你要离开了”L 也说。

也因为这样,我在想当前等你最需要的是好好哀悼这份“死去的感情”。心理学上面有一个概念叫做“复杂性哀伤”(complicated grief)(Zhang、El-Jawahri与Prigerson,2006)是一种长期而持续的悲伤状态,甚至会影响到你的日常生活、忧郁、食欲不振、想死等等。当对你来讲很重要的一个人死亡之后,你可能会有(感谢祺淳心理师提供):

  • 不断想起对方的样子
  • 不断想跟对方重逢
  • 不断想要回到过往
  • 经常处于崩溃状态

你会难以相信这对方已经死了、觉得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留恋了、也很难再跟别人建立新的关系、很难相信别人,失去意义感等等。倘若我们把上述的“对方”置换成你这段“初恋”,或许就能够描绘你在这段感情里面你的失落是巨大而且难易弥补的。倘若这个症状持续超过 6 个月以上(可参考这里),我会建议需要寻找专业的医生或者是心理师协助。

“但悲伤是收拾不来的,就像拼图需要一人专心完成,原本散落一地的,旁人根本不知它是什么,当事人也无法传达,只是静静地等风雨过后一样,倒楣而安静地活着。然后你可能会发现雨没停过,久而久之,你就成为一个带伞的人”影评人马欣(2017)说。

但如何把这块失落的拼图自己完成?如果能够对悲伤免疫,买一把黑色的伞带在身边呢?近期有关于悲伤研究聚焦在一件事情上面──寻求意义感的一致(林绮云、林诗仪,2017)。当一段重要的关系就此陨落,那些属于你的人生意义也会一起崩塌。你可能开始比对现在的世界和过去的世界、反覆思索过去所相信的那些事情究竟对还是不对:

“尽管对方和我生活差异很大,但只要能够互相了解,就是值得付出的爱情。”

“尽管对方对我很冷淡,但只要我努力维系,就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一个人的初恋应该要受到好好的对待,不论是在一起或者是分开。”

如果在反覆摆荡之后,你调整了原先在这段感情里面所相信的事情,开始相信不是只要努力付出就可以获得你想要的感情,开始接受就算你拼了命去爱,最终还是有可能被糟蹋而分开,这个新的体会减少了你心里面的困扰,那么你就从这场淬炼当中,找到了不同的人生意义。(推荐阅读:【为你点歌】你离开我,我成了你的遗族

当然,离别是困难的。

但越是困难的事情,越是蕴含着丰富的生命。或许这段你捧在手心里面珍惜的感情死了,或许你身旁的人曾经都笑你傻、说你太过天真,但同时我也觉得这样的相信,是你很棒的温柔,陪伴你在绝处的鬼门关尽头,向死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