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同志游行后!当我们高喊性别平等的同时,是否一边仇视胖女孩?胖女孩给社会的性别逆袭:“我不可爱,我定义自己的性感!”

最近看到在台北同志游行之后,有个提倡反肥胖羞辱的大 V(Jing Lee)被“血洗脸书”的事情,让我忍不住提笔谈一下身体意识与同志运动的关系。这位大V的脸书发生了什么事?她因为在近期发表了她参加台北同志游行的相片,以及表达她对今年台北同志游行的想法,就惨遭网友用各种负面言论批判嘲讽“血洗”了她的脸书。然而她被血洗的原因并不在于她支持性少数,而是在于她发表了一张自己半裸的照片,引起许多有关——甚至无关的网友挞伐,进而导致其脸书被血洗的事情。她虽然在后续也陆续发表一些声明,以及与其他反肥胖羞辱的大 V 们拍摄以大尺码为主题的性感沙龙照来表达她们的诉求,然而血洗脸书的风暴却在一波波的反击和声明之下没完没了⋯⋯(推荐阅读:彩虹色的你!2017 同志大游行:做自己,爱让你无所畏惧

曾经有人在专页跟我建议,关于肥胖羞辱以及外表歧视的议题或许可以从酷儿脉络去谈这件事情,既然有不少提倡身体意识的大 V 也有用行动提倡身体意识的问题,那么我们就来谈谈台湾的同志运动究竟有什么问题。

同婚合法解决性少数问题了吗?

我们都知道“玫瑰少年”叶永志的惨案对于台湾同志运动的推进有多少助力,而叶永志的事件也曾经在媒体上热烈讨论一段时间,我们在表面上也似乎因为他的死,对于不符合性别期待的人以及同志有更多的关爱,对于同志婚姻,我们的社会也有半数人表示支持态度。然而即使社会舆论的风向如此,就代表我们的社会真的接纳与社会期待不同的人了吗?

如果你是参加台北游行的人,你可能会发现今年游行的标语少了很多。这个现象可能有很多原因,但是如果要做一个直观的猜测,其实也不用多说,这个原因无非与同志婚姻合法化有关系。之前同志婚姻还没定案时,无论是哪个性倾向的人都在同志运动场合积极的想推动同志婚姻合法化;然而如今同志婚姻真的合法了,大部份的参与者——特别是异性恋的“直同志”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便觉得同志问题不再是问题,自然就对同志运动不再那么热衷了。

于是为什么我会觉得台湾的同志运动虚伪?无非是因为台湾很多异性恋本身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性少数在社会上的问题,所以台湾的同志运动才会让人觉得虚伪。更甚者,其实性少数这么多派系,内部彼此还有“性少数相轻”的情形,那么当我们挥舞着彩虹旗的时候,我们挥的是性少数的权利?还是只看到自己的弱势?还是其实你只是跟着风向,风往哪吹,船往哪里航行?(推荐阅读:同志让我成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们

你为什么觉得肥胖“不对”?

这个问题的真相,或许我们可以从大V(Jing Lee)被血洗脸书这件事情得到一丝解答。的确大 V之所以敢裸着上半身表达自己的诉求,就是因为她是大V,她才能理直气壮的透过裸体表达她的诉求。但是即使她已经是大 V,仍然还是逃不过脸书被血洗的命运,即使她的粉丝可能比反对她的人还多,反对她的人仍然还是血洗的理直气壮。

也许会有人觉得这只是政治立场的问题,这有什么好讨论?然而你仔细想想,即使是最敏感的蓝绿问题,也未必会让一群愤怒的人,即使面对立场相反的民众,仍前仆后继地用打击某个特定人士。那么造成人们血洗大V脸书的原因,不就是因为直到现在“瘦身”还是所谓的“正确”言论,才会让反对者理所当然的用“健康”、“不美观”当理由,对着大V含血喷人?

假使这些含血喷人的网友不是同运圈的也罢,但有趣的是,包含参与和自称自己支持“同志平权”;“支持性少数”的人都分分钟大呼“不要伤害我们的眼睛”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在台湾所谓的“同志运动”究竟肤浅到什么程度。

为什么你不了解同志运动?

去年,同志游行也有邀请到同样曲线玲珑的个性派歌手汪绮担任演唱嘉宾,而她也是提倡身体意识的大V之一。然而即使同志游行一再的让大尺码女孩加入游行阵容,还是有为数不少的人认为肥胖的女体不好看、必须减肥。这显示了几个很明显的事实,其一是对社会大众(特别是异性恋)来说,多数人虽然说支持性少数,但是实际上也不是很瞭解性少数的困境,甚至还觉得瞭解性少数的困境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导致部分群众在同志游行喊得很大声,但实际上他们可能一点也不想瞭解性少数发生什么事情。


图片|来源

其二就是这个社会究竟是怎么定义性少数——或者应该说是“谁是性别弱势”的问题。其实我无论是在大陆地区还是台湾,我经常在倡议肥胖者(特别是胖女)的社会困境,但是我所收到的回馈却是大部份的人都不是有那么多兴趣,有些回馈也提到“胖女的生活空间被压缩是大社会的品格缺失而不是性别问题”,甚至还有更多的人认为“一个女人如果因为胖被霸凌只要减肥就没事了,妳是在倡议什么?”(推荐阅读:【汪绮专文】“我就是女巫”为什么让社会焦虑?

看到这些回馈,就如同我在以前的文章所提到的:如果你连外表跟你不一样的人都不愿跟他有一样的平等,你在其他议题的立场不会有真正意义的平等。

因此回到标题:“为什么我觉得台湾的同志运动虚伪?”原因是因为连号称支持同志的人都不愿意分权给胖女,你觉得他的政治立场是什么?如果他连看到胖女都要骂她“恶心”、“小丑”,他支持性少数就竟是真的假的?

勇敢,来自于真心要改变世界的人

但无论支持者究竟是不是真的支持性少数,在每年的同志游行,我们还是看到大尺码女孩在身体意识中的努力。这些倡议身体意识的大尺码女孩,与我们在电视上所看到的大尺码女孩不同的地方是,她们走的不是平常我们所看到的立志可爱的“Chubby”路线,而是直面挑战人们对于“性感”定义的“Curve”路线,而她们勇敢的用身体去冲撞亚洲对“性感”的定义,无非就是因为亚洲对于性感的定义太过单一,在舆论方向也禁止任何人对胖女体有欲望,以及让胖女体展现欲望,才导致在性感定义上的一言堂。而这样对性感形象的单一化,也导致胖女在人生的历程上,会因为自己的身体“不性感”、“不可欲”而受到更多的压缩(譬如不能卖弄性感,不能做对瘦子而言“奇怪”的事情,以及只有被瘦子认可才是正常,不然就是“丑人多作怪”),更甚者可能会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可欲而承受霸凌,以及来自社会四面八方的羞辱。

因此不可否认,有些意识形态可能乍看之下很有道理,但其实隐藏了对肥胖者的歧视和厌恶而自己不自觉。但无论如何,同志运动的支持者在支持同运的时候可能要思考一个问题:当我在支持同志运动时,我究竟对同志运动有多少瞭解?我对同志运动的想像,是不是只停留在性倾向以及性别认同,而忽略了更多不被看见的弱势?既然我知道性少数在生活上有诸多困难,那么我是否真正意义瞭解他们的困难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