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无意间成为“罢凌无名者”,当你看见需要关注的社会议题、集体暴力时,你可起身反抗,用自我意志思考,抉择你想做的行为,而非与众人起舞成为助长暴力事件的一员。

你在乎“真相”吗?一点也不。

对你来说,嗅到凌迟她人生死的血腥味,引爆你血液里残暴体内的权力因子,你得以手握那把象征屠夫荣耀的刀,才是真正令你振奋的事。

美国在 1998 年曾推出一部经典电影《控诉》(The Accused),影片取材于 1983 年 3 月 6 日发生在麻萨诸塞州新贝德福德的一起强奸案,这是好莱坞第一部关于强奸罪行的电影。

剧情是描写女主角莎拉到当地酒吧去找女友,当天她穿着性感的亮片连身裙,拿着酒杯随着摇滚音乐起舞,慢慢的她被一群一群的男士包围,像海浪一样的向她慢慢涌上,而后她推到桌上在众目睽睽起哄之下当众被强暴。(推荐阅读:幸存之后:性暴力受害者需要世界更多的温柔


图片|来源

由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茱莉佛斯特(Jodie Foster)所饰演的莎拉,在片中被无数大汉压迫、轮暴、强暴,而身旁的群众虽然没有参与强暴犯行,却在一旁不停的叫嚣呐喊,鼓动了这场极其血腥的过程,而那场恐怖的侵略行为中最可耻的除了真正的强暴犯,还有一旁看似无辜的叫嚣的群众们。

那些看似无辜的群众我称呼他们为:“罢凌无名者”

这群“罢凌无名者”,在强爆场景的真实世界里,他们只是一群喝着酒大声叫嚣的群众。然而在罢凌场景的虚拟世界里,他们却隐藏自己用一双双猎人般的眼睛,不断用力的敲打键盘大声喊“赞”,说着:“给我真相我要真相”的噬血乡民。

你以为他们要的是真相吗?不,他们只是想当那个在旁边恍若跟自己无关,却参与叫嚣快感的“罢凌无名者”。

强暴的事件发生后,莎拉在法院起诉,却没有人愿意出庭作证,连女友也因害怕而推卸责任在当夜就仓皇逃走。当莎拉被嫌犯律师要求,问她能否指认出压在她身上轮暴她的那些人是谁?在一旁起哄叫嚣见证公然侮辱的那些人又是谁?莎拉只是望着律师,很无助的流下泪来,她没有办法指认任何一个人,因为他们都是陌生人,都是在真实和虚拟世界的“罢凌无名者”。

8 月份“青鸟书店”与《端传媒》合作策展“网络公审,伸张了谁的正义?”,整个月里书店里都摆放了 10 多本来自台湾香港大陆和世界上着名的公审案例,血淋淋的事实纪录着被乡民撕裂后,人生近乎毁灭的他们,是否还安好?你绝不想知道实际数字,因为你总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变成被毁掉的那个“我们”。(推荐阅读:“等你哪天被强暴就知道”无所不在的网路性暴力


图片|来源

而端传媒策展书籍时沈痛的写下:“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说雪花太美丽,其实片片雪花象征的都是一片片伤人的刀刃,正因在网路世界里的“罢凌无名者”,都是这座噬血城市里的猎人,他们时常陶醉在公开羞辱他人与起哄的快感。

《控诉》(The Accused)电影的结局是法院判决了所有轮暴犯,但是那一群围绕着起哄着的“罢凌无名者”,却全部都幸运脱逃,彷佛这一切与他们无关。真的无关吗?实质上他们都亲自参与了犯罪过程,鼓噪了强暴犯的犯罪行动,见证了受害者的被侮辱过程,“罢凌无名者”其实是最残忍的指使者,还认为他们无罪吗?

端传媒选书中有一本《网路公审》,书中以 15 个案例说明 15 个网路世界里,真实人物赤裸裸被凌迟的故事。当中绝大多数的起点都是由信任展开,计谋者先以友谊信任的方式靠近,窃取毫无防备下的弱势呼喊,最后将私密性的言论一篇篇的公布,用假象的真实在网路世界里叫嚣攻击。

这些有计画式的层层伤害,即使妳手里握着清白,却一点用也没有,法律总是告诉你,强暴犯需要审判,正义也要时间才能够还妳尊严,然而在网路世界里每分钟每秒的凌迟,早已宣判妳是死罪。

而书中也对“罢凌无名者”的群众狂热做了说明:法国医生古斯塔夫 · 勒庞(Gustave Le Bon)在十九世纪,将这群人的行为称为“团体狂热”,他在巴黎人类学会(Anthropological Society Of Paris)收藏的大量人类头骨堆中窝了好几年,量过两百八十七个头骨后,说明:“人类在群体中会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自由意志会被消灭,有传染力的狂热会接管,完全不受约束,他们挡不了自己,于是暴动,于是毁灭。”(推荐阅读: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无法反抗?这个世界正在告诉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该

他提出假设:菁英者的头骨比一般人大,不容易从于群众的歇斯底里,菁英正可以从管理这群愚痴的群众中受益。同时在1985年出版的《乌合之众》更说明了:身而为人在“孤立时,他或许是文明的个人;在乌合之众里,他则是野蛮人。”

看完书中研究我不禁思考,在网路世界里,真正把持权力的人究竟是谁?是那个掌握证据鼓动罢凌无名者的猎人?还是在群众狂热间失去自由意志的“罢凌无名者”?

其实我们都该成为主宰自己掌握自己,拥有真实权力的文明人。

方法端在于当你看见噬血的过程即将发生时,你能孤立,能决定噤声沈默,能保持冷静,能拒绝起舞,让自由意志主宰自我行动,放掉乌合之众的按赞优越感,让猎人和罢凌无名者继续沈浸在自我安慰的黑色漩涡幽默里,你即是能够远离噬血、远离罪恶的真实文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