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的时候,都会顺手采买明信片寄给自己。我总是觉得,每个城市的明信片产制,老是赤裸裸地透露了它们凝视、再现自己的角度。

 

巴塞隆纳的明信片小摊贩,摆满了高第建筑亮晃晃色彩的风景,贩卖城市热情的海口文化。还有西班牙海鲜饭明信片,画面搭配赭红的Sangria调酒,行销南欧逸乐的饮食风情。

 

伦敦明信片主题则首推庶民文化。从披头四,伦敦街景的公车与电话亭,到近年一掷千金于医学美容,以致于变得不可理喻地貌美年轻的JK罗琳,都是伦敦人自豪的城市主题。

 

伦敦热门明信片之二,皇室。特别是皇室的爱情故事。早期总是整个摊贩铺满了黛安娜王妃和查尔斯王子的亲昵合照。而当两人不和传言甚嚣尘上之后,特别是在黛妃辞世之后,卡蜜拉着华服与王子同进出的明信片,开始取代泛黄走味的前一段皇室爱情故事,成为伦敦标示自己的图片故事。然而,卡蜜拉终究不能真正取代备受人民爱戴的黛妃。近来威廉王子订婚之后,年轻的王子以及准王子妃凯特所公布的订婚照,很快地变成了新的伦敦爱情故事的指标图像。透过明信片上印满了凯特身着伦敦设计师的宝蓝色洋装和配件,伦敦也同时向每年一千五百万个旅人贩卖伦敦时尚的城市印象。

 

 

伦敦热门明信片之三,历史的地标,并且仅限于胜利的历史。统治者的历史,统治者胜利的身影,从城堡,数个宫殿,到胜利的拱门,和各种纪念辉煌征战的碑文。

 

和伦敦一样,走过西欧的主要城市,城市的着名历史建物,总是明信片的一大主题。而这些被用在明信片上代表、再现城市精神的地标,多半是象征着欧洲胜利的历史剪影。尽管多数城市千年来都被统治、占领过,这些失败的历史却很少在城市建物上,或是在明信片上,留下身影。这种胜利地标的明信片,隐约指明西欧城市透过殖民战争的扩张,作为全球现代性发源地,那种沾沾自喜的优越城市心理。

 

一个重大的例外,是柏林。常见的明信片主题,是卑微的败战和分裂的城市痕迹。被推倒的围墙、被割据的城市分区图、坦克车、被军队烧毁的历史建物。柏林反省自己的历史,不耽溺于胜利的优越想像。他们一半的居民与另一半的居民的历史立场相反,胜利的定义如此模糊。

 


明信片固然可以说明一个城市怎样看待自己,它同时也指明了购买它的人是一个怎样风格的旅人。

 

孜孜不倦的文化人旅者,通常偏爱历史建物和钜型博物馆浸在黄昏橘色调里面,那样漂亮的风景;耽溺于五官享乐的旅人,喜欢寄发美食美酒风情的明信片。

 

在下不才当然属于第二种。到布莱顿我寄了龙虾明信片,到爱丁堡选了油滋滋的哈吉斯,柏林则绝对要和远在台湾的家人分享一下啤酒的剪影。

 

你呢?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