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实现自己的职涯规划与梦想,试着找到同你一起努力的伴侣,能支持你向理想迈进,比胡乱恋爱更重要!

伴侣、工作,只能二选一?对于女性来说恐怕是这样⋯⋯全球知名性别顾问公司“20-first”执行长考克斯(Avivah Wittenberg-Cox)的研究,发现上个世纪女力崛起,到了这个世纪,男性似乎还在摸索如何适应,失衡的关系,对许多女性来说,如果伴侣无法支持,也许保持单身是更好的选择,毕竟没有爱当然不好,但是,贫穷更糟糕。底下是考克斯的观察:

最近,我与 8 位职涯极为成功、年龄介于 35 至 74 岁的女性一同晚餐;她们的故事,在我进行的双薪家庭研究中十分常见。其中一人获得位于另一个国家的重要升迁机会,但也花费了好几个月,试图说服另一半和她一起出国。另一个人则是为了挽救婚姻,决定休假一年、重回学校,让家庭能获得一些平衡和喘息空间。第三个人试图在律师事务所转为兼职,却立刻发现自己坐了专业上的冷板凳;她选择念博士,丈夫则继续他的职涯。(推荐阅读:中国性别观察:女人“兼顾”的是谁的一切?


图|作者提供

这样的经验,突显了数年研究的结论:拥有职涯野心的女性,在个人伴侣上真的只有两个选择──非常支持你的另一半,或是完全没有另一半。

任何介于两者之间的选择,最后都会让人陷入道德和伤害职涯的困境。

以职场女性而言,这正是我们所处的、半完成转型期的现实。

女性在 20 世纪崛起,而在 21 世纪,则是男性适应(或不适应)此崛起带来的后果。

现实是,转型并不平顺,反弹亦有如常态,但潜在利益可能非常巨大。

目前,只有小部分男性和企业站上了转变的前缘。正如盖兹(Melinda Gates)最近所写,我们仍旧会“将我们的女儿,送进为我们的父亲设计的企业”,并进入只要男性职涯不会受到妻子成功影响、就能双方平等的婚姻(虽然我偶尔会听到同性伴侣的职涯受制故事,但我听到的绝大多数这类故事,都是出自异性伴侣,而且职涯被排在第二的,几乎一定是女性)。

倒不是说这些丈夫的思想不够前进,或是不够支持另一半。他们觉得自己很支持另一半,一如许多我合作过的执行长和企业领导者。但他们常会陷入意料之外的抉择;他们乐见自己的妻子成功又有高收入,他们赞美、支持另一半──直到那开始干扰他们自身的职涯为止。

史东(Pamela Stone)和乐夫乔伊(Meg Lovejoy)的研究发现,做出退出劳动力决定的女性之中,有2/3的关键因素是丈夫,而且通常是因为妻子得填补所谓的养育真空。

威廉斯(Joan Willams)在研究中写道,“虽然女性几乎全都认为丈夫相当支持自己,但她们也会表示,丈夫拒绝变更自己的工作时程,或增加参与养育活动。”正如一位女性所言,“他一向告诉我‘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也不会接下任何我的负担。”(推荐阅读:挺身而进只对了一半!为何女人总要努力兼顾一切?

这让女性惊讶又意外。她们原本认为规则十分明确,认为教育程度良好的伴侣会相互支持、轮流负担责任、协助对方发挥潜力。

针对哈佛商学院毕业生进行的调查突显了这样的断口:超过半数男性预期自身职涯的重要性,会高于妻子的职涯,而几乎所有的女性都预期平等婚姻(几乎没有女性预期自身的职涯会处于优先地位)。

千禧世代的男性,通常会被描绘为较为开明,但数据也让情况更加复杂:调查显示,年轻男性可能比年长男性更不重视平等。

就算是注重平等的伴侣,也需要两个人都极为特出,才能走过难关重重的双职涯之路。选择阻力较小的路线比较简单,亦即采取传统形式,男性专注职涯,女性专注家庭。

如果男性比较年长(情况也常是如此)、职涯较早开始、薪水较高,就更是如此。这也带来了难以打破的循环:男性获得更高收入的机会较多,让女性愈来愈难追上。

幻灭极为深刻──而且非常持久。结果就是延后反应,一如我在那本研究 1950 及 1960 年代离婚及结婚率上升的书的发现:天份十足的女性,在丈夫态度的压力下,调降了对自身的期望、静待时机到来。

等到小孩离家,妻子也常会离家。约 60% 的人生后期离婚是由女性提出,而且通常是为了将心力投注于 50 岁以后的职涯。

现在,轮到丈夫惊讶了。

他们努力工作养家,也一直以为这就是自己角色。但在性别较为平等的时代,伴侣关系并不是这样的;正如西北大学的芬克尔(Eli Finkel)在《The All-or-Nothing Marriage》中所写,双薪伴侣在经济混乱的时刻拥有巨大优势。最棒的婚姻,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开心、平衡又充实。家中的性别平衡,可以创造更具韧性的伴侣。然而,那需要数十年的相互支持和平衡才能成就;忽视另一半的梦想,其实是对自己不利。(推荐阅读:【丁菱娟专栏】爱情与工作不用二选一!聪明女人两者兼顾


图片|来源

丈夫不理解妻子的离开

许多我访谈的男性,在妻子离开之后告诉我:“我不知道。”对我来说,这很像企业领导者在最资深的女性高层离职之后说的话。他们不觉得她们会离开,也不是非常了解,其他人的态度、缺乏认可、能力不如她们的男性反而获得升职,让她们多么地不满。

但他们并不是真的不知道。现实是,他们并不在乎。他们不聆听,因为他们不觉得自己必须聆听。他们不经心地点头,忽视耳边的抱怨,因为他们觉得那不重要、不会直接影响到自己。

有几位男性向我承认,他们只是认为,妻子的挫折出自更年期,只要等过这段时间就好。正是这种减化和贬损,将女性逼到无法忍受的地步──接着就促使她们离开家门。这也让她们的丈夫意外又悲伤。

许多与领导、团队培育有关的教训,可以直接用来提升家庭的平衡。想改善家庭的平衡,底下是我提出的方法:

  • 愿景:及早讨论、定期修正长期的个人及专业目标。

伴侣间缺乏一致目标和相互支持,可能会让整个人生策略脱轨。明确表明,达成这

些目标需要什么样的支持,以及支持从何而来。

  • 主动聆听:女性最常有的抱怨就是,没有人愿意听她们的想法;男性的则是没有人感激他们。

以前者而言,伴侣可以定期举行聆听时间(每月一次很不错,每季一次则是最低限度)。

全心、面对面、专心、不开口地聆听另一半想说的事,接着重述你听到的事,并在必要时有所调整;然后两边交换。

听起来很怪吗?等到它拯救了你们的关系,就一点也不怪了。

  • 回馈(意即赞美表扬、多说好听话):每个人都喜欢回馈,但在家庭和工作上,回馈都变得愈来愈少见。

建议比例通常是5:1,也就是5则正面评论,搭配1则“建设性”评论。

人都喜欢获得赞美,特别是亲密另一半的赞美。因此,大声告诉你的另一半,他们是多么地美丽、英俊、聪明、有爱心、愿意支持你。鼓励正面行为,让它们渐渐增长。听起来很假?等到你见到另一半眼中亮起光芒,就一点也不会了。

如果你的另一半不愿意参与、对“挺身而进”没有兴趣,又拒绝寻求协助,你应该先问自己为什么。一如工作,你得先提升自己。了解你的问题、你对他人产生的影响,以及你创造了多少自身的困境。你可以考虑与心理治疗师或教练合作。等到你终于搞定自己之后,如果关系还是没有改善,那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个团队?你是因为爱或恐惧所以才留下来吗?(推荐阅读:【范琪斐答一问】谈兼顾一切,也谈梦想平等

没有爱情当然不好,但贫穷更糟!

直到近期为止,女性的恐惧多于财务能力;没有爱当然不好,但贫穷更糟。

对许多女性来说,更大的财务独立能力,代表她们可以用更高的标准来看待关系。女性想要爱、认可和支持,在工作和家庭都是如此。没有提供这些事物的公司,会很难留住女性员工──许多女性也会创立自己的公司。没有这些事物的伴侣,也会碰上同样的难题:女性会离开。

在家庭和工作上留住女性,需要技能和自觉,需要投入心力、主动调整昨日的规则,以适应今日的现实。

工作上,那代表调整公司的文化和系统;在家庭,那需要平等地聚焦于强化两人的潜力、横跨漫长人生的长期愿景、大量的专心聆听,以及定期的赞美表扬。办不到这些事情,就像是仍旧活在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