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ristine Lee 反思自我,当孩子的自主和妈妈的进步价值拉扯时,该如何学会尊重与孩子沟通?

秋初,带着孩子在欧洲,某日伴侣再度工作去,留下我带阿皮和阿兜要和朋友阿资去拜访一位厉害的建筑学院老师。阿姆斯特丹的这一天,竟如阿资所说下起豪雨,幸好在伦敦已因想在雨中玩而添备雨衣但只有帆布鞋,于是三人浩浩荡荡冲去买雨靴⋯⋯

阿皮进门一眼看到粉红色上有蓝色 Elsa 的雨鞋说要买,我心一沈 XD,因为要赶去跟阿资午餐还要赶去拜访,怎么“又是要花好多时间力气和唇舌‘对话讨论’”的坎卡在那里非稳当过关不可,一个权力拉来扯去的拿捏失准,三年半被尊重惯了的“惯阿皮”就会成为敏感威权的反叛军,用尽生命来对抗我这个自然威权且威权原罪的妈妈。有时候真羡慕那些妈爸说啥孩子就听啥的家庭(噗⋯⋯啊你不是自找的吗?羡慕个什么 XD)(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当广告创意踩到性别地雷,英国政府说:我不准


图片|来源

吃了秤砣铁了心,时空紧张压缩,但我就是依然要把我倡议的进步价值搬出来。阿皮生理女,社会性别认同建立中,但社会常模设定他这样的生理女,就是要穿女生颜色、要看女生卡通、玩女生玩具、要喜爱或被照护成公主,所以为了破除性别刻板,我全要跳脱社会常模来教养他,因此为了确保他是被教养成不在性别常模中的模样,这时候针对雨靴,四点“能不要就不会要”加一点“能要就会要”检核原则跳出脑门如下:

一、不会要买粉/桃红色。
二、不会要买卡通人物。
三、不会要买装 Q 的物件。
四、不会要买公主图案。
五、会要买社会常模设定的男生颜色、图案和设计。

但但但这一双雨靴,已经全部翻转我的预设值,我们真的没有看过冰雪奇缘,但阿皮怎么就⋯⋯我开始动用一种情绪勒索和三种权力不对等的拉扯策略,来和阿皮做一场自以为是的“对话”。

一、情绪勒索:

“吼~我真的很不喜欢 Elsa⋯⋯为什么你喜欢 Elsa 啦!可不可以喜欢别的,我就比较喜欢你也喜欢的 Moana 啊!你跟我两个人都喜欢多好~ 哈哈哈”无效。最近有够独立于我之外的阿皮也放大绝:“你有喜欢的东西,我也有喜欢的东西,我自己决定我的,好不好?”(推荐阅读:如何摆脱家人情绪勒索?真正的孝不是顺从,而是沟通

二、资讯不对等:

“你看这边还有咖啡色的耶~ 哇!还有不一样的粉红色的、跟阿兜雨衣一样蓝色的⋯⋯可能店家仓库还有你喜欢的恐龙颜色?”——试图藉由众多选择去扰动阿皮的自主喜好。无效。阿皮直接说:“可是⋯⋯(戏剧化空拍许久)我就是只想要买 Elsa 的啊!”

三、经济不对等:

“你如果拿自己零用钱的时候再买 Elsa 的好不好?如果用我的钱,我真的好难接受钱花在 Elsa 的东西上,很想建议你买别的耶⋯⋯”——试图提醒阿皮财务大柄握在老娘手上。无效。脑筋动得超快的阿皮两手一摊:“那你先借给我买 Elsa 的,等我有零用钱再买 Moana 的,这样可以吗?”

四、能力不对等:

“我们来问工作人员有没有你比较喜欢的 Moana 的好不好?有的话就买 Moana 的不要买 Elsa 的?”有效。我马上问工作人员阿皮的尺寸还有没有其它花色图案能选,心中窃喜,没想到这家店真是猪队友,阿皮的尺寸竟然只剩下 Elsa⋯⋯我昧着良心说:“其实 Elsa 这个尺寸对你还是大了一点⋯⋯”猪队友工作人员看我跟阿皮的态势,竟然说有鞋垫没问题的,鞋垫一放雨靴一套,阿皮欣喜跳跃说:“耶!可以穿!刚刚好!耶!”我内心白眼翻完,就回答:“好!买!”


图片|来源

阿兜也买了粉红色,也是因为尺寸的关系,不过我很满意。轮到我时,我跟手上拿粉红色雨靴要给我试穿的工作人员说:“我真的无法穿这个颜色!”他大笑我一番,说:“吼~为什么?不会啦!”然后还补一枪说:“你们三个一起穿粉红色多美好!”我似乎必须在内心白眼这个猪队友鞋店的猪队友工作人员的“性别歧视和刻板压迫”才能完成我的进步价值教养失败都是这个外力介入的错哼哼哼(这句是英伦感幽默 XD)。然后,我买了红色。(推荐阅读:教孩子前先教自己!从课纲谈起,给自己上一堂《性别平等教育》

坐在往中央车站的车上,我看着阿皮的新雨靴,拍了一张照片传给阿狗,脑中突然来了 epiphany 那电流通过般的领悟,但从我说:“好!买!”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终于被阿皮给性解放了,我才是那个性别刻板印象深植的人而不是工作人员更不是阿皮,阿皮他才一直都是遑论妈爸或外力如何都不断努力成为自己的人,而拉拉扯扯的这一段历程的我,才是真正过不去进步的彼岸的那一个。

于是,我对着阿皮脚上的 Elsa 雨靴微笑了。甚至晚餐时,阿皮陪我去餐厅厕所尿尿,开心地一直用英文说:“I like my Elsa boots! I really like it!”时,我竟然是内心没有疙瘩而微笑以对的。然后,我默默拍拍自己内心的小女孩说:“恭喜你!你终于不再是阿皮了!”然后也拍拍努力成为进步妈妈的自己:“放松~外人不会因为阿皮穿这一双雨靴,就觉得你是性教育失败的妈妈的!XD”。看着就是阿皮的阿皮,我也内心回向我的谢谢给神队友鞋店和那位神队友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