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罹患乳癌妈妈告白,当生命遭逢巨变,从前没在意过的胸部成了另一种认识自己的方式,她用亲喂孩子,感受了全然的爱!

胸部,陪着每个女孩变成女人,是女人最美,也最私密的一部分。多少情节不可分享,多少隐秘无法道出。胸部的大小、形状、健康,又如何影响了女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这是一组女人和胸之间的故事,来自不同背景、年龄、职业的女人们面对镜头,娓娓道来她们与胸共度的青春与命运,一同走过的压抑、不自信、疑惑与挣扎。妳的上半身,述说着怎样的故事?

“我对胸部看得很淡啦,喂完奶还会走山,”聊起胸部,王筠铵豁达地像在聊隔壁老王,或许是身为地方的妈妈,早就天不怕地不怕。35岁的她,有个三岁的大女儿小曦,今年初迎来小女儿小宓。二月某天挤奶时发现有个一公分多的硬块,赶紧就医做乳房切片,确诊为最难缠的三阴性乳癌第一期。(推荐阅读:“伤痕在我身上开出了花”乳癌患者刺下最美的伤痛勋章

小确幸的日子一下子飘来乌云,想着一双可爱的女儿,再怎样都想撑住、要陪她们长大,不愿“以后别人来带你小孩”。双鱼座的她化忧愁不安为搞笑能量,成立“孩子的爸,我要活下去”FB粉丝专页,纪录抗癌心情,“乳癌听起来很负面,很多人不敢面对,延误治疗。我不能跟你说不痛苦,但那都可以化解,一下子就过了。如果我的文字可以鼓励一些人,那就一直写下去吧。”

她笑谈化疗副作用让她又吐又拉,不知要顾上面还是顾下面,身体激动地像马景涛。每每不忘叮咛麻醉师,她酒量很好,要多打一点。她写道打完“紫杉龙王”紫杉醇药剂后,头发一搓一搓掉,老公竟叫她“秃驴”,因为“感觉武功很高强”,她气嘟嘟回嘴,“至少也要叫妖尼姑吧!”胸部装了引流管,她说正好拍“穿搭教学”,教姊妹们放进宽裤口袋照样可以逛街呷火锅。

身为念理工科的女生,她以前也习惯弱化自己的性别,“班上都是男生,科技业也大都是男生,衣服都穿得很中性,好像必须要隐藏女性特征,才能被定义成你进公司是靠脑袋,不是靠外表。”当了妈妈后,她才开始想为自己打扮,为女儿打扮。生了病后,她更敞开做自己,买绿色假发,擦指甲油。“你本来以为你有数十年时间,可以排序先做什么,可是突然发现人生并非你想像的这么长久,我现在只想做我觉得最重要的事、在意我想在意的人。”

以前跟胸部不太熟,现在成了好战友,这场病让她更明白自己,更知道人生的轻重缓急。八月中动完乳房局部切除手术的她,目前预后情况良好。乌云来了又走,从今往后留下的只会有快乐的眼泪,还有全家人手牵手再一起去郊游的承诺。(推荐阅读:专访穿粉红蓬裙的男人:妻子罹癌后,我想让她记得快乐

【Q&A】

M.C.:你们家族有乳癌病史吗?

王筠铵:没有,医生说现在很多年轻女生发病,我想可能是大环境的问题。癌细胞虽然是歹咪啊,但也是身体里的细胞不正常的增生,可能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启那个开关。人家说乳癌是好女人病跟女强人病,如果你太ㄍㄧㄥ,一直勉强自己做一些你本来做不到的事情,就会生病。

M.C.:亲喂时,有让你感受到身为女人的特别吗?

王筠铵:婴儿喝完母奶会睡着,那个视角往下看,会觉得画面很美,很幸福。就算我跟宝宝一起流落荒岛,我也可以喂饱她,不会饿死,我们是一体的。我是单亲家庭的小孩,想让小朋友从小感受到全然的爱,长大会开心很多,会是个温暖的人,像喂母奶这种我能为她们做的,我就做。本来想能喂多久是多久,后来没办法,治病优先。(推荐阅读:活着还爱着就是性感!安洁莉娜裘莉、麦金妮丝、凯莉米洛抗乳癌宣言

M.C.:当你遇到身边过多的关切或酸言酸语,会怎么面对?

王筠铵:我以前也很在意别人看法,但我后来想说何苦在意这些人。我在医院等,会有路人说“好可怜,孩子还那么小。”也会有人说白血球指数低还带孩子出去玩,有事活该。我觉得干嘛 care 他们,我住院他们也不会来看我,为了这个不开心没必要。你就是把自己顾好,依然很漂亮,依然吃好睡好,因为我们毕竟不是真的公众人物,只是一个素人讲自己故事,把自己当公众人物就本末倒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