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宋慧乔!谈这些年演艺路一路走来的心得,关于幸福的定义她说得简单,却意义深远:“与心爱的人共享悲喜,一同坐在餐桌吃饭就是幸福了。”

演员宋慧乔站上了大自然所赠与如恩宠般的美景当前!就如同大地女神以他深富创造性的能力,将原本的荒芜之地用丰盈翠绿来加以覆盖,而藏身于镜头中的宋慧乔,则与清风一同歌颂耀眼无比的美丽姿态。

没有人能够像宋慧乔这般,不断地试着打破如巴别塔般监固的既有形象,同时又能尽情地享受非一般人所能拥有的巨大特权的女演员;她的名字所拥有的存在感,就如同她项上的钻石般,极诱人又无人出其右,而这样的两面性之所以可以健全地融会在她身上,是因不论她以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和保罗罗佛西(Paolo Roversi)谬思女身之姿,站在其的镜头前,或是为了参加新锐电影导演的作品而飞往异地,这两种全然不同等级的工作,对宋慧乔而言具有同等的意义与价值。随着宋慧乔所能作的事情变多,而人们对她的期望也会随之增加,至于宋慧乔除了不断满足这样的期待之余,更将容易被视为偶然幸运的这一切,转变为命中注定的必然。因宋慧乔将工作和生活的界线划分明确,虽然可行性极低,但若万一有宋慧乔版的《今天也是女演员(The Running Actress)》的电影作品问世,我想比起笑中带泪的自我嘲讽,该作品主要的观赏重点,应该会落在她即使承认自我的限制,仍能落落大方的诚实,并不执着于此的稳重自在。不论在幻想之境,或是在现实世界,宋慧乔永远都是宋慧乔。(推荐阅读:做自己永远不会失业!专访赖雅妍:我想过一场精准的人生

刚好我们正在讨论,近期女演员所能参与展现的电影逐渐消失的现况。就像蒂妲丝云顿 Tilda Swinton 或葛妮丝派特洛 Gwyneth Paltrow 等某些知名演员们,逐渐具全球性问题意识而开始制作自己本身想要观赏的女性电影,我们向宋慧乔询问是否有想要尝试类似的挑战。“这个嘛⋯⋯截止目前我还没有这样的勇气,像最近上映的《今天也是女演员(The Running Actress)》,看到文素利前辈挑战监制、导演、演员等多重角色,一方面觉得她很厉害又帅气,所以我也想要在一旁尽微薄之力,但至于我本身,实在没有办法想像做出这样的事情。单单表演就已让我感到吃力困难,因此还没办法想像到那样的境界。”闪烁着一双如早已认知世间秩序和秘密的少女般的双眼,宋慧乔给了我这样的答覆。

在义大利热那亚(Genova)、在江南的摄影棚、在摄影集出刊纪念会、在某间咖啡厅,至今有多次机会与宋慧乔见面,记得她曾说“不论身为观众或演员,我不喜欢 Happy Ending”,也记得她曾告白说“个人觉得我在二十几岁的那段时间做得最对的事情,就是尽情地谈恋爱”,她也曾下定决心表示“三十几岁这段时间,想要努力地参与更多的作品”。不论是在韩国拍摄电视剧,或是在中国参与电影作品,围绕在宋慧乔的事件总是层出不穷,足以随时都可和她进行访谈;然而有一点是从未改变,那就是不管做怎样的选择,宋慧乔总是依循自己的本能直觉,更胜于外在的名份,而去做她所能的事情。与其说宋慧乔独具慧眼找出会成功的作品,不如说是透过她的参与,为作品赋予了不同的价值,而那些深获大众与影评两方支持的作品,则只是那价值获得了更多人的共鸣与回响;其实,宋慧乔的影片锦集,是无法以世间的基准所能推敲,而是专属于宋慧乔的坚持与韧性所完成的结果。正因如此,与票房营收无关,而是藉由女性的感性,诉说痛苦与幸福、伤痕与疗愈、爱情与日常的宋慧乔所扮演的那些女性角色,可以深植人心让人久久难以忘怀。(推荐阅读:【单身日记】《太阳的后裔》,我们爱得互成命运

不知从何时开始,宋慧乔超越了类型与语言、国境与时空,甚至也超越了偏见与误会。因此,不会让对方做立难安,也不会突然靠近而维持一定的适当距离,这样的应对方式也许就是宋慧乔在风行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过程中,所领略到的最低限度的自我防备;而这就是如卢熙京作家的形容,“美丽而忧郁,活泼但孤寂,纯真与认真相互交集,怜人却又沉着,热烈而又残忍,残酷与理智相互交织,让人雀跃不已,无法言语形容,因此变成让人无法停止好奇的‘演员’、‘女人’、‘人’”的宋慧乔的魅力所在。和宋慧乔一起参与电影《今天》的李贞香(音译,Lee Jeong Hyang)导演在拍摄现场,将头埋进这样的宋慧乔的膝盖,并洒娇说着“我被宇宙抛弃了”,而宋慧乔轻抚着她的头发给予安慰。试问到底有甚么东西可以让这样的她变得更为成熟呢?

“我从小就被说是小老头,因为和母亲相依为命,扮演着类似家长的角色,因此未能像一般淘气的小孩那样调皮嬉闹。就在不知不觉间,在生活中展现得比真实年龄更为稳重,也许因为这样,我不会觉得自己变得更为成熟,只是在工作上或是生活上,开始觉的变得有余裕。我在二十多岁时,当同年龄的演员获得好的演出机会时,难免会有羡慕或忌妒的念头,但现在那种贪念已消失不再;那个机会是因为属于她,才会由她获得,是不属于我的机会,当有这样的念头便可自然地放下;非我所属刻意而为的念头,或是拼命想要放下的念头,也都不会有了。”因为她以身处在不论怎么好的事情,也都可以预料的状态,因此当下的紧张、兴奋、雀跃等感觉也都烟消云散,这样的事实虽然时而会感到怀念或哀伤,但她想必不会不知道,这就是身为老练的专家所需承受的天命。(推荐阅读:成熟不是世故,而是不管世界多糟你仍相信善良

命运总在道路的转角处等待着,而宋慧乔不是以偶然,而是透过选择来接受这样的命运;现在仍在那条路上宋慧乔,其一步一行并非是知其道而采取的动作,而是一心一意专注在步伐走着该路的姿态;这也是她即使面对近期愈加肆虐的狗仔队的行径,仍能以“我也不会做甚么见不得人的坏事”的心态相对,而不会放在心上的力量,是不旦知其外观,更实际体验并理解个中滋味的人(原文:不但看过蛋糕,也尝过蛋糕的人),才能拥有的那种对自我存在的坚固信念。“不管如何,我的身边会有许多保护我的人在,也有人会努力帮我梳妆打扮,即使长了年岁,我仍活在他人的保护之下;在我那些平凡努力过活的朋友眼中,有时也许难免会有涉世未深或不知人间疾苦的感觉,然而这一切是因我身为演员的职业而不得已的结果,我想这样的一面也不能消失。既然自己投身在运用感觉与感性的工作,即使到了五十多岁,应该仍需要保有这样的一面。”

对清楚知道如何自我尊重的宋慧乔来说,即将在明年年初发行的摄影集,是一种记住“名为宋慧乔的世界”的方式。继 2011 年所发行的《Moment, Song Hye Kyo》,这次是第二本摄影集,将如实地纪录让演员流传为永恒的感性与美丽。“这次的摄影集是为了纪念出道二十周年,且为韩国和亚洲粉丝而着手规划,但其实摄影集最主要是为了我自己,未来我也希望持续将逐渐增长年岁的样子纪录起来,还有那些随着岁月而持续不断变化的感觉;我也很好奇活在相同时代深具才能的摄影家眼中的宋慧乔,会是怎样的姿态。”包括宋慧乔长久以来的好友彼得林白(Peter Lindbergh)、来自斯德哥尔摩的 Camilla Akrans、德国的 Vincent Peters、纽约的 Dillon Fosberg、中国的彭海(音译),以及韩国的洪章宪(音译,Hong Jang Hyun)和金英俊(音译,Kim, Young Jun)等人参与了这次的拍摄作业,将愈显沉着坦然的三十多岁的宋慧乔,刻划为永恒。

“不论关于甚么事情,现在我只记得对美好时光的美好记忆和印象。我曾经和这样的人(例如王家卫)一起共事,渡过那样的时光,这本身就让我觉得开心,只要不是真的天大的事件,一旦经过一段时间,那些辛苦的记忆会逐渐消失殆尽;那些过去恨之入骨的人,也不会继续憎恨,单纯地希望大家都平安顺利,对啊⋯⋯我也平安过好日子,大家都平安过好日子⋯⋯(笑)”;对这样的宋慧乔,问起怎样才算是平安过好日子,“没有坏事,没有大事,平淡简朴享受每一个瞬间,为了避免遭遇坏事时时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还有和悲喜皆能分享共有的深爱的人们,围绕在餐桌一起用餐,只要这样我想就已经很幸福了!”。如同某位贤者所言,我们所处的世界在每一个瞬间都即是完整的状态,而宋慧乔即将到来的美好未来,其中的每一瞬间,相信更具备完好的样貌。(推荐阅读:专访林心如:单身的幸福是成长,成家的幸福是放下执拗

“一直以来我都是如江水般顺势而为,不论是因喜欢作品的主题,或是喜欢共事的导演,我都是选择纯粹地、剧烈地动摇心灵的作品;就像这样,我并没有刻意规划人生的发展,一直用这样的方式过活,而现在到达了眼前这样的状态和结果。”眼下抵达的某个美好日子,宋慧乔位在 LA 洛杉矶的的马里布牧场(Malibu Ranch)的中央,四万坪大地之上的蓝天,偶而可以看到野生老鹰展翅飞翔,大力吹动树叶的风声演奏出无语的音乐,赞颂着此时此刻。为自己的决定毫不犹豫举杯庆祝的女人,属于宋慧乔那不会再有的美丽时光,就在此时此刻刻印在秋天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