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柚子甜写《老妹世代》,所谓情人,不只是相恋时感到脸红心跳,心灵交流的无话不谈才是必要!

幸的妹妹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飞快地在萤幕上点击着,一边吃吃地发笑。

“笑什么?”幸揶揄刚上大学的妹妹道:“在跟男友聊天?”
“哪可能啊!”幸的妹妹回嘴道:“我男友才不会陪我聊天咧,他整天只会窝在家里打电动。”

“不会吧!不然妳跟男友一起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幸惊讶地反问道。
“也没做什么啊!之前在学校会一起念书,偶尔一起看电影,或是他在家里打电动,我在旁边用他电脑看韩剧。”妹妹一边敲着萤幕说道:“怎么了?男女朋友不都这样?”

是这样吗?幸疑惑着,说不上有什么不对,但又不觉得应该这么理所当然。“所以妳跟男友不会聊心事吗?各种事──开心的事、不开心的事,聊聊对事情的想法,还是对未来的期待?”


 图片|来源

“不太常耶,男生又不懂。”妹妹放下手机,坐起身来认真地说道:“男生很多都搞不清楚女生在想什么。有时候连跟他分享突发奇想的心情,他只会说我想太多;连上次跟他抱怨同学排挤我的事,他也只会说不要理她们,接着继续滑他的手机,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妹妹皱着眉头继续抱怨道:“或是有时候,我跟他一起看电影,看完想跟他讨论感想,他常常只说一句‘还不错啊!’接下来又没话了。如果追问下去,他就只会说‘不知道’,最后又都变我一个人在说,真的很无聊。”(推荐阅读:【柚子甜专栏】少女的爱是不离开,老妹的离开是懂得爱

“既然这样,当初怎么会在一起啊?”幸有点意外。

“可是他对我很好啊!”妹妹反驳道:“他是个好男人耶,每天都会骑车来接我上学,中午都会来陪我吃饭。而且他很专情,不会跟其他女生走太近,出门还会主动帮我提包包,这样还不够吗?”她道:“我朋友都说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呢。”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妳男友真的是个非常疼女友的好情人,这点毫无疑问。”幸拍拍妹妹的肩,笑着说道:“但我们老妹要的爱情,真的跟少女不一样──老妹的男友,只当一个称职的好情人绝对不够,他还必须要是她最好的朋友。”

老妹的爱情与友情,并不是那么界线分明

刚坠入爱河的时候,女孩常以为朋友跟情人之间,有一条壁垒分明的界线:界线那端是平淡似水、无风无浪;界线的这端则是惊天动地、心跳不已。似乎一位异性的身分只能有朋友或是情人二择一,因为两者的感觉是这么不同,不可能也不应该有重叠的时候。

于是,少女跟让她脸红心跳的人走在一块儿,跟聊得来的人变成普通朋友;女孩不在乎将心事说给不是男友的人听,因为她认为,男友是负责让她脸红心跳的人,朋友才是那个懂她的人。然而,当恋爱的新鲜感逐渐褪去,女孩和男友开始无话可说,她才会发现,一个好情人,让她脸红心跳只是次要,无话不谈才是必要。(推荐阅读:【为你点歌】我们之间,好朋友式的暧昧


图片|来源

老妹的男友:亲爱的,我们之间不能只有爱情

老妹也会希望恋爱的对象让她脸红心跳,但是她同时也明白,自己要的爱情,不能只有脸红心跳。

老妹知道,爱情点燃就像擦亮一根火柴,如果两人之间只有激情的火花,那么保存期限就只到火柴烧尽为止。那样的爱情她已经看得够多,火焰熄灭后的冷教她难以忍受。她才终于明白,能够擦出火花的是爱情,但能够维系爱情的,却是心意相通的友情。有着友情当基底的爱情,就像擦出火焰的火柴被丢到木材上,即使原本的激情已经不复存在,也能靠着友情继续燃烧着温暖的热度。

因此在老妹的心中,最理想男人,不能只是情人,他还要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不会介意男友逛街没帮她提包包,但在意男友听不听得懂她的话;她不介意男友无法随传随到,但是她在意男友有没有能力倾听她心中最私密的事,而且不会耻笑她无聊。

老妹的男友,说难不难,说简单却也不简单──他不必为她做牛做马,只要做她的知心朋友就好。
“真正的爱情跟友情之间,不是真的壁垒分明,而是舒适的友情,被包含在彼此的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