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捐款的儿童自白:写信给未曾谋面的捐款人其实很难!别让捐款感谢信丧失了意义,金钱没有温度,情感才有!

我是一个很会做梦的人。我从小每天都会做梦,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很多梦我忘了,但有一种梦我小时候常常做,那就是梦到我的捐款人回信给我了,而且他对我的状况很清楚,也很关心我,每一封我寄给他的信他都会回信给我 ⋯⋯

可是醒来之后,我就发现它是一个梦!


图/Alexander Possingham @ Unsplash

当时,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必须写信感谢捐钱给我的捐款人,而写这样的一封信对我来说很有困难。

每次到这个时候我就心情很不好,而且会做同样的梦。心情不好的原因不是我不想写信给捐款人,而是因为我根本没有见过我的捐款人,也不知道捐款人的长相、年纪、住在哪里等资讯,要一个 11 岁的乡下小孩写信给一个素未谋面的捐款人──或许我不该这样说──对当时的我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啊!(推荐阅读:给世界更温柔的姿态!陈绮贞:“我的歌想传递一种善意”

我当然知道,人家捐钱让我可以好好生活,我应该充满感激之情,但是对于抽象概念不好的我来说,实在很难抽象的想像该如何写信给这样的人。真的很难对一个没有见过面、说过话,只有名字的捐款人经常写信,我总想不出来要写什么,也不知道他看完信的反应如何。

每次都是我写信,从来没有收到回信,也不知道信到底有没有寄到对方手中,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写的信。

小时候我常在想,如果我也可以收到捐款人写给我的信该有多好!因为几乎不曾有人写信给我,能够收到信是很兴奋的一件事。

但是这个想法只在心里暗自想想,从来也不敢奢望,我有什么理由要捐款人写信给我呢?这个想法一直在我心中 20 几年,直到我当了督导,开始可以参与、决定一些事情。一开始,我总是拒绝捐助单位“要小朋友写信感谢捐款人”的提议,后来当这类事情一次又一次被提出,在讨论的过程中,忽然唤起我小时候的奢望,我心想:或许现在的小朋友也跟我当初一样,不想写信,或许也跟我一样期待收到捐款人写的信。(推荐阅读:【张宀专栏】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嬉皮,用手染衣传递爱与和平

于是,我就问了几个小朋友,果然印证了我的想法。我们都觉得,应该要公平一点,大家都写信,否则信寄出去之后、没有回信,很难再写下去。


图/Helloquence @ Unsplash

有一次圣诞节活动,我们请捐助人写信给小朋友,鼓励鼓励小朋友,同时介绍一下自己,也说明为什么要送这个圣诞礼物。

小朋友收到礼物与信的时候都很兴奋,觉得这个圣诞礼物是有温度的。小朋友的焦点不是在礼物的价值,而是聚焦在捐助人信件的内容。同时,我们鼓励、但不强迫小朋友回信,即便如此,每一位小朋友都觉得自己应该回信给捐助人,所有的小朋友脸上都露出很高兴的表情。

我没有看到 11 岁的我在当中,而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做那个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