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女间谍的告白》,那些顶天立地的大树,都是从渺小的种子开始成长!人生路上当你超越悲喜,就能从中获得力量。

有一次到维也纳旅行时,我遇见一位在奥地利备受推崇的绅士。大家都叫他佛洛伊德──我不记得他的本名了──人们非常景仰他,因为他重新提出人性本纯洁的论点,那些我们身上出现的所有缺失与瑕疵,其实都源自父母。

如今我设法回顾自己从哪里开始出了差错,但我不能责怪我的家人。亚当与安洁.佐勒给了我金钱能买到的所有享受。他们开了一间帽子店,在人们瞭解石油的重要前,便开始投资,他们送我进私立学校,学习舞蹈,上马术课。当人们开始指责我是“放荡随便的女孩”时,我父亲甚至写了一本书,为我辩护—他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但我对自己的行为不以为意,他的文字却也因此引发更多人对我卖淫与说谎的指控。

没错,如果你对妓女的定义是接收男人青睐和珠宝,以换取热情与愉悦的话,那我正是这种女人。是的,我是个骗子,我的行为冲动到几乎失控,让我经常忘了自己说过什么,也不得不耗费心神,只为了弥补我的谬误。(推荐阅读:想当妓女的女人:男人买春的价格,就是对自己性欲的定价


 图片|来源

我完全无法责怪我的父母,除了也许他们让我出生在错误的城市吧:吕瓦登,大部分的荷兰同胞甚至从来没听过这个小镇,这里没发生过什么大事,日复一日都是同样的步调节奏。从我还是个少女时,我就知道自己美丽绝伦,因为我的朋友总是竞相模仿我的各种行为举止。

一八八九年,我家遭逢巨变──亚当破产,安洁也病倒,两年后便过世了。他们不想要我过着他们的苦日子,送我到另一座城市来登上学,一心希望我接受最好的教育。在那里,我接受成为幼稚园教师的培训,并期待有一天能认识照顾我一辈子的丈夫。在我离开的那一天,妈妈叫我过去,给了我一包种子:

“把这一包种子带着,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玛格丽特.佐勒──这是我的本名,我讨厌它。当年有无数女孩取名为玛格丽特,只因为这是一位很受喜爱的女演员大名。

我问她这些是什么种子。

“它们是郁金香的种子,也是我们国家的象征。但更重要的是,它们代表了妳必须学习的真相:这些种子永远就是郁金香,即使此时此刻,妳觉得它们看起来与其他花种一模一样。但是,无论它们有多么渴望,却永远无法成为玫瑰或向日葵。如果它们企图否认自己的存在,它们将孤苦终生,凋零离世。(推荐阅读:泰勒丝、小野洋子、恶女花魁!与时代狂放共舞的恶女风暴

“也因此,妳要学着用喜乐的心情,无论如何都要追随自己的运命。随着花朵成长茁壮,它们能向外界炫耀自己的美,受到众人的欣赏;在它们凋谢后,它们就会留下自己的的种子,让其他人继续神的工作。”


图片|来源

她将种子放入一个小包,我曾看见她不顾病痛,悉心缝制小包好几天。

“花朵教导我们,凡事都无法长久:尽管它高雅美丽,但终将凋零衰老,不过,它们仍然将散播新生种子。当妳感到喜悦、痛苦或悲伤时,务必记住这一点。万物传承循环,老死凋零,而后重生。”

我必须经受多少风暴,才能理解她想告诉我的道理?当年,她的话听来无谓空洞;而我只急着想离开那令人窒息的小镇,周而复始,毫无变化的日日夜夜。今天在我写下这封信时,我明白了。我的母亲就是在说她自己。

“就算是顶天立地的大树,也能从这些细微渺小的种子成长。妳要记住这一点,凡事不要操之过急。”

她亲吻我,跟我道别,我父亲带我到火车站。我们一路几乎没有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