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是全球第二大污染产业!有问题的不是买衫欲望,而是快速浪费,拒绝快时尚的大量消费,学会好好爱惜衣物,就是成功的一大步。


图|(龚慧摄)

Christina 成长于南非和英国,曾是一名执业牙医,后来成为记者,随丈夫来港后于 2007 年成立 Redress。她身穿的喱士上衣来自升级再造品牌 BYT,牛仔裤是二手 Ellery,西装褛是 365 挑战时穿过的二手 Le Zinc。

关注环保议题的 Christina Dean,目标并不限于“见自己”,而想要把绿色时尚的概念推广至“见众生”。2007 年,她在港成立非牟利环保团体 Redress,希望透过教育新进设计师和启发消费者,减少业界带来的浪费。“所有行业都跟可持续发展息息相关,当人口上升,而一切天然资源都有限的时候,这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可是人们很少留意到衣服原来消耗了那么多地球资源。若要在食物与衣服之间二选一,答案一定是食物。当消费者改变了,品牌都要随之改变。”


每年落入垃圾堆填区的纺织品中,约 95% 能再用或回收。(Redress图片)

近年许多品牌,甚至是被指最不环保的速食时装品牌,都纷纷推出可持续发展的服饰系列,同时惹来诟病,认为那只是披着羊皮的狼,骨子里仍是在鼓吹消费。以为 Christina 会对这些系列不以为然,她却十分理性:“我曾经很反对烟草,却发现叫人戒烟很难;同样地,你不可能要别人彻底停止购物,因为满足需求和欲望是人类本性,不过我们可以用更佳、更环保的方式去代替。”(推荐阅读:从穿着开始回归自然,无毒服饰三件事

“我很想告诉所有人,即使你一年不买衫,也一样可以打扮得很好看,你的衣橱已有足够的衣服,可是我知道大家根本不会听,所以不如积极令行业变得更好才更为实际。我以前会 anti fast fashion,但现在我会说,我反对的是那种不断买、买、买的消费文化,那才是真正的魔鬼。我认识一些人,他们虽然购买速食时装,但他们小心清洁、护理及修补衣物,一样可以穿很久,直至要丢弃的时候也会拿去回收。真正的问题是我们过度消费和轻易弃置的习惯,以及劣质的制作和物料。”

即使你一年不买衫,也一样可以打扮得很好看,你的衣橱已有足够的衣服,可是我知道大家根本不会听,所以不如积极令行业变得更好才更为实际。我反对的是那种不断买、买、买的消费文化,那才是真正的魔鬼。

只穿二手和升级再造衣服

要站在道德高地批判别人当然容易,Christina 于 2013 年身体力行示范如何穿得其所,参与了一个名为“365 挑战”的计画,整整一年 365 日穿的都是二手旧衫或升级再造(upcycling)服装。“我在那年学习到很多,而且发现时装实在很有趣,终于明白为何人们会那么热爱投入。那一年,我在造型师的协助下,每天都因应该月所定的主题而穿衣,尝试了许多不同风格,运动、时尚、女孩子气的都试过。时装的特别之处,在于能够令你看来截然不同。我想表现出服装的可能性,那一年什么都穿,反而失去了自己原来的风格呢。”


即使只穿旧衣,Christina 于挑战期间仍可配搭出不同风格。(Redress图片)

计画实行期间的某天,造型师为她安排了一套篮球服,令在中环上班的她感到十分尴尬,但后来她发现原来只要够自信,别人根本不理会她穿了什么,使她深切明白到“人着衫而非衫着人”的道理,“你穿什么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们会凭衣着去判断别人,但去到最终,你的个性能够掩盖一切。穿旧衣的另一好处,是我很肯定街上没有人会跟我穿得一模一样。”现时,除了内衣和鞋之外,她已不会再购买任何全新的衣服,只会选择二手旧衣或升级再造设计,近五年来的唯一一次破例,是她人在机场,而当下真的很需要一件T恤。她又提议大家不妨试试一至两个月不买衣服,“你在衣橱里找找看,自会发现许多可穿的东西,我有同事便正在尝试新挑战:在31天内只穿 13 件衣物。”

说到旧衣,若大家的印象仍只停留在很霉、很脏,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香港二手市场始终未及欧美国家蓬勃。“我想让大家明白,废物不一定是废的,只是当刻没有人善用而已。”她就曾在 Redress的pop up store 里搜罗到一批心仪的 Marni 二手服饰。她继续分享选购和穿着旧衣的心得:“我重视衣料质素,有需要的话会拿去给裁缝修改。许多人,尤其是女人,都忘记了剪裁的重要性。人人的体型都不尽相同,即使尺码适合,也不代表剪裁合身。改衣可能只花一百几十元,却可以令你好看多了。唯有穿得好看,你才会继续去穿那件衣服,不会浪费。”(推荐阅读:时尚不浪费!过季商品变身高级订制服 Aluc


Christina 穿上本地设计师林春菊 Janko 所设计的升级再造牛仔旗袍,配搭购自二手店的 Chloe 西装褛。(龚慧摄)

你穿什么都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们会凭衣着去判断别人,但去到最终,你的个性能够掩盖一切。

买得精 穿得久

每天都在忙个不停的 Christina 在穿衣打扮时也重视舒适度,“你穿得舒服,才能展现魅力。有些女人因穿上暴露的衣服而感到不自在,或因穿上高跟鞋而饱受折磨,看起来毫无吸引力。每个人对于女人味有不同解读,穿得舒服都一样可以表现性感。记得多年前我身在瑞士 W 酒店,那时我就是那种衣着暴露的人办,我在酒吧碰见一位身穿 Timberland 鞋、半截长裙与毛衣的女人,不是说笑,她漂亮迷人得很,教我印象深刻。”

她心目中的 style icon 是 Iris Apfel,尤其欣赏她的名句“Fashion you can buy but style you possess”。Christina 说:“你给我 100 万元,我便能在店里买到许多东西,使自己打扮得很不错,这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事,但时装不只是这样的,风格并不是买来的。”她又提到母亲,“她的穿衣风格时尚得来有点古怪,现时已年过 70,却会穿着 designer label 服装骑单车。她并不富有,不常买衣服,一件衣服会穿 20 年,但她只会穿 designer label。”这种购物方式跟 Vivienne Westwood 近年主张的“Buy less, choose well, make it last”不谋而合,相信这种买得精明、穿得珍惜的态度,对 Christina 自小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我八岁的时候,曾告诉旁人我想设计童装。”原来当时年纪轻轻的她以为童装所需布料较少,不易造成浪费,环保概念的种子其实早已播下。(推荐阅读:【Handsome Lady】时尚老奶奶 Iris Apfel:穿得开心远比穿得好看重要!

全方位推广绿色时尚

要把绿色时尚推广到各个地方、各个层面,Christina 想法多多。例如她曾主持 Redress 纪录片《Frontline Fashion 时尚先锋》,又跟两位同事合力撰写了今年 3 月出版的《Dress [with] Sense》,此书如今已有英、法、韩语版本,内容灵感来自其“365 挑战”的得着,“我亲身证明了即使是破烂的、过气的衣服,只要经过修补、清洁、配搭,一样可以重新回到时装循环之中。这本指南会分享购买、穿着和护理衣物的心得,又介绍如何筹办一场交换衣物的 swap party 等等。相信没有人会想刻意污染环境、制造垃圾、欺压劳工,大家只要好好爱惜衣物,已是踏出成功的第一步。而且长远来说,你穿一件衣服愈久,便能省下愈多金钱,然后你会更有信心去花钱买更好的衣服。”


Christina 身上的喱士上衣是 BYT 货办,“这些喱士是某厂家原要弃置的,由于量少所以没人要。我想证明给大家看,废物都可以很美。”(龚慧摄)

没有人会想刻意污染环境、制造垃圾、欺压劳工,大家只要好好爱惜衣物,已是踏出成功的第一步。

她又提到正在筹备创立全新服装品牌 BYT,希望透过社企模式营运,为 Redress 筹到更多资金,同时为消费者带来多一个环保选择。品牌会采用升级再造物料,并跟支持可持续发展的供应商与新进设计师合作,首批服装预计将于 9 月在连卡佛有售。“我想表达时装也有分好坏。我们改造那些原本可能要送去堆填区的废物,聘请设计师和失业人士,跟最好的工厂合作,也会设机制回收客人将来想要弃置的品牌服装。”(推荐阅读:【世界日志】圣费尔明节奔牛文化、快速时尚剥削劳工、体育运动赋权女孩

此外,Redress 透过主办“衣酷适再生时尚设计”比赛去启发新进设计师,以最少浪费创造符合大众市场的设计。自 2011 年在港首次举行以来,规模一年比一年盛大,如今已成为全球性活动,今届报名人数更为历届之冠,参赛者来自日本、美国、中国和以色列等四十六个国家。访问之时,本年度的入围名单尚未公布,Christina 表现得兴致勃勃,“我很高兴能够认识这些参赛的设计师,他们跟我们拥有相同理念,将会成为我们强大的夥伴。”

Redress 成立十年,回想当初为何会在众多环保项目当中选择投身时装界,她笑说:“我对所有环保范畴都感兴趣,只是十年前由此起步,如今仍卡在这里罢了。至于为何首选时装,是因为打扮能反映一个人的态度,你如何选衣服反映了你如何跟世界连系,我想透过衣服去启发别人以可持续方式生活。”

能够坚持十年、得到正面回响是她感到最满足的事情。“我喜欢这份工作,虽然一点都不轻松和不有趣,但我能想像自己继续多做 100 年。”除了所有机构及公司都要面对的营运问题,她认为 Redress 未来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去评价工作成效,“我们拍片、出书、办比赛、获传媒关注⋯⋯可是该如何证明真的改善了环境?大家留意到我们,然而在行动上又有否实际改变?”答案也许要留待历史去评价,又或者影响力这件事从来抽象得很,不过最起码的是,跟 Christina 的一席话促使我检讨自己的消费模式,反思如何能够在环保与时尚之间取得平衡,希望这篇访问也能令你萌起同样想法。

打扮能反映一个人的态度,你如何选衣服反映了你如何跟世界连系,我想透过衣服去启发别人以可持续的方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