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生活打拼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去找大城里奔走的美甲师,做一次有故事的美甲吧!听他们说人生的同时反观自己的人生。

上个月,橙雨伞发起了一场公益活动:“去做一次有故事的美甲吧,我们替你买单。”内容非常简单:找一家店做美甲,跟美甲师聊聊天,听听她的故事。

在活动发布的一个月内,我们在后台收到了许多读者的投稿。通过聊天的方式,有人和美甲师成为了朋友,有人看见她们的智慧与才华,有人感叹她们的辛苦和坚强。

我们从众多故事里选了一部分出来,想让更多人听听这些美甲师的故事,听听流动女性的声音。同时,也恭喜以下读者获得橙雨伞提供的关爱流动女性300元美甲基金,请在后台跟我们沟通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故事一:迥异的生活轨迹,相似的心情

这是我的第一次美甲,抱着憧憬期待外加紧张的心情从河狸家上预约了一位美甲师。因为没有做过美甲,过去也不擅长跟人尬聊,其实在见到对方之前心里还有些忐忑。

但是我的美甲师琼琼,是一个超级开朗健谈的人,而且我们年龄相仿,所以很轻松地就聊了起来。她是河南人,但是和爸爸妈妈一直生活在北京,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最小的弟弟。琼琼高中毕业后,爸爸就让她放弃读专科,去汽配厂工作了。但是汽配厂的活儿太无聊,而且让人看不到希望,于是琼琼又来到中关村卖自己喜欢的手机壳。

自己在中关村卖手机壳的日子,外加一个同样在那边工作的叔叔,让琼琼对中关村里各种坑蒙拐骗的小门道一清二楚,对一些电子设备的问题也略知一二。“一个手机壳的进价也就几块钱,却可以卖到几十块。不过很多人愿意为了自己喜欢的乐队或者卡通付很高的价格,我就喜欢最简单的这种。”她说着给我看了看她可爱的红色手机壳。

我们聊起了她选择成为一个美甲师的经历。她说之前也看到别人去做美甲,但是没有特别的感觉。直到有一天,她的朋友请她去美容店修了一次眉毛,两个人就顺便做了一次美甲。回忆到这里琼琼流露出开心的神色:“我当时做好美甲后,喜欢得不得了。每天起床就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一直看,觉得真漂亮。然后有一天,美甲突然掉了一块,我简直难过死了。然后我就觉得发现了自己想干的事,立马辞了卖手机壳的工作,去学校学美甲了。跟你们不一样,不用考试的学校,哈哈。”(推荐阅读:“我们努力工作,是为了享受生活”:做个让工作与生活共荣的自主小姐

学成之后,她先在美甲店找了份工作。“店主一开始是不会让你直接美甲的,信不过你的技术。你要先从修甲开始,慢慢地技术娴熟了,也就可以开始美甲了。”看她给我上甲胶,颜色可以非常完美地覆盖在我的指甲上,跟我给自己涂甲油时一片狼藉的状况完全不同。

我于是问琼琼:“不是有一种叫防溢胶的东西可以防止你把甲油涂错吗?”她回答说:“你要是跟我一样涂了这么多双手,就再也用不着那种东西了。”

河狸家这个平台三年前刚出现的时候,琼琼就眼疾手快地加入了。她现在是一个“加 V”的四星手艺人,还有高达 91% 的满意度。“刚开始做的时候定价还要低一些,遇到过一些非常奇葩的顾客,要求你改来改去,送这个送那个。不过大多数顾客还是很好的。现在我的技术也非常娴熟了,可以画很复杂的图案。”

我要求的图案比较简单,做起来只花了一个小时。但琼琼很耐心地在一开始帮我反复试色,最后搭配起来的效果也叫人满意。

完工后,我提出想跟她拍照。她腼腆地笑了笑:“矮油,我照相超级僵硬的,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笑容好。”

跟琼琼度过了开心的一个下午后,我把她送出门,然后盯着自己的新美甲花痴了一个多小时,彷佛体会到了琼琼当年的心情。虽然我和她有着迥异的生活轨迹,但在很多方面也是相似的。


(PS:琼琼的河狸家 ID 是:琼琼 95,大家可以去约她噢~)

故事二:为了接单,坐一个半小时​​地铁

第一次约上门做指甲,宝欣很准时地敲响了我家的门,打开门,瞥见一个瘦瘦、干练的身影,抬着一个行李箱大小的箱子进来。

我惊呼:“天呐!您要带这么大的箱子呀?”“是啊!这都是做指甲的装备啊!”

后来聊天儿知道宝欣是河北人,丈夫也在北京打工,孩子在北京上幼儿园,因为自己和丈夫都没有北京户口,孩子上小学就得回河北老家。

我问宝欣住在哪儿,她说在南四环,我惊呆了,我家住在北四环,她做了一个半小时​​的地铁过来。她说原本我的单子已经超过她的服务范围了,但她还是来了,我还挺过意不去的。

她说:“没事儿,你以后还是可以约我,远点儿就远点儿呗,我还过来。”


(PS:宝欣的河狸家 ID 是:宝欣,大家可以去约她噢~)

故事三:她曾凌晨五点上门为客人做美甲

第一次用河狸家约做指甲,来的是一个看起来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扎着半丸子头,操着一口南方口音的普通话,拎着一个巨大的箱子。

我说:“你从哪儿来的啊,这么大的箱子你要拎上地铁啊?”她说:“对啊,就得随身带着啊!”她家住在天通苑,在河狸家注册做美甲师一年多了。我一摊开手,她说:“哎呀小姑娘你这指甲真是够小的,考验我技术啊!”

边做指甲边跟她聊了聊,她是江西人,干这行也有五年多了,之前是在美甲店里给人家做。她还说她最近有点儿神经衰弱,睡不着还觉浅。

有一回遇到一个客户,半夜下了单,约她第二天早上 5 点去给做指甲,说自己睡不着了就想做指甲,后来沟通了一下改成了早上 7 点做。

像她们这样的“自由”美甲师,收入比在美甲店高,但也更辛苦,每天拎着巨大的装备箱在北京城里穿梭奔走,早上 6 点出门晚上 9 点到家是常有的事,一天三顿饥一顿饱一顿也是常有的事。


(PS:这位美甲师的河狸家 ID 是:七叶树)

故事四:从小护士到美甲店长:“其实,最初我只是想来北京看天安门”

我是一个很喜欢做美甲的人,与其说喜欢美甲本身,不如说是喜欢做美甲的整个过程。所以当我看到橙雨伞的活动后特别开心,在大众点评上选了家店,当天晚上就约了做指甲。

按照地图到了目的地,我险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它不是一个独立的店面,而是藏匿在一家理发店的二楼。上了楼梯之后,发现这美甲店虽然空间不大,但是布置得很温馨,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顾客,你一句我一句地和美甲师聊天。

帮我做指甲的美甲师叫梦梦,是这家店的店长。梦梦虽然戴着口罩,但能感觉出来是个漂亮的女生。她热情地叫我“宝宝”,“亲爱的”,很耐心地给我推荐款式。选好坐定之后,我想起了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了解坐在我面前的这位女性。

谈话过程轻松愉快,我们像朋友一样,交换了部分的人生经历。梦梦是东北人,毕业后在老家的医院当护士。有一天,她来北京找在这工作当闺蜜玩,没想到这一来就不想回去了。“我是来看天安门的,没想到从此就这样留了下来”。

初来北京的她正值微商兴起,她通过卖产品,招代理赚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我问她:那你怎么转行做美甲了?她笑了笑,说:“哎,我不擅长忽悠人。让我跟别人说这东西有多好,我做不到。”

她接着说:“我还是比较喜欢有一份定下来的工作,就算辛苦点也行,我喜欢上班”。我对她独自来北京创业的经历十分感兴趣,于是问了好多关于开店的事。谈话中发现,梦梦之所以能成功(她家店生意很好)不是靠运气,她的每一句话都体现着她对这个行业透彻的了解以及自己的见解。

我看着眼前的这位美甲师,感到她瘦弱的身体里一股强大的力量。

指甲做的快接近尾声,两个多小时里梦梦一直保持着弯着腰低着头的姿势,全神贯注地为我修形状,涂甲油,贴饰品。我不禁感叹:“你累不累呀,两个多小时,我坐着都觉得累呢”。“不累呀”,梦梦爽朗地笑了笑说,“怎么说,做自己喜欢的事,都不会觉得辛苦。”

回去的路上我在想,梦梦从一名小城护士到如今在北京拥有了自己的事业,这一路的成长蜕变让人替她开心。我也通过今天的聊天,不单单认识了这位叫梦梦的美甲师,更认识了一个爱生活,有勇气,且非常努力的女性。

这样一想,眼前新做的指甲彷佛更加好看了。


PS:店名:趣美甲日式美睫(望京店)

故事五:我和很多顾客都是朋友,说交心的话

一天下午,看到橙雨伞的美甲活动后就兴冲冲地去做美甲。到店后发现有好几位顾客正在做指甲,美甲师都是比较年轻的女孩子,低着头默默地做着眼前的工作,话不是很多。

接待我的是个看起来年龄大一些的姐姐,做好准备工作之后帮我泡了泡手,然后修手、去死皮、修型,动作非常娴熟,因为我显得不太知道步骤,姐姐还猜到了我是第一次做指甲。

吹着空调做着指甲,我跟姐姐聊起了天,才知道她是这家店的店长,店员和顾客都管她叫静姐,平常不忙的时候她是不干活的,今天生意多比较忙,其他店员都在接待顾客,所以她才接待了我。我看着静姐给我做指甲时温柔熟练中又非常严谨细致的样子,心里暗暗想真是走运呀。

她告诉我自己从老家来北京做这行,已经八年多了,没换过其他工作,就是因为喜欢,虽然看似是重复性的工作,但其实做的款式不一样、面对的人不一样,所以并不会觉得枯燥无聊,而且做出让顾客觉得漂亮满意的指甲,自己心里特别有成就感。现在也算是美甲行业里非常有资历的了,自己除了管理这家店之外,还会带带学徒,指导其他美甲师。

我看了看旁边略显青涩的店员,问静姐她们是不是年龄都比较小,静姐看了看我说,你应该还在上大学或是刚毕业吧,她们跟你年龄差不多,有的比你小点儿。我看着静姐老练、有经验、打扮精致的样子,想必这八年多在北京的工作和生活带给她很多改变。

她说自己八年前也跟这些小妹妹一样,初入这行,很不成熟,没有耐心,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心理成熟了,待人待事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和做法,以前不理解的现在都会理解。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心态和非常多的经验,所以在跟顾客打交道时就很得心应手,跟许多顾客都是从不认识到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甚至会说很交心的话。

我问静姐打算赚了钱以后回老家吗,她说不回了,习惯了在北京的生活,这边好吃的好玩的多,打算一直待下去。我在她的朋友圈里看到,她养了一只萌萌的小泰迪,还有甜蜜的爱情,还经常秀秀游山玩水娱乐休闲,还有一小部分自己的美甲作品图片。

我问静姐对工作生活有什么期待,她说就是希望自己可以赚更多的钱,也带着我家姑娘们好好赚钱,让店里生意越来越好,然后可以经常出去吃喝玩乐,去想去的地方旅游。

爱玩、爱美、更爱工作,生活在北京的很多姑娘都像静姐吧,虽然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工作和生活,但同样对工作和生活充满期待和热情,同样经历了或正在经历从初来北京的不适到离不开这里的心路历程、从初入职场到事业有成的心态变化,祝愿千千万万在北京努力工作、认真生活的姑娘,都能在这里收获自己想要的生活。(推荐阅读:给努力生活的你:人生有一百种苦,但只有一种坚持

故事六:她也想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昨天,看到橙雨伞的活动后恍然发现,啊,自己已经n个月没有做美甲了。于是说干就干,打开美团,找了一家评分不错的店,出门。

来到的店,与其说是美甲店,不如说是女子会馆,因为除了做美甲,还有许多医美上的小项目。店里除了顾客只有三位姑娘,一个在做美甲,一个在做美睫。

最后一个空闲的姑娘问我做什么颜色,然后把我推荐给旁边的美甲师了。她收拾了一下提包就出门了,说要出去玩。正给我磨指甲的姑娘给她抛了个眉眼说:“去玩吧,么么哒。”

我问:“那是你们老板吗?”“不是,我们一起干的。”

三个姑娘是合夥创业了。氛围看起来很不错。

姑娘问我住附近吗?我说住岔路街,她就开始大笑。露出两个酒窝,看上去很像周星驰电影里的那个美人鱼。她说想起年轻时一个朋友,就住在岔路街,那个姑娘喜欢喝酒打台球,但是一喝就多⋯⋯

“我们年轻的时候玩得可疯了,我建了个 QQ 群,一大群人天天喝酒泡吧打扑克,十几个人睡一张床,一个周熬三四回通宵⋯⋯”最后自己在那里感慨:“年轻的时候玩得真好啊⋯⋯”

我说,我在美团上搜美甲店,你们的排名是第一,而且是五星。她又咧着大嘴笑:“可能都挺聊得来吧。”

她确实很能聊,聊着聊着,最后竟然说到去淄博一个寺庙皈依的事,两个姑娘一起嚷嚷,买票买票,明天就走。又说起大明湖现在不能放生了,因为放得不对就是杀生了,她特别想去庙里打七⋯⋯

临走时我问她,你明天真去淄博啊?她摇摇头,没有时间啊。这个店哪能放下,孩子也快上学了,再说真有时间也得多陪陪父母。

故事七:能猜出顾客的心思的美甲师

到店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只有我一个顾客,店里放着慵懒的音乐,其他两位美甲师靠在沙发上休息,据说她们昨晚休息得很晚。一个眉清目秀、唇色鲜明的姑娘上来招呼我,就是我今天的美甲师 April(应本人要求用化名)。

April 说话轻声细语,衣着轻松舒适,是无印良品那种性冷淡风,像日剧里的年轻主妇。

April 是 90 年出生,河南人,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已经结婚了,老公也在北京打工,孩子 6 岁了,在老家上学前班,由爷爷奶奶照顾,最近暑假刚刚接来北京玩了几天。她选择做美甲的想法很简单:没学历,找工作不容易,学个手艺比较靠谱。

April 随口跟我打听了一下大学,说老师曾经告诉她们当下努力学,大学有很多玩的时间。但她没继续读高中和大学,“有自己的原因也有家里的原因吧。”april 说,做河南的学生还是很倒霉的,竞争太激烈,不像北京的学生也不像少数民族的学生。我吐槽了几句自己工作压力大,她显然是觉得我站着说话不腰疼,说理解不了你们的压力,我没做过你们那种工作。

我问她做过多少个美甲,她笑说被问到了,回去要想想。April 让我选颜色,耐心地帮我试了几个色。我选了黑色。她意味深长地笑了,说猜你会选黑色,你是个严谨保守的人。好敏锐,果然是阅人无数了。

看完这些故事,伞君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动。虽然这些故事没什么惊天动地的桥段,但在平淡背后,我看到了一个个无比鲜活的女孩。

生活从来不易,对于从事美甲师这一职业的女性来说,生活的重担彷佛更加沉重。

作为流动女性的典型群体,她们大多数来自小城市或农村,没接受过完整的教育,没能享有无忧无虑的青春,是靠着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努力,在偌大的城市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慢慢地扎下根来。(推荐阅读:戴维斯、艾玛史东、雷恩葛斯林!金球奖动人演讲:每个努力生活的人,都在修补世界

您有跟美甲师或者其他流动女性的故事吗?欢迎文章下留言跟我们分享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