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倘若要爱,我有自己欲望的爱情套路,反正幸福是自己的责任,一次爱很多人有何不可?

25 岁那年,她就知道,她无法在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身上,得到她想要的所有东西。当她这么说的时候,她指的是爱情。

关于爱情,她很早慧,不,或许不能说是早慧,她是被记忆催熟的,父母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吵,她还以为所有家庭都这样,以为爱必然也伴随伤害。她想,所谓结婚是为了什么,是性格不合,意见相左,又无法分开,是人把自己塞进去的笼,为的是让自己不再自由。

她先看明白了婚姻是什么,才思考爱情。于是她决定了,只有爱情这件事情,她不妥协,不要也不能够。

人说爱情不谈条件,她想了想,这话确实不算错,把条件挂嘴边,总觉得俗气,但若是细看,所有选择也都是条件筛检——你选的餐厅说明了你是什么样的情人,你捻的情话体现你的知识素养,你过的生活表态了你的经济能力,事实上,条件最多的从来也就是爱情。


图片|来源

她确实想过,她要一个心灵伴侣,要他懂得她的皮毛,疼爱她的犄角,宠溺她的畸形;她要一份经济条件,要他拥有近似的品味,舍得在同样的地方花钱或小气;她要他使她欲望,想要吻他,也有想叫他挨上来的冲动,她要他们身体嵌合,像早已做了好几次;她况且要他善良但不乡愿,爱家但不妈宝,有勇而不无谋,体面而不花俏;她甚至要他心电感应,知道她什么时候想自己去飞,什么时候又渴望一个豢养的拥抱。(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我不介意孤独,它比爱你还要舒服

对,连她都没这么理解自己了,她偏偏渴望这样的爱情。关于爱情,她也早熟,大概是看惯了太多女人在爱里委屈,她自小知道自己贪多,也曾痛苦过,觉得那个已经忘了名字的谁,给不了她要的幸福。后来,她从不同的人身上取,恍然大悟,每一份也都是爱情。

比如那个 C,他们能聊一整晚的天,从希腊神话聊到股票涨跌,心灵被彻底打开,身体反而走不进来。C 有双如小狗,叫人怜爱的眼睛,可她偏偏对他一点欲望也没有,没有。

她喜欢跟 F 一起生活,F 长她八岁,早已长出自己的品味,有岁月味道的那种。她带他去老饕餐厅,熟门熟路点杯好酒,他也下厨烧咖啡,懂得怎么哄她才不落俗套,她就有一点不喜欢,他简直把她当女儿养。

哦,还有她和 B,他们最喜欢上床,其他都不必做。他们不叫彼此炮友,他们没有禁止做爱后拥抱,只不过他们可不想给彼此承诺,她知道他们最合的不过只有身体。

还有那个 M,那个 H,那个 L,他们凑在一起,完整了她的爱情。“你们都是我的男朋友”她喊他们很亲昵,“是你们叫我可以相信爱情。”

他不知道跟她爱过的人,有没有更相信爱情?朋友说她疯了,更难听地会往下念,妳不忠,妳水性杨花,妳简直有病。


图片|来源

她笑了笑,大概自己真的有病,病得不想委屈自己,不愿活在俗艳的爱情文本,不能只留男人喜爱的黑长直,不爱只当傻白甜(而且等一下,每个傻白甜也都该有自己个性的)。她想起小时候看的偶像剧,爱总有套路 ABC,她却反覆选不到自己想要的样子。她不能再假装自己满意所有无聊的爱情规则,那些规则从来也不对她的人生负责。(推荐阅读:【单身日记】可惜我们偏偏不是让彼此幸福的人

那为什么她不去写自己的规则呢?为什么不行呢,为什么不能同时去爱很多人呢?

她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她更相信,幸福从来也不是其他人的责任,而是她自己的。她对爱情怀抱近乎纯情的想像,即是幸福只有自己给得起。她可以是芭比,做芭比的时候,不必受限一个凯文,凯文做不来的,没关系,我还有丹尼尔、威廉、怀特与汤米,所以我也可以继续爱你。

她想终有一天,盛世倾颓,用理论与制度建立起的世界倒塌,婚姻制度重组甚至消失,伴侣概念再次定义,直到那时候,人们会更认真问自己,我想要的爱情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