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曾品璇细看“美人腿”之称号,探究命名下的权力象征与被性化的女体议题。

文|曾品璇

昨日,第52届金钟奖中,生活风格节目主持人奖得主是公视节目的《浩克慢游》中的王浩一和刘克襄。这是一部踏查台湾各处的节目,藉由两位作家的亲身踏查,引领观众品味台湾的老房、古树、美食、老店、市集以及满满的人情,体验生活的轨迹。节目中每一集都是两天一夜,或者三天两夜的小旅行,节目和书中期待观众起身而行,更喜欢自己成长的土地—台湾。

笔者很喜欢这个节目,进而阅读其书《浩克慢游:寻找新旧交错的美丽》,然而却发现台湾社会中隐而未显得对蔬菜和女性的并置(Juxtaposition)关系。

阅听其节目和阅读其书发现,第五站 / 集 / 章中的山城小美—埔里・竹山。有一段是埔里 4W,也就是好天气(weather)、好水(water)、好酒(wine)还有美人(woman)。王浩一、刘克襄(2015)《浩克慢游》书中的次标题为:过杷城圳去摸美人腿(页
170)。

笔者对“摸”、“美人腿”作为文章次标题感到好奇。


图片|来源

搜寻“美人腿”后发现,它是埔里名产筊白笋的代称。南投县政府大力推动以“美人腿”作为宣传形象的节庆,也就是筊白笋丰收的节庆。“美人腿”取自筊白笋的双关音“脚白”和符合其蔬菜外在形象,好记且便于宣传,每年到五月南投埔里美人腿节活动热烈展开,活动宣传写着年满 16 岁女子可以报名,宣传照片中女子一字排开,露出美腿的美丽女子走秀宣传,影像遍布媒体大版面。

网路搜寻引擎输入“美人腿”的字样,图片搜寻后将会呈现两种大致的分类:一种是美人腿脆嫩可口的蔬菜影像,另一种是被性化的女体。“美人腿”女体影像中,裸露的姿态展示着被欲望化的身体,让阅听者透过影像接收意义,“我等着被取用”、“我等着被吃”等影像传达的意念呼之欲出。

视觉文化的符号学观点中,谈到符号学中没有静置的点,符号在接和收持续变动,各种影像中都与其更广大的宰制性符码互相关联,影像与影像之中互相指涉。而如此的女子形象和筊白笋符号互相并置,呈现出父权体制下,女子对自身形象的认同为何,以及对于对权力结构中的顺应和妥协。(推荐阅读:用点菜终止歧视!“大陆妹”的隐性霸凌

再者,以社会学观点而言,此种命名,象征着父权结构的正当性,也说明了象征权力透过生活中的命名无所不在,如同李广均(2004)《文化适应与象征斗争—“名字 / 命名”的社会学分析》一书中谈到命名:“⋯⋯名字的决定和使用是一种生活言行,命名是一种象征权力的使用”。当社会决定了某一种食用蔬菜称之为美人腿,并以此种名称作为号召且大力宣传,以音代称作为行销贩卖手段,不也呈现了诸
众对女性的想像:被看、被展示甚至被“吃”、被“摸”?


图片|来源

命名并非只是名称与客体的二元关系,而是将名称镶嵌到广大的社会体系,与社会中的权力和结构互相关联。如同郑玉菁(译)《女性主义社会学》谈到:“宰制群体有权力来命名与定义其他人的真实生活”。命名和宰制群体运用权力密切相关,深入浅出地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语言和思想体系密不可分,如此回入我们到生活之中,逐步建构着社会。(推荐阅读:当“越南妹”成为负面形容词:五分钟看越南妹的污名建构

《浩克慢游:寻找新旧交错的美丽》书 / 节目中找寻新和旧之间的交错之处,透过踏查、观察,书写台湾美丽的人文风情、文化地景。透过主持人的智慧和身体,笔者跟随着节目和书中看到更多未曾发现的台湾,也进一步思考:台湾承袭已久不曾更动过的“名称”和“节庆宣传方式”,有没有其他的可能,让台湾朝向一个更多元且平权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