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写独身的百态心事,与你交换灵魂手帐:细看《四重奏》,在爱里我们用一人份的单恋,换三人份的爱情。

灵魂来世界上,或多或少都带着学习的使命。他们在人间的感情中跌跌撞撞、在事业中面临磨难、在世俗价值观中茫然无措,可能攀到高峰、也可能跌到谷底。柚子甜的女人迷新单元,带妳翻阅灵魂的学习手帐,带亲爱的妳用灵魂的角度看爱情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

“我喜欢的人有喜欢的人了,他喜欢的那个人也是我喜欢的人,我希望他们之间能顺利。”

“那妳喜欢的心情该何去何从呢?”

“我喜欢的心情就在哪里闲晃吧,躺在那边打滚。”──《四重奏》

看过今年的神剧《四重奏》的影迷,想必都被“鬼才编剧”坂元裕二刻划的人物与台词震撼了好几周。

这部剧的副标题,一语就道破了 30 岁男女的无奈:“30 世代。无论恋爱还是人生,都无法尽如人意⋯⋯”在看这部剧的时候,总会不由得投射心中某一块碎片在剧情里,或为了某一句犀利的台词而心中激荡许久。

《四重奏》由四位重量级的演员领衔主演,而由满岛光饰演的“世吹雀”、高桥一生饰演的“家森谕高”,则成为这次〈灵魂学习手帐〉分析的解读对象。

雀与家森,两人看起来都是一副厌世的模样、总是对人生没有憧憬,但压抑的外表却压不住想要爱的渴望。他们一起默默喜欢别人,也一起默默地看着喜欢的人喜欢的别人,也一起抑郁地承受被喜欢的人视而不见。这对“爱情食物链最底层”的双人组合,像是黑咖啡不加糖的滋味,灵魂一起琢磨单恋的苦涩。(推荐阅读:【关系日记】《四重奏》我爱你,但是已经不喜欢你了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

世吹雀的灵魂学习手帐:在爱面前,不够勇敢也没关系

雀总是看起来像没长大的小女孩。绑着随意扎着的马尾辫,喝着三角包装的牛乳,当别人问起她为什么这么喜欢喝三角牛乳的时候,她却说:“我喜欢到几乎忘记自己喜欢了。”

她在人面前看起来懒洋洋,看起来没脾气也没心机,需要的时候也可以装得笑咪咪,但她却是用这样的表情来和人保持距离──因为她也没打算让人走进她的内心。

她的童年是场噩梦,年幼的她以“魔法少女”之姿红遍电视圈,但实际上却是被父亲利用的一场诈欺。当骗局被揭穿之后,她一生就背上了“骗子”的罪名,即使长大之后进了普通公司,也被同事找出多年以前的影片霸凌。但直到最后她离职的那天,都还是笑着对每个人,欠身离开。

但即使她戴着这样的面具,雀却连父亲病危都拒绝去探望,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这样的“家人”。没人知道她是刻意装没感觉,是恨到骨子,还是心已经死了。

而雀在这样的心中,一直有个默默喜欢的人。那个人,才是真正像“父亲”一样照顾她和大家的人:别府司。

但温暖没脾气的别府,喜欢的是真纪。雀同样也喜欢真纪,所以当家森问她“那妳喜欢的心该何去何从?”的时候,雀回答:“我喜欢的心情就在哪里闲晃,躺在那边打滚吧。”(推荐阅读:【A Girl】从长假到四重奏!松隆子:哭着吃过饭的人,是能够走下去的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

不是所有的人在爱前面都能够勇敢的。有时候是觉得自己配不上,给不起喜欢的人幸福;有时候是看着喜欢的人喜欢别人,觉得自己无法介入,也不想介入。宁可在一旁默默守护着喜欢的人,甚至主动撮合喜欢的人和他喜欢的人,然后一心盼望两人能够幸福就好了。

受伤的灵魂没力气勇敢,但话又说回来,一味地追求“勇敢”就能够幸福吗?横冲直撞取得的幸福,如果没有让爱的人比较快乐,是真的“勇敢”吗?

雀的灵魂最后选择绕道而行:“如果无法勇敢,那就成全与守护吧。”如果给不起喜欢的人幸福,那至少要用仅有的力量,让喜欢的人幸福。

雀的爱很卑微,却卑微得很温暖。在真纪离开她们之后,她是最积极找她回来四重奏的人,因为她爱别府,也爱真纪,喜欢到忘记自己喜欢谁的程度,所以她的爱里已经没有妒忌,只有看见喜欢的人能够幸福。

家森谕高的灵魂学习手帐:爱,是守护一个和自己相同的人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

家森在《四重奏》里给我的第一印象,大概是“难搞”吧。说他难搞,是觉得生活里如果有这样的人,铁定会成天背上中箭,遭人白眼。试想连跟他一起吃个炸鸡,都会被他在餐桌上质问“为什么妳要在大家的炸鸡上挤柠檬汁啊?”“挤柠檬汁就不脆了啊”然后跟人争论起“挤柠檬汁合不合理”和“挤柠檬汁之前是不是该问一声”的严肃议题,会让人在餐桌上食欲顿消。

可是,家森却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他的冷眼与洞察力,可以说是跌到谷底人生的副产品。曾经中了六千万的彩券,却意外错失领奖机会;结了婚有个小孩,最后却还是离婚了;音乐事业没有前途,甚至连在《四重奏》这个“单恋食物链”里,他扮演的还是最底层:他喜欢雀,雀喜欢别府,别府喜欢真纪,但是没有人真心是喜欢着家森(有朱只是逗着他玩、前妻茶马子最后也离开了)。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

他对雀的喜欢是暗暗的,一直到最后一刻才说出来,甚至还用“我喜欢妳”“呃,谢谢”“开玩笑的啦!”这样的台词来包装告白。

家森的爱同样也不勇敢,但她的爱和雀不同,我认为他的爱,是在雀身上看到自己影子,同样脆弱,同样不被社会接受。因此家森心里守护她,其实也是在守护那个不被爱的自己。(推荐阅读:一千七百种靠近:只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在一起,是健康的吗?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

“爱着自己影子”的爱,是条很孤独也很痛苦的路。那是一种双倍的心疼,当看见对方受苦了,自己也跟着心痛;当对方喜欢别人却落空,他也看见自己不被爱的孤独。但没有筹码、也知道自己不讨人喜欢的人,没有勇气和自信喜欢别人。默默的爱着,是他唯一有力量做的事,也是最不给人添麻烦和困扰的温柔。

家森一直到最后,都用这样温柔,守护着一个和自己相像的人。他的爱是无私的,同时也是私心的,因为他用一人份的爱爱着两个人:爱着雀,同时也爱着自己。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

《四重奏》的最后:每个灵魂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爱;但每个灵魂却得到比想要的还更多的爱。

剧中,四个各自有伤口的人,最后终于幸福地走在一块儿。他们演绎的已经不是一对一的男女之爱,而是当每个人放下手中想紧抓的那一条线,最后成为一个家庭,每个人都得到三等份的爱。

也许就像松隆子饰演的真纪说:“虽然我们不是家人,但我们用着同样的洗发精,头发散发着同样的气味。这样的我们,不也很好吗?”

灵魂想要学会的,有时候不是男女之爱那么简单──从脆弱的彼此单恋,蜕变为相互扶持的四位家人,那样的修复与转化,或许才是谷底的灵魂能够拥有最大的疗愈吧。


图片摘自日剧《四重奏》剧照